<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二十八章 发飙了
    吃过中午饭,张然带着班上的学生坐在空地上等戏。逃难的戏没有拍完,下午还得继续。

    郭珍一脸惊恐地跑了过来,满脸都是眼泪,哭喊道:“张老师,你快去看看吧,圣依姐她们遇到流氓,打起来了!”

    “我草,哪儿呢?”听到有人对班上的女生耍流氓,季辰从地上捡了一块石头,站起来大声道,“谁敢欺负我们班同学,我弄死他!”

    “就在厕所那边,快去吧!”

    “季辰把石头扔了,别乱来!”张然腾的站起来,瞪了季辰一眼,随即吩咐道,“曹炳坤、季辰你们俩跟我走,其他人都呆在这里不要乱动!”说完,张然带着曹炳坤和季辰往厕所方向跑去。

    厕所不远,往前二十多米,再拐一个弯就能看到。

    离厕所不远的地方乱成了一团,赵珂披头散发,跟李云聪为首的三个男人厮打在一起;张馨艺抱着肚子躺在地上,痛苦地呻1吟;黄圣衣脸上带着鲜红的巴掌印,坐在地上大哭。

    看到这情景,张然一股怒火冲天而起,又是李云聪这混蛋,真尼玛杂碎,连女生都打!他也不废话,快步从过去,啪啪两巴掌扇在李云聪的脸上。

    李云聪看到张然过来没当回事,做梦都没想到张然话都不说,上来就动手,他大叫一声“草泥马”,举起拳头就向张然打来。

    张然抬起右脚,一脚蹬在李云聪的肚子上,把他蹬成滚地葫芦,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李云聪的两个同伙见状,大骂一声“操”,冲过来要打张然,季辰和曹炳坤哪能让他们把张然给打了,一人一个,把李云聪的同伙放翻在地。

    张然抓住赵珂的胳膊,柔声问道:“赵珂,你没事吧?”

    赵珂以前是二炮文工团的,虽然是文艺兵,但身上有军人的气质,性格坚强,此时她的嘴角青了一块,胳膊也擦破了一块,却咬着牙道:“我没事,张老师!”

    “好样的!不过你放心,老师不会让别人欺负你们的!”张然拍了拍赵珂的肩膀,又去看张馨艺和黄圣衣的情况。

    张馨艺脸上挨了一巴掌,肚子上踹了一脚,一见张然就扑进他的怀里,放声大哭。黄圣衣真是吓坏了,见到张然就跟受了委屈的孩子似的,抱着张然的胳膊哭喊道:“张老师,他们打人,他们打人!”

    “没事了,没事了!老师在这里,没人能欺负你们了!”张然在张馨艺背上拍了拍,又安慰了黄圣衣两句,两人才止住哭泣。

    李云聪从地上爬起来,恨恨地看着张然,他知道自己打不过张然,冲旁边围观人群大喊:“来人啊,来人啊,跑龙套的打人了!你们都给我过来,给我打,打死算我的!”

    李云聪这么一叫,几个围观的场工和剧组的成员,恍然醒悟过来,挽起袖子就要上来帮忙。

    六七个大汉杀气腾腾的,要过来打人,声势有些吓人。曹炳坤和季辰没经历过这种场面,脸色有些发白,黄圣衣她们三个更是吓得浑身发抖。

    张然伸手把季辰和曹炳坤往后一拉,将所有人护在了身后,大声道:“别担心,这里有我,我今天倒要看看他们谁敢动手!”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阵喊声:“谁敢打我们张老师!”

    “谁打我们老师,我们就跟他拼了!”

    ……

    张然回头一看,是班上的学生,他们并没有按张然的要求呆在原地,全都跑了过来。他们一个个都站到了张然身后,声势十分浩大。

    不只他们,就连王保强他们这些群众演员也都跑了过来。他们平时被欺负惯了不敢反抗,并不代表着他们真的愿意被人欺负,现在事情已经闹大,这个剧组肯定是待不下去了,他们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何况他们已经知道张然是北电的老师,就更无惧了。

    五六十号人站在张然的身后,黑压压的一片。几个准备动手的人吓得肝胆发颤,哪里还敢上前,都赶紧退到一边。我就是打酱油的,这事跟我无关,你们随意!

    张然看了地上的李云聪一眼,让赵珂就把事情的经过讲一遍。赵珂她们三个女生不可能主动去招惹李云聪他们,但他还是得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珂当即讲了起来,黄圣衣和郭珍上厕所出来,正巧遇到了李云聪和另外两个男的,擦肩而过的时候,有个男的故意撞了黄圣衣一下。

    黄圣衣也在意,谁想李云聪他们却说黄圣衣撞了人,要拉黄圣衣去喝酒赔罪,一边说,一边动手动脚。拉扯中,黄圣衣胸口被摸了一把,她就毛了,用虎爪手在对方的手上抓了一把,结果被打了一耳光。

    赵珂和张馨艺来上厕所,看到黄圣衣跟对方扭打,虽然她们平常跟黄圣衣关系不是太好,但毕竟是同学,马上跑过来帮忙,跟对方打了起来,同时让郭珍回来叫人。

    张然看着地上的李云聪,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这也太欺负人!走去抓住李云聪的衣领,把他从地上揪起来,啪啪就是两个耳光,然后一脚蹬在他的肚子上,把他蹬得在地上滚了几圈。

    “小子,我姐夫是剧组的制片主任,你敢打我,你死定了!”李云聪疼得直叫唤,但嘴上却不肯认输,色厉内荏道。

    “制片主任算个屁,就是把制片人来了,今天他也得给我一个交待!”张然走过去,朝着李云聪的胸口就是一脚。

    “我草,你还打!你等着,待会儿老子要你好看……”话音未落,张然一脚踢在他的小腹上,李云聪顿时杀猪似的嚎叫起来。

    张然根本不跟李云聪废话,一脚接着一脚,直接往他身上踢。李云聪完全变成了人肉沙包,在地上不住翻滚,哀求哭告。

    “大哥,别打了!大叔,大爷,爷爷,你是我亲爷爷!别打了,再打就要死人了!啊,疼死我了!救命,救命啊……”

    李云聪平常仗着自己姐夫是制片主任,在剧组横行无忌,欺男霸女,很多人都受过他的气。此刻见他挨打,围观群众都抱着手看热闹,最多不痛不痒的劝上两句。他们看着李云聪哭爹喊娘,被打得像条死狗,心里那叫一个舒爽。

    人群里突然有人喊了一句:“别打了,有人叫黄主任他们去了,他们马上就来!”

    “垃圾,连小姑娘都打!”张然冲死狗似的李云聪呸了一口,向班上的学生走去。

    “张老师,现在怎么办啊?”季辰他们从来没见过老师这样大张旗鼓的动手打人,都被张然的手段给吓傻了,现在听到制片主任要来了,他们有点担心。

    曹炳坤知道制片主任权利很大,手下往往有一帮人,一脸的担忧:“张老师,现在怎么办啊?”

    黄圣衣真是吓坏了,一把抱住张然的胳膊,就像一只抱着树枝的考拉,眼泪噗噗地掉:“张老师,我害怕!”

    张然敢动手就不会怕所谓的制片主任,拍了拍黄圣衣的手,安慰道:“不会有事的,别忘了你们是北电的学生。老师的不会让你们白受委屈,今天一定会给你们讨回公道,要是不能,我就不配当你们的老师!”

    三个挨打的女生听到张然这么说了,再也没了之前的惊慌,好像一下子找到了依靠。班上的学生也都放松下来,张然的形象在他们的心里变得越发高大起来。

    霞姐得到消息跑了过来,一看地上的死狗似的李云聪差点没晕过去。她认识李云聪,也知道李云聪的姐夫是谁,唉声叹气的道:“张老师,你可把我害苦了!”

    张然笑着安慰道:“放心吧,今天的事我会给你一个交待,不会耽误你赚钱的!”

    “哎,你太冲动了,怎么把人打成这样了?”

    “放心吧,我敢动手就有信心把这事摆平,不会耽误你赚钱的!”

    霞姐哪里肯信,站在一旁,不住的叹气,你一个艺校的老师,又不是北电的老师,你拿什么摆平?

    没多久,人群里有人喊道:“主任来了,黄主任来了!

    “哈哈,我姐夫来了!小子有种你打老子啊,有种你当着我姐夫的面打老子啊!”听到制片主任来了,李云聪立马收起哭丧脸,嚣张地冲张然叫嚷道。

    “说实话,这种要求我还是第一遇到!”张然走过去就是一脚,把李云聪踢成了一只菜板上虾米,抱着肚子在地上不住的翻滚。

    一个声音粗声大呵斥道:“谁在剧组闹事?”

    为首说话的中年胖子,正是李云聪的姐夫,剧组的制片主任黄家辉;身后跟着七八个人,都是他的手下。

    李云聪看到黄家辉就像看到了自己亲老子似的,连滚带爬的跑过去,哭喊道:“姐夫,你快救救我吧,我都快被打死了!这些群众演员仗着人多,动手打人,把我往死里打,简直无法无天!你要给我报仇啊!”

    李云聪上来就倒打一把,直接说张然仗着人多,动手打人,却不说自己调戏女生不成,动手打人在先。

    黄家辉见自己的小舅子被打得这么惨,心里动了气,这打得不光是自己的小舅子,也是打他这个制片主任的脸!如果不把这股歪风杀下去,以后在剧组谁还听他的!压低声音冲李云聪喝道:“没有的东西,看看你像什么样子!”

    然后,他那阴沉的目光在张然身上一扫,冷笑道:“有种,竟然敢跑到我的剧组来闹事,我看你是不想在这行混了!”

    张然丝毫无惧,冷笑道:“我看你是不想在这行混了才对!实话告诉你,今天你们剧组今天得给我们一个交待,否则你们这部戏完了,我们会动用一切力量封杀你们这部戏!”

    黄家辉极怒反笑,指着张然大声道:“你是说要封杀我们这部戏?就凭你!”

    (感谢“爱小说的读者”打赏!各位朋友,大家国庆快乐!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