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一章 归来
    被上千只眼睛注视会是什么感觉?

    万众瞩目?

    兴奋、振奋?

    答案会是不计其数的。 ?

    但假如这上千只眼睛是来自同一身躯,且这个身躯恐怖狰狞,散着上位者的捕食气息,又会是什么?

    答案只有一个:恐惧!

    此刻的康蒂就是这样。

    康蒂的脑海中空白一片,只剩下了越来越近的怪嘴。

    宛如电锯一般旋转的獠牙利齿,让康蒂的汗毛全部炸起。

    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

    僵直的身体在这样的气息中非但没有恢复原装,甚至越的冰寒入骨。

    她整个人被‘冻结’在原地。

    然后……

    眼前一暗。

    秦然的背影挡住了那令她心悸不已的七彩光线。

    “回去!”

    一声带有命令的低喝。

    康蒂就看到让她心悸的怪物,无比顺从的消失在了眼前。

    “那就是‘王兽’吗?”

    康蒂喃喃自语着。

    这是秦然第二次听到欲.望之兽的别称,但他并没有立刻询问,因为,眼前有着更加值得他在意的事情。

    喂养了【艾米达之花】的欲.望之兽变得越具有攻击性了,但是……对他的命令却越的顺从。

    这并不是错觉。

    以往秦然召唤欲.望之兽时,双方也是有着交流的。

    虽然欲.望之兽只能出一点儿简单的意思,但是当遇到与自身意愿不同的命令时,欲.望之兽也是会不满的。

    可刚刚并没有!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欲.望之兽就这样散去了。

    反常的状况,让秦然的目光紧紧的盯住了【艾米达之花】。

    “是这些花的力量!”

    这一点,秦然是无比肯定的。

    可猜测也随之出现。

    “暂时的驯服?”

    “还是长久的?”

    “有没有后遗症?”

    面对欲.望之兽这种由自身欲.望、情绪而诞生的怪物,秦然一点都不敢大意,他可不想成为血肉傀儡那种东西。

    秦然细致的检查自身。

    系统没有任何提示。

    两颗心脏的跳动也是强健有力,同样的没有异常。

    秦然微微松了口气。

    但却没有彻底放下心。

    “‘王兽’是什么?”

    秦然扭过身,看着还心有余悸的康蒂。

    他希望从对方的嘴中获得更多的信息。

    “‘王兽’是‘皇帝’的象征之一!”

    “这是我们古城守护者间都知道的,但更多的,却是一无所知。”

    康蒂这样说着。

    然后,以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秦然。

    很显然,康蒂想到了秦然‘王族’的身份,再加上对秦然‘言听计从’的欲.望之兽……

    “你会成为‘皇帝’吗?”

    康蒂问道。

    此刻,曾经的赏金猎人、伊索古城的守护者早已经将心中的气愤扔到了一边。

    她需要确认一件对她来说无比重要的事。

    “伊索古城的守护者有对‘皇帝’效忠的义务?”

    秦然问道。

    “你知道?!”

    康蒂惊呼出声。

    看着康蒂吃惊的脸,秦然摇了摇头。

    他当然不知道。

    不过,这样的事情,不难猜。

    联系一下伊索古城和尼克王朝的关系,还有对方刚刚小心翼翼的表情,基本上就是一目了然了。

    “我不是‘皇帝’,不需要你的效忠!”

    “你完全不需要担心!”

    说着这样的话语,秦然将其他人喊到了这间密室,他指挥雷哈德、烈将长满了【艾米达之花】的‘树’连带着根须附近的土都挖了出来。

    “将它带上马车!”

    “你们保护好它!”

    秦然对着雷哈德、烈和三个异种骑士说道。

    事实上,不需要秦然吩咐,在看到这棵树后,三个异种骑士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毕竟,这是可以救命的东西!

    它们又怎么会忽视。

    除开这棵‘树’外,密室内的其它物品对秦然的价值并不高。

    那些珠宝只是普通的珠宝。

    一些看似古雅的刀剑武器,也都是装饰品,没有任何一件拥有特殊的力量。

    略感失望的叹息了一声后,秦然转身走出了密室。

    “等等!”

    “25……殿下等等!”

    康蒂追在秦然身后,称呼也在刻意的改变着。

    “你跟随车队返回卡尔哈特兵营!”

    “我需要先行一步!”

    秦然的脚步并没有停下。

    在走出大厅时,秦然马上使用了【夜枭令牌】。

    希律律!

    嘶鸣声中,一匹赤眼黑色的战马从阴影中冲出。

    秦然翻身上马,转瞬就消失不见,只剩下康蒂呆呆的站在原地。

    “随着阴影而来的赤眼黑色的战马?!”

    想到了什么的古城守护者傻傻的看着秦然消失的方向。

    不单单是古城守护者这样,烈、三个异种骑士也全都是这副模样。

    “阴影中的灾厄!”

    “黑暗中的主宰!”

    “熔岩为甲,巨剑撕裂天地!”

    “当我重新归来时,虚空中的怪兽将再次怒吼,阴影中的战马将再次驰骋!”

    “卑劣的反叛者啊!”

    “请等着我!”

    “我已归来!”

    ……

    彷如长诗,又如战歌。

    烈、三个异种骑士同时高唱。

    不需要练习。

    因为,它们早已练习了上万遍。

    从它们出生开始,它们的父母就告知了它们应该用怎么样的语调来咏唱,应该用怎么样的姿态来对待印证了的那位。

    “陛下!”

    烈、三个异种跪倒在地,冲着秦然消失的方向高喊着。

    康蒂犹豫了一下。

    最终,也选择了跪下。

    在伊索古城守护者留下的隐秘中,也有着类似的传闻。

    不如异种详细,但也让康蒂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

    微热从【卓越之铠】内传来。

    那是秦然贴身存放的徽章【狮心王】散出的温度。

    若有所感的秦然回头看了一眼早已消失不见的修德林城堡。

    然后……

    他猛地看向了前方!

    那里是卡尔哈特兵营的方向。

    如模糊感应倒修德林城堡一般,他也感应到了卡尔哈特兵营的变化。

    相较于修德林城堡的模糊,卡尔哈特兵营是清晰的。

    厚重的城墙倒塌了。

    繁荣的街道一片狼藉。

    火炮的怒吼一次次响起。

    残余的异种依靠着核心区域的布置苦苦挣扎着。

    受伤的易德尔站在一处防御工事内,面容狰狞的冲着突然来袭的敌人举起了手中的遂枪。

    在它的身后,一个又一个的伤员被抬入了坚固的大厅。

    而在大厅内……

    遍地伤员。

    有异种,也有人类。

    一个仅剩下上半截身躯的异种哪怕接受了治疗,也已处在了弥留之际。

    生命流逝,让它恍惚到神志不清。

    它的人生开始如走马灯般倒流。

    最终,停留在父母面带笑容教导它所唱的那长诗、战歌。

    本该忘却的长诗、战歌,在这个时候是这样的清晰。

    不由自主的,异种张嘴轻唱起来。

    “阴影中的灾厄!”

    “黑暗中的主宰!”

    “熔岩为甲,巨剑撕裂天地!”

    “当我重新归来时,虚空中的怪兽将再次怒吼,阴影中的战马将再次驰骋!”

    “卑劣的反叛者啊!”

    “请等着我!”

    “我……”

    ……

    并没有唱完,异种就没有了声息。

    但这长诗、战歌却没有停下。

    大厅内受伤的异种仿佛心有默契,在这一刻同时开口了。

    它们生高歌。

    声音从大厅内传出。

    不仅清晰可闻,还声震苍穹。

    成千上万道的声音汇聚成一道

    “我已归来!”

    ……

    顿时,【狮心王】从微热变成了滚烫!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