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十六章 张老师训人
    张然赶到女生寝室的时候,黄圣衣和张馨艺已经被拉开。两人都没啥大碍,就是黄圣衣脸上有好几根手指印,张馨艺的脖子上被抓了几道红印。

    整个寝室陷入一片沉寂,几个女生都看到了张然的脸色,阴沉无比,丝毫不见平常的和善。女生们有些害怕,不敢看他的眼睛,一个个低下了头。

    张然见众人低着头扮鸵鸟,冷哼一声道:“你们可真能啊,现在全校都知道01表本的女生在寝室打架,我01表本的威名现在是人尽皆知,实在太光荣了!”说着,他扫了张馨艺和黄圣衣一眼,冷冷地道:“张馨艺,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打架?”

    听到张然点自己的名,张馨艺站了起来,指着黄圣衣,大声道:“张老师,黄圣衣内务做不好,边萧萧说了两句,她就拿东西扔边萧萧,都是她不对!”

    张然一怔,没想到这事是因为边萧萧而起,狠狠地瞪了边萧萧一眼,边萧萧,看来你真的能惹事嘛!然后他盯着黄圣衣,冷冷地道:“黄圣衣,没看出来你挺能啊,拿东西扔人?”

    黄圣衣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

    张然觉得张馨艺的话不能全信,他比较信任赵珂,毕竟是部队出来,又是班长:“赵珂,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珂当即讲了起来。军训期间内务评比是一项很重要的内容,内务做得好的寝室会获得流动红旗。赵珂是部队文工团出来的,还有军衔,有她在按说她们寝室在内务评比中肯定名列前茅,但问题出在黄圣衣身上。黄圣衣从小娇生惯养,为人比较傲气,内务做不好,更要命的是她对赵珂不满,赵珂想帮她整理内务她还不同意。结果赵珂她们寝室不但拿不到流动红旗,还因为黄圣衣次次挨训。

    不久前,教官来检查内务,又狠狠的批评了赵珂她们寝室一番。等教官走后,边萧萧非常恼火,就对黄圣衣说,你怎么这么自私啊,因为你我们挨教官说多少次了。黄圣衣挨了教官的训,心中正窝火,见边萧萧还说自己,拿一本书砸在了边萧萧的身上。

    张馨艺本来就对黄圣衣这几天的行为不满,见她还动手打人,这还得了,上前狠狠推了黄圣衣一把。黄圣衣没有防备,身体倒退几步跌坐在地。

    黄圣衣也不是软弱的主,读初中的时候就敢和男生打架,见张馨艺跟自己动手,扑了上去,跟张馨艺撕扯到一起。

    女生打架不外乎就是扯头发,撕衣服,表演系的女生虽然身体素质不错,但女生终究是女生,打起架来也不外如是。

    张馨艺个子高力气大,将黄圣衣两下按翻在地,骑在了她身上。对骂声中,张馨艺流氓范十足,把手伸进黄圣衣的衣服里,那么一扯,把黄圣衣的胸罩都扯了出来。黄圣衣气疯了,双手乱抓,在张馨艺手上脖子上抓出了几道血痕。张馨艺也毛了,仗着自己手长,抬起巴掌在黄圣衣的脸上乱扇,打得黄圣衣的脸啪啪作响,

    寝室的几个女生见两人打出真火了,赶紧将两人拉开,赵珂则一路小跑,找张然来了。

    等赵珂讲完,张然冷冽的目光在几个女生的脸上扫过:“是不是这么回事?”

    事情的经过确定如此,不但其他人点头,就连当事人黄圣衣和张馨艺也没有否认。

    张然盯着黄圣衣她们两个,冷笑道:“好啊,很好!了不起啊,了不起!你们开创了一项纪录!北电成立五十年,军训期间女生打架,还是第一次!这就是你们给我们班带来的光荣!以后人家一提到01表本会说,就是那个军训期间女生打架的班!光荣啊,真是太光荣了!我该给你们发座奖杯,你们真是扬我01表本的威名!不,我看应该在学校里面给你们竖一座像,就是你们撕衣服、抓脸的样子,上面写着01表本扬名天下!”

    张然平常笑容可掬,是个温柔和蔼的老师,但此刻他沉着声音说话,在场所有女生都感觉到了一股可怕的压力,让人窒息。

    黄圣衣问题最大,这种自以为是的心态无论如何都得打下去,否则她会被整个集体排斥,生生把自己毁掉!张然凝视着黄圣衣那双有些惊慌的眼睛,冷冷地道:“黄圣衣,你觉得自己了不起是不是?告诉你,就你这样的,连当演员的资格都没有!知道北电为什么这么重视军训吗?这么短的时间,不可能锻炼你们的身体素质,也不可能培养什么国防意识。北电军训是为了培养你们的团队精神,是让你们学会适应集体生活,学会跟别人合作!不管是电影、还是电视,表演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事,需要配合,也要懂得配合!这是做演员最起码的素质!就你现在这德行,根本就不配做演员!如果是我主持北电三试,像你这种没有团队精神,不懂得和他人合作的人,根本就不会让你跨进北电的大门!”

    黄圣衣家庭条件优越,自身条件出色,走到哪儿都是受追捧的对象,这也造就了她心高气傲的性格。她做梦也没想到张然会说得这么狠,连自己做演员的资格都否定了,眼眶一红,大滴大滴的眼泪就往下掉。

    寝室的女生对黄圣衣的傲慢和嚣张一直不爽,见张然如此犀利,心里暗暗叫好,张老师说得好,这种人就不该让她进北电!

    训完黄圣衣,张然冷冽的目光落在了张馨艺脸上,见她嘴角上扬,有点小得意,当即训道:“还有你,张馨艺!我看你好像还很得意?你很能啊!很会打架啊!那你考什么北电?这么能打,你去考体育学院啊,这么能打你去参加奥运会啊!知道北电表演系是培养什么的吗?是培养演员的,是培养艺术家的!不是培养女流氓的!”

    张馨艺哭了起来,心里不住地道,明明是黄圣衣不好,干嘛要骂我啊!张老师,你欺负人,我再也不喜欢你了!

    张然训了张馨艺一通,目光又落在了边萧萧的身上:“还有你,边萧萧!我看你很能惹事啊!我觉得你以后还是单独住的好,免得又打起来。你太能惹事了,以后最好不要出国,不然就出大事了,世界大战都可能被你挑起来!”

    边萧萧挨了一通损,委屈万分,“哇”的一声哭了:“我又没做错什么,黄圣衣不爱惜集体荣誉,内务做得不好,难道我就不能说她了吗?你干嘛这样说我呀?张老师,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欢我,对我不满,可是为什么呀?我到底哪里做得不好?”

    张然闻言一怔,边萧萧没说错,这件事她其实没什么错,只是边萧萧插刀教女王印象刻在了张然的脑子里,一有事就觉得是边萧萧挑起来的。

    此刻,他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自己看这些学生会不自然的把他们未来的表现往身上套。现在的边萧萧只是一个刚进北电,涉世未深的少女,把未来的事往她身上套不公平!

    张然是知错改的人,叹了一口气:“萧萧,老师没有对你不满,只是对你严格要求!我看了你的考北电时的录像,你在小品《下雨天》中表现出色,是我们班学生中天赋最好的几个之一,但你基础很差,所以我才会严格要求你,就是想尽最大可能发掘出你的潜力!”

    边萧萧听到张然说自己在《下雨天》中表现出色,又看好自己的天赋,吃了一惊,抹抹眼泪,问道:“张老师,你没有骗我?”

    张然认真地点点头:“没有骗你,你是一个很有天赋的孩子,只要踏踏实实学习,终有一天,你会大放异彩的!”

    边萧萧低下头,不好意思地道:“对不起,张老师,我误会你了,以后你继续严格要求我吧!”

    “我会的,别哭了!”张然冲边萧萧笑了笑,心想现在的边萧萧真单纯啊,真的相信了,不过做演员单纯点是好事!

    这件事给张然提了一个醒,做老师的一定要公平,不能用有色眼光看待学生,一定要坚信每个学生都是瑰宝,每个孩子都是可以学好的!

    张然看看张馨艺,又看看黄圣衣,这两个打架的肯定不能轻饶,冷冷地道:“张馨艺,黄圣衣,你们两个一人写一份1000字的检讨。”

    张馨艺委屈地道:“是,张老师!”

    黄圣衣点点头,没有说话。

    张然见两人一脸的不情愿,继续道:“检讨要深刻,不能应付!明天早上当着全班进行检讨,要是检讨写得不好,就天天写,天天检讨,直到你们写好为止!”

    “当众检讨。”张馨艺一下懵了,当众朗读检讨,那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到时候自己还怎么见人啊,想到这里眼泪又不住的往下掉,用渴望的小眼神看着张然,希望善良的张老师能收回成命。

    黄圣衣也楚楚可怜地道:“张老师,我真的错了,再也不敢了,能不能不当众检讨啊?”

    “知道为什么让你们当众着检讨吗?因为你们的行为让我们这个集体蒙羞,所以你们必须向全班同学道歉,必须当众向大家检讨,没有任何价钱可讲!”张然对张馨艺和黄圣衣可怜巴巴的眼神视而不见,宣布完处分决定,双手一背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01表本在训练场集合后,黄圣衣缓缓走到队伍的最面前,放眼望去,所有的目光聚集到了自己身上。

    以前黄圣衣上台发表过演说,上台主持过节目,上台跳过舞,但从来没有当众念过检讨。强烈的羞耻感涌上心头,她鼻子一酸,眼泪滑落下来:“检讨书,今天,我怀着愧疚和懊悔写下这份检讨书,昨天晚上……”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