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十八章 晨功
    早晨五点五十分,张然来到男生413寝室。现在天气热,为了通风,413的寝室门开着一条缝。张然直接打开门,走了进去。他看看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四个男生,又看看自己手里的哨子,嘿嘿一笑,然后用力猛吹。

    哔——

    四个睡熟中的男生耳朵一阵嗡鸣,像弹簧似的坐了起来,贾奶亮更是差点从床上滚下来。

    “紧急集合,紧急集合了!”曹炳坤站在床上一边穿裤子,一边喊,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不对啊,军训结束了!哪来的紧急集合?

    房间内的光线比较暗,贾奶亮没看清谁在吹哨子,愤怒地吼道:“这他妈是谁啊,还不让不让人活了!”

    张然走到贾奶亮身边,笑着问道:“起个床就不让你活了?你有这么娇贵吗?”

    贾奶亮这才看清楚是张然,脸上马上堆满讨好的笑容:“张老师,我不娇贵,一点都不娇贵!”说着,把裤子一穿,吱溜一下从床上翻下来,飞快的穿鞋。

    刚刚经过军训,四个男生的动作相当迅速,很快都穿戴整齐,站在了床前。

    张然拍拍贾奶亮的肩膀,捶了一下曹锟的胸口,满意地点了点头:“看来训练的效果很明显,很好。不过这个状态需要保持,在今年的四年里,你们每天早上六点必须起床,六点十分开始晨功,一直到七点十分,时间一个小时。记住了,不管天冷天热,下雪下雨,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缺席!”

    “是!”四个男生挺胸抬头,大声回答。

    只是四人的表情都很难看,贾奶亮更是快哭出来了,妈的,为什么不是王敬松老师当班主任,而是张然这个变态?

    早知道,我该去中戏的!

    四年啊,人生能有几个四年?还让不让人活了?

    ……

    张然看四人的表情就知道他们心里指不定怎么骂自己呢,不过他不在乎,他相信一句话,严师出高徒:“曹炳坤,带你们寝室的人去操场!”说完,他转身去叫隔壁房的学生去了。

    在外人看来,学表演肯定是很轻松的事,看看电影,做做笔记,排排小品,很清闲的样子。

    其实表演专业是非常辛苦的专业。清晨六点多钟,表演系的学生就要出晨功,开嗓子,活动身体,练声音,练气息,练嘴皮子,如绕口令一类,八百标兵奔北坡等等,随着年级的上升还会有一些作业,独白,诗歌散文台词之类,这些都必须在吃早饭之前完成。而到了晚上,会排作业,也就是排小品,或者排剧本,每天晚上排练到十一二点是特别常见的事。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对表演系的学生来说是常事。

    此刻,操场上01表本的30名学生集合完毕。男生是张然和周正叫起来的,女生是李心悦叫起的,身为男老师张然不好往女生寝室跑,该避的嫌还是得避嫌。

    班上的学生以为军训结束,一切都回复正常,可以多睡一会儿,没想到现在起来得比军训还早。男生们大多无精打采,跟霜打的茄子似的;女儿一个个满脸埋怨,嘴噘得老高,都可以挂上油瓶了。

    张然看了看班上的学生,笑着道:“台词课的内容本来该由陈老师教,只是晨功由我管,今天也不能让你们在这儿发愣,这第一课就由我来给你们上。谁以前出过晨功,知道为什么要出晨功吗?”

    人群中有三四个学生的手举了起来。

    张然冲曹炳坤招了招手,曹炳坤上过培训班,在北影厂门口跑过龙套,对表演的认识比其他人要深:“曹炳坤,你过来!”

    曹炳坤走到张然面前,躬身行礼,道:“老师,有什么吩咐?”

    张然道:“你上过北电的培训班,受过训练,给大家讲讲为什么要出晨功!”

    曹炳坤在考北电前,上了一年北电的夜校,这些知识他还是知道一点的,就讲了起来。

    表演是一种很专门的学问,并不是观众在电视上看到的作个表情,做个动作的那种表面化的东西。一般训练演员,会强调台词、声乐、形体和表演四项并进。

    演员在舞台上面对成百上千的观众,你就必须把话说得让观众听得见、听得清、听得懂,有表现力,有魅力。有句行话“嗓音有天赋,嘴里须用功”,就是说声音不加训练,不会有铿锵之感。

    因此,表演系的学生每天早上要象传统戏剧戏曲演员一样起来练功,叫出晨功。晨功的内容除了压腿、下腰这些基本的形体动作外,最重要的就是练声。

    这几年随着电视剧市场的繁荣,只要长得好看点的人都被拉来演戏,号称小鲜肉。当然,演电视剧也确实简单,做半年的素质训练,做到镜头前不紧张,就可以糊弄观众了。

    不过台词是需要功夫的,台词不好糊弄不了观众。赵微的演技还可以,但就因为台词不佳,被观众诟病多年。这些人的演技和台词自然没法和赵微比,怎么才能让观众不出戏呢?靠配音演员的表演来挽救。

    故而,国产电视剧能够坚持用原声的演员,演技一般都不错。正因此如此,金鸡奖规定配音的角色不能参与演技奖项的评选。

    张然不希望自己教出来的学生,必须靠配音才能演戏,那简直是自己这个老师的耻辱。等曹炳坤讲完,他笑着鼓掌,道:“讲得非常好!曹炳坤,你给大家做个示范,平常晨功是怎么做的,现在就怎么做!”

    “是!”

    曹炳坤活动了活动身体,然后站定,双脚成外八字,与肩同宽,吸了一口气开始发声:“嘿,哈!嘿,哈……”

    “嘿哈”发声之后,曹炳坤开始练习发四声韵,也就是“耶,呀,嘿,嚯”,紧接着又练顺口溜:“一道黑,两道黑,三四五六七道黑,八九道黑十道黑,我买个烟袋乌木杆儿,抓住两头一道黑……”

    听到这里,张然发现曹炳坤朗诵不错,但有一个相当严重的毛病,当即道:“换《雷电颂》,能行吗?”

    “可以!”曹炳坤吸了一口气,饱含激情地朗诵起来,“风!你咆哮吧!咆哮吧!尽力地咆哮吧!在这暗无天日的时候,一切都睡着了,都沉在梦里,都死了的时候,正是应该你咆哮的时候,应该你尽力咆哮的时候……”

    《雷电颂》表演系的人比较喜欢,走在北电的校园里,如果听到一个人突然冒出一句“风!你咆哮吧”,不用想绝对是表演系的。

    曹炳坤的朗诵情绪饱满,情感自然,给人以身临其境感,以及立体形象感,朗诵得相当不错。班上的学生都小声的议论起来:“哇塞,没看出来,曹班这么厉害!”

    “是啊,声音很洪亮,吐字又清楚,真的好厉害!”

    “字正腔圆,就像播音员一样,怎么练出来的?”

    ……

    张然摇了摇头,盯着曹炳坤冷冷地道:“声音太拖,不干净,声音没穿透力,你没吃饭吗?”

    曹炳坤心想我真的没吃饭啊,咬着了一下牙,调整呼吸,提高了嗓门。

    这样一来他的气息就不够用了,几句下来,别说声音洪亮、情绪饱满,连正常的节奏都失去了,整个朗诵顿时变得一塌糊涂。

    “行了,可以停了!”张然看着满头大汗,呼吸紊乱的曹炳坤,摇头道:“你的声音不错,咬字很清楚,重音也抓准了,但忽略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呼吸,你不会应用呼吸,不会换气,不会偷气,所以才会这样。好的演员是要上舞台的,一场话剧,两三个小时,按你现在的状态半场戏都撑不下来,你必须学会运用呼吸!”

    曹炳坤已经意识到自己的气息有问题,张然的话更证明了这一点,满是期盼地问道:“张老师,那我怎么办,你能教我吗?”

    张然点了点头,这不废话嘛,你们是我学生,我不教,谁教!目光扫视全场:“今天的晨功,我就教大家呼吸!”

    几个出晨功多少有点理解张然说的东西,其他人却是你望望我,我望望你,脸上都流露出不屑的表情,呼吸?这还用教,谁不会呼吸啊?这也太扯了吧!

    王洛丹大声道:“张老师,我们是活人,都会喘气,呼吸还用学吗?”

    张然狠狠地瞪了王洛丹一眼,看着众人,沉声道:“你们觉得呼吸简单是吧?那行,哪个同学能告诉我,人高兴的时候和悲伤的时候呼吸有什么不同?惊讶的时候和恐惧的时候呼吸有什么区别?喝醉的时候和发疯的时候呼吸又有什么不同?”

    在场的学生全愣住了,就连曹炳坤这种上过培训班的都愣住了,高兴和悲伤时候呼吸有区别吗?惊讶和恐惧的呼吸不同吗?不会吧!

    “在舞台上,根据人的状态,呼吸的运行方式有15种,包括喜、怒、悲、欢、惊、恐、忧、思、癫、狂、疯、泼、荡、醉、病,也就是说人在这15种状态的时候,气息有所不同,因此演员在演戏的时候就要根据人物的状态运用相应的呼吸方式,这样才能把人物的生理状态准确的表现出来。比如喜,心情愉快,呼吸要轻松,气息是稍微提气的状态;而在表现悲痛时就要用深呼吸喘气,紧吸慢呼,悲痛以极的话,就要憋气,让气往眼皮上走,这在京剧里叫贴气。”

    说到这里,张然停了一下,目光在众人的脸上扫过,挺高嗓门道:“演戏是一门技术,是细节的堆砌,连呼吸这种最简单最基本的东西都做不好,你们靠什么来塑造角色!现在还有谁觉得自己懂呼吸了?”

    现场一片寂静,在场的学生看向张然的目光充满了敬畏。他们是表演系的学生,对表演理论多多少少是有些接触的,但张然讲的东西他们听都没听说过。他们意识到张然要教的东西跟其他老师的不同,是全新的东西。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