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二十三章 北影厂门口的传奇
    “张然,你搞什么鬼?”黄振宇脸色非常难看,我专门来听课,你不在教室老老实实上课,反而要带学生出去,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院长?

    张然赶紧过去,赔笑道:“院长,通过这半个多月和学生的接触,我发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学生大多对演员的残酷性一无所知,以为考进北电就跨进了影视圈,以为自己就能成为大明星。所以我得带他们去片场,去认识演员这个职业,去了解这个行业的生存状况,我得让他们明白演员不是有一张漂亮脸蛋就行,这样他们才能潜下心来学习表演。”

    黄振宇被张然这一通大道理砸地晕头转向,怒道:“这么老师来听你的课,你把大家晾在一边,你觉得合适吗?”

    张然就笑了:“院长,我觉得你刚才的那番话特别有道理,你说上课的对象是学生,不是老师,怎么能因为老师随便改变教学内容,我这也是遵照你的指示在办啊!”

    “你,你!很好!”黄振宇差点没气吐血,挖坑让我往里面跳,你有种!重重地“哼”了一声,衣袖一甩,扬长而去。

    老师们都觉得张然说得很对,带学生们去体验生活的想法也很好,笑着冲他点点头,离开了教室。

    张然知道自己又一次得罪了黄振宇,不过他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要我把学生教好,你还能把我开了?他心情大好,哼着小曲来到了学校的操场。

    学生们动作很快,没几分钟就在操场集合完毕。

    张然扫了班上的学生一眼:“不是让你们穿最普通的衣服嘛,怎么穿这么漂亮,你们去选美啊?”

    “我穿的就是最普通的衣服。”

    “对啊,我也是!”

    张然笑了:“看来你们一个个平时很臭美嘛!”

    女生们可得意了:“我们可是表演系的,当然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我们不是臭美,是本来就很美!”

    “这叫天生丽质!”

    张然心头一乐,哟,这群丫头还显摆上了,挥了一下手,道:“现在让你们去找旧衣服是不可能了,就这样吧!下面说正题,一个正常的剧组演员分为主演、配角、角色演员、特技演员、替身演员、群众演员等等,我们就天要做的就是去体验一下群众演员的生活。咱们北电的学生出去演戏,一般都能混个配角,最次都是角色演员。所以,这是难得的机会,大家都认真点!”

    说到这里,张然冲曹炳坤招了一下手:“曹炳坤,你以前做过群众演员,给大家介绍一下群众演员可以怎么分类!”

    曹炳坤走出队伍,大声介绍道:“群众演员分为三种,龙套演员、跟组演员、特约演员。龙套演员基本上就是扮演路人,露脸的机会很小,工资日结,提供一顿工作餐,每天收入大概30块;跟组演员,会跟随剧组到北平之外的地点拍摄,工资月结,大概2000块一个月;特约演员就是扮演主角的亲戚,公司经理,饭店老板等一切有台词,有镜头,有特写的角色,工资按场结,大概600块一场。”

    张然拍了曹炳坤的肩膀一下,示意他下去,然后说道:“我们今天去跑龙套,一会儿到了北影厂门口,不准说自己是北电的,就说是,恩,锦天艺术学校的。注意,北影厂门口骗子色狼很多,经常有人声称是导演,声称认识张艺谋,跟冯小刚是结拜兄弟,骗财骗色,男生要注意保护女生。好了,现在出发!”

    北影厂跟北电只有一墙之隔,可是从北电正门走到北影厂正门,要足足走上十五分钟,因此北电的学生去北影厂,很多时候都是翻墙而入。

    北影厂大门口两边黑压压的蹲满了人,看上去像菜市场,全是蹲活儿的群众演员。

    其实在这里等待,机会非常渺茫。一部戏里面只有有打仗用兵、阵势排场的大场面用的人比较多,一般一部戏群众演员能用上一百来个,就算多的了。一个月下来能赚五六百块就算不错的了,连小工都不如。

    张然他们的到来引得众多的群众演员一阵骚动,毕竟是北电本科班的学生,形象气质都是一流的,非常抢眼。张然没有管群众演员好奇的目光,找了一块空地,让班上的学生蹲下。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传来:“炳坤,炳坤,你不是考上北电了吗?怎么又跑到北影厂门口来了?”

    张然觉得声音耳熟,抬眼一看,就看到了一张憨厚中透着两分傻气的脸。

    王保强!

    张然知道眼前这位在几年之后会成为了北影厂门口的一个图腾,一个传奇。随着各地影视基地的兴起,北影厂慢慢衰落,活越来越少,但始终有一群人坚持在这里,因此这里走了一位大明星——王保强,他们都希望好运能落到自己头上,成为王保强第二!

    曹炳坤冲王保强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压低声音道:“保强,别乱说话,老师让我们来当群众演员,体验生活!”

    王保强咧嘴一笑:“群众演员有啥可体验的,你们老师是傻子吧?”

    班上的学生心里直乐,这谁呀,当着张老师的面说他是傻子,真是欠收拾啊!

    曹炳坤对张然崇拜得紧,怕他生气,赶紧道:“张老师,您别生气,保强这个人不会说话,您别跟他一般见识!”

    王保强虽然看起来傻,但实际上可不傻,马上反应过来,又是鞠躬,又是道歉:“老师,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这个人嘴笨,不会说话,你原谅我吧!”

    “我没那么小气!”张然笑着摆了摆手,跟傻根计较,那不显得自己傻嘛,瞪了一眼大笑不止的贾奶亮,“笑什么笑,你们现在都是群众演员,是来找活的,赶紧给我蹲好!”

    紧接着,张然冲王保强招了招手:“保强,你做群众演员有几年了,经历非常丰富,给这我们班学生讲讲吧!”

    王保强脑袋直摇:“我不会讲话,讲啥呀?”

    张然道:“就讲你的经历,讲你怎么做上群众演员的,演戏辛不辛苦,经历了哪些困难。你要是讲得好,年底我们学校拍电影,到时候找你来演,给你有特写,有台词的角色!”

    “真的?那我讲,我讲!”听到有台词有特写的角色,王保强眼睛亮了,那可是特约啊,演一场好几百的,他想了想,讲了起来,“我原来在少林寺学武,但是我想当演员,当李连杰那样的演员,然后我就到这里来了。刚做群众演员的时候,我以为,剧组里的每一个演员,都是平等的。我们会一起吃饭,一起拍戏,一起聊天,我教别人学习武术,别人教我怎样演戏。后来才知道我们这样的群众演员,在他们眼里,就是土地上的小蚂蚁,黑压压一群,谁和谁都没有区别。不要说和他们互相学习,就是见他们一眼,说一句话,也不能够。我记得,有一次在前面拍戏,我走位走错了,剧组的人冲上来就骂,有多难听就骂多难听。还有一次,拍摄中,我不当心踢翻了一把古董椅子,结果被扇了一耳光。”

    听到这里王洛丹忍不住问道:“真打啊,你没反抗?”

    王保强憨憨一笑:“我忍了,我想当演员,要是和剧组的人打起来就拿不到钱,其他剧组可能也不会用我了。”

    季辰建议道:“你是少林寺出来的,会武术,应该去演武戏啊!”

    王保强点了点头道:“后来我也做武行了,第一份武行工作是一部叫《巴士警探》的电影,做男主角的替身。我的任务是爬到一架很高的防火梯上,从梯子上摔下来。那个梯子有两米多高,下面是水泥地,没有任何保护措施。我爬上梯子,看着下面灰白色的水泥地,腿一直在抖。但导演喊开始,我一就闭眼,直直地摔了下去。可是这个镜头没过,我只能重新来。我就又像沙包一样,砰的掉在地上。这个镜头拍了三次,我也摔了三次。等到导演说过了,我起来的时候,已经根本觉不出疼,胳膊破了,血把袖子都打湿了。”

    班上的学生都听傻了,从两米多高的地方往下摔,还是水泥地,这哪是在演戏,这是在玩命啊!

    王保强继续道:“一个老武行过来,把我拉到一边说,你傻啊,怎么真摔?人家有经验的人,哪有你这么直接把身体往地上扔的?这样下去你会没命的!虽然这天摔得很惨,但我拿到了五十块钱。第二天,我的戏还是往地上摔,不过不是从梯子上。我要被人扣住手腕,然后被扔到地上。不过我还是不知道什么叫做假摔,还是真摔。等到拍完,我眼眶摔青了,一边脸也肿了。收工时,副导演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说,演得不错,很真实。从那部电影开始,许多群头都知道,有个替身叫王保强,不怕死,别人假摔,他真摔……”

    王保强讲自己的经历,也讲自己看到的;讲做群演的趣事,也讲群演的苦和累。他文化水平有限,讲东西简单直接,没有什么花哨的词语,但这种简单的语言,反而特别真诚,特别有感染力。

    在场的学生感到震撼,他们一直以为做演员是轻松愉快的事,往镜头前一站,直接进行表演。没想到还有这么一群人,每天靠着30元的微薄收入和盒饭养活自己,没钱交房租就睡在北影厂围墙外靠近三环路的小树林里,只为心中那不曾熄灭的演员梦想!

    他们明白张然为什么带大家到北影厂门口来了,跟这些群众演员相比,他们能在北电的教室里学习,真的太幸福,太幸运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四十多岁,戴着墨镜的女人从北影厂里走出来。她向人群扫了一眼,看到张然他们,不由一怔,这群人穿得比较光鲜,形象气质都不像是群众演员。她有些好奇,走过来问道:“你们是做群众演员的吗?”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