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八章 教案问题
    每年到北电选演员的导演、剧组非常多,为了方便交流,学校在表导楼一楼安排了一间公共会客厅,里面有天蓝色的沙发和桌椅。开学期间,会有很多帅哥美女在此聊天,不过现在是空无一人。

    在天蓝色的沙发上坐下,李心悦看着张然,问道:“你教案应该是一个字没写,对吧?”

    张然苦笑着点头:“这些天在忙其他的事,只写了一份大纲,原本打算军训的时候写。说实话,我真想没想大学还会检查教案,不然拼着性命也得先把教案整理出来!”

    李心悦对检查教案也不认同:“很多大学都不要求教案,不过黄院长坚持要检查,谁也没办法。你一个字都没写,现写肯定来不及,只能找一份教案来抄。”

    抄确实是个办法,只是张然刚到北电,跟表演系的老师都不熟,无奈地道:“我倒是想抄,可认识的人有限,去哪儿抄啊?”

    李心悦眨了眨眼睛,笑得像只狐狸:“放心吧,这事交给我,我去找崔老师借教案!不过你该怎么报答我呢?”

    张然这才想起李心悦是崔新勤的学生,崔新勤现在教00级本科班,李心悦去借自然是手到擒来,顿时松了一口气,豪气十足地道:“我请你吃饭,地点你随意点!”

    李心悦咯咯笑道:“知道你现在没钱,这次就呱呱食街!你以后有钱了,养肥了,我再来狠宰你!”

    张然保证道:“没问题,等有钱了我请你去王府饭店吃!”

    “那说定了!”李心悦笑了笑,站起身道,“也不知道崔老师的教案在学校,还是在家里,我现在去找她,拿到教案给你打电话!”说完,她转身去00级办公室找崔新勤去了。

    张然心情不佳,不愿意回办公室看胡卫国那张脸,在学校里溜达起来。

    北电的建筑都是灰色的水泥建筑,有历史感,显示着学校的古老。此刻,头顶太阳抛洒出的光线,将整个学校渲染了一层昏黄,像一卷色调饱满的电影胶片。

    北电很小,除了金字塔,林间碎影,郁郁青草,最大的风景便是花枝招展的女生们。只是现在没开学,校园一片静怡,看不到那一张张青春洋溢的漂亮面孔。

    张然逛了一圈,也没什么去处,来到学校食堂的三楼,就是李心悦所说的呱呱食街。

    北电的食堂是一栋三层的平顶楼房,一楼是餐厅,二楼是食堂和一间小的餐厅,三楼是电影学院一道独特的饮食风景,名为呱呱食街,其实就是大排档,供应川、湘、鲁、秦、东北等各地的风味饭菜。学生在校时,每天中午和傍晚人流如织,生意火爆得惊人,除了在校学生,有时候还能遇到在国际上拿过几个小奖的地下导演在此蹭饭。

    在大排挡对面有一个吧台,供应咖啡、冷饮、扎啤。北电的学生没事都爱到这里坐坐,要一杯咖啡,坐在窗口静看窗外的落日,或者三五成群围坐一起,讨论剧本,或者高谈阔论,这片子给我投100万我嫌少之类的狂言屡见不鲜。

    张然要了一杯奶茶,靠在椅子上,思考着开学后自己的工作该如何展开。

    等到十一点,李心悦打电话告诉张然,教案已经到手。张然松了一口气,告诉李心悦,自己在呱呱食街等她。

    挂掉电话张然呼了一口气,抬眼向窗外望去,清楚地看到了学院的篮球操场上的情形。两人帅气的男子正在打篮球,是胡卫东和陈海。胡卫国技术不错,一个假动作,轻松晃过陈海,上篮得分。

    “请问,我可以在这里坐?”就在张然暗自评点两人的球技时,身侧突然响起—声柔弱中带着一点紧张的声音,等转头看去时,他才发现身旁,一个漂亮女生带等—丝绯红看向自己。

    女生二十来岁,穿着一件粉色t恤,下半身穿着一件牛仔裙,乌黑的头发瀑布般垂直披在肩上,脸蛋透着淡淡的红晕。

    “当然可以,请坐!”张然扫了一眼,周围没人,有太多的空位置,这姑娘明显是过来搭讪的。反正也没什么事,能跟漂亮姑娘聊会天,倒是一件美事。

    女生在张然对面坐下,笑着问道:“你是哪个系的?”

    “表演系的,你呢?”

    “啊?我也是表演系的,怎么以前从来没见过你?”女生明显有些吃惊,瞪圆了漂亮的大眼睛,略带狐疑地道。

    “我今年刚进学校!”

    “你是01级的新生啊,那你得叫我师姐了!”女生笑得眼眉弯弯的,自我介绍道,“我叫车晓,你呢?”

    一个小女生竟然让自己这个老师叫她师姐,张然顿时就郁闷了,纠正道:“我叫张然,不过我不是学生,我是表演课老师!”

    北电表演课老师向来都是北电自己培养,从来不外聘。外聘的一般都是形体课老师,声乐老师,车晓不信张然说的,横了他—眼:“那我还是形体课老师呢!”

    我说的是真的好不好!张然有些无语:“我真没骗你,我真是表演课的老师,01级本科班表演课老师兼班主任!”

    “好好好,我相信你!那要不要我叫你一声张老师?”车晓一脸的笑意,这个人真好玩,不就是想让我叫你一声老师嘛?

    这叫什么话,说得好像在骗你叫我老师似的,张然彻底无语了。

    就在这时,踏踏的脚步声响起,李心悦拿着一叠稿纸走了过来:“张老师,久等了!”

    “张老师?”车晓就傻在了原地,漂亮的脸蛋顿时变得通红。李心悦她是认识的,李心悦都叫张老师,那一定是老师没错。

    张然笑着冲李心悦点了点头,然后看着车晓,无辜地道:“你看,我没有骗你吧!”

    “张老师,我不知道你是老师!”车晓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转进去,慌慌张张地站起来,“我就不打搅你们了,再见!”

    说完,车晓逃命似的溜走了,看到一个帅哥跑过来搭讪,没想到是学校的老师,这要是传出去简直会被笑死!

    李心悦在车晓的位置坐下,把手里的一叠稿子递到张然面前:“我辛辛苦苦跑去借教案,你却在这里跟漂亮小姑娘聊天,小日子过得挺美啊!”

    “辛苦了,辛苦了!”张然觉得自己特别无辜,是漂亮姑娘主动跟我聊天好不好,见李心悦满头是汗,拿起手里的稿纸给她扇了扇,问道,“喝点什么?”

    “珍珠奶茶。”

    张然回头喊道:“老板来杯珍珠奶茶。”

    等老板把奶茶拿过来,张然拿过来手里的稿纸,慢慢地翻看起来。

    崔新勤的教案内容全部手写,字迹工整,看上去简直像印上去的,而且不同颜色和粗细的线条绘制的插图,如此认真的教案让人不得不赞叹。

    96级明星班除了学生的天赋和运气,果然跟老师的努力也是分不开的!

    张然不由感叹道:“崔老师是个厉害的人啊,从教案就可以看出来!”

    李心悦得意地道:“那当然,要不然怎么可能教出我们96级这样优秀班。”

    张然大致翻了一下,崔新勤的教案有一百多页,怕是有十几万字,这多么字手要是写,怕是手写断也写不完:“不知道交打印的教案可以吗?”

    李心悦真没注意过这个问题,想了一下:“没规定,应该可以吧!”

    张然松了一口气,可以打印那就简单多了:“那就好,吃完饭我就回去打,几个小时就可以搞定。”

    李心悦盯着张然,问道:“你不会打算就这样直接抄一遍吧?”

    张然道:“当然不会,我肯定会做适当修改。”

    李心悦摇头道:“只是适当的修改也不行。你知道我刚才去找崔老师的时候她怎么说的吗?她说她会来听你的课,希望看到你从美国带回来的新东西。现在所有人都认为你在教学中会拿出不一样的东西,如果你的教案只是稍作修改,肯定会挨黄院长批,说你敷衍!”

    张然的脸色有点难看:“原来如此,不知道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李心悦就道:“这样吧,崔老师的教案我帮你打,你自己写一些方法派的训练内容,最后把这两样合在一起,应该可以过关!”

    张然觉得只有这个办法,他很庆幸陈建峰为自己安排了李心悦这个助教,否则事情就麻烦了,感激的看着李心悦道:“谢谢,李老师!”

    李心悦笑道:“不用客气,现在咱们可是一个壕沟里的战友。再说了,你还得请我吃我!”

    “行,那我们现在就过去吃!”张然站了起来。

    两人端着奶茶来到旁边的一家餐馆,找了个位置,张然问了一下李心悦的喜好,点了水煮鱼和两个素菜,又要了一扎啤酒。

    张然给自己倒满一杯酒,又给李心悦倒上,举起杯子道:“李老师,今天这事真是多亏你了,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一杯酒,我敬你。”

    “什么敬不敬的!干了!”李心悦十分豪爽,举起酒杯跟张然干了一杯。

    张然从前在上戏读书的时候也听过一些表演课,不过没有系统的学习过,对表演的认识和看法主要来自美国。虽然北电教的是斯坦尼体系的东西,张然在美国学的也是斯坦尼体系,但这其中的差距到底有多大,他并不清楚。李心悦北电出身,又教过一年培训班,对表演教学应该比较清楚,因此张然向她请教起教学的内容来。

    通过与李心悦的交谈,张然发现北电的表演教学跟美国大体上近似,都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基础训练,第二阶段片段教学,第三阶段完整的人物形象塑造。

    毕竟都是斯坦尼体系,差别没想象的大,主要是具体的训练方式上的差异。明白这一点,张然轻松不少,保留共同的东西,增添不同的东西,这教案就容易写了。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