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睡够了吗 > 荒凉大梦(4)
    时吟没有想到,顾从礼这么狠。

    看起来年纪轻轻,没想到老教师的套路还挺熟练,竟然利用她对他的热情钓鱼执法。

    手机其实现在人人都有带的,只要不上课拿出来被发现老师们基本上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怎么会没收了,而且她们现在住校,不带手机家长有时候联系不到,确实不太方便。

    最关键的是,很无聊。

    时吟度过了两天没有手机的日子,平时上课的时候倒也还好,一到晚上下课回寝室,都无聊得像咸鱼一样。

    在她跟方舒说明了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以后,方舒女神无情的嘲笑了她:“你这也太明显了,手段拙劣,粗糙到让人不忍直视,人家又不是傻子,看不出来你什么意思才奇怪。至于他没收你手机,应该也不是真的想没收的意思,你现在去要他应该就给你了。”

    时吟严肃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他就是故意想引起我的注意力,”说完,她美滋滋地捧脸,“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

    方舒翻了个白眼:“是‘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但是你死了这条心吧。’的意思。”

    时吟不开心地瞪她。

    方舒毫不留情:“你瞪我干什么,他这明显就是在委婉地劝退你啊。”

    方舒本来以为时吟就算不会醒悟过来放弃,也至少会有点失落的反应才对。

    没想到她平静地听完了,竟然还煞有其事地点点头:“毕竟像我这么优秀的女孩子不可多得,他一时间觉得难以接受也是正常的。”

    “……”

    方舒被她气笑了:“时吟,你一共才见过他几次?你不可能是真的喜欢上他了。”

    时吟瞪大了眼睛:“这个怎么能靠见过几次来定夺,那我天天跟二狗朝夕相处了一年了,我也没喜欢他啊。”

    “那你喜欢他哪了?”

    时吟很认真地想了两秒,坦诚道:“长得好看。”

    “……”

    方舒无言以对,又翻了她一眼,似乎懒得理她了,转头继续看书。

    刚好老师进来,话题结束,时吟也捡起笔来,继续写物理练习册。

    其实这是骗人的。

    这个世界上长得好看的男生有那么多,她见过的也不少,比如二狗的那个新室友沈之扬,已经从级草升级成校草了,天天有高年级的小姐姐们围在他班级门口。

    但是顾从礼就是不一样的那个。

    这感觉来的突如其来又毫无预兆,时吟也没法解释,甚至在她第一次见到他,还没看清楚他到底长什么样的时候,就已经惦记上了。

    像夏天天气预报都无法预知的雷阵雨,猝不及防就浇了她满身。

    一整个礼拜,时吟都有点儿心不在焉。

    她偷偷的去了几次艺体楼,没见到顾从礼人,倒是碰见了之前在画室里看到的那个穿紧身连衣裙的美术老师,姓裴。

    裴老师长得很对得起她的身材,又气质又性感,总之就是个很有女神范儿的美女老师,看见她来敲办公室门表情了然:“你找顾老师?”

    时吟点点头。

    “有什么事吗?”

    时吟觉得有点丢人,小声道:“我手机被顾老师没收了……”

    美女老师诧异的看着她:“顾老师?他现在不在。”

    时吟有种在美女面前自惭形秽的感觉,连忙乖巧点头:“那我之后再来吧,老师再见。”

    ——然后飞速撤离现场。

    她纠结得要死,一方面又想借着要手机的名义去找顾从礼,一方面又明白方舒说的话其实是有道理的,她用那么拙劣又蹩脚的办法跟他要微信要手机号码,还说他笑起来好看。

    他不可能没听出来的,所谓的没收手机,不过是不想给她联系方式,委婉地拒绝了她,作为老师又不能伤害到她的自尊心,给她个台阶下罢了。

    时吟伤心死了,伤心了三秒钟,又开始陷入了纠结。

    倒不是因为被顾从礼婉拒,而是在思考,如果她去把手机要回来,那她好像就没什么其他的理由还能去找他了。

    除非他来给她上个课什么的。

    可是那是不可能的。

    时吟长叹了口气,慢吞吞地往食堂走。

    中午午休,大帮的人从教学楼里出来为了不排队朝食堂方向狂奔,时吟不紧不慢走,一边一个人神游天外。

    实验一中新校区食堂很大,一共三层,一层二层是窗口,三楼算是教师食堂,菜比较豪华,据说价格也很豪华。

    时吟随着人群进了食堂,先去一楼门口的地方买了瓶冰可乐,边喝边往二楼走。

    瓶口贴在嘴边,随意抬了眼,看见顾从礼正往楼上走。

    时吟眼睛一亮,还踩在楼梯上,迈了一半,蹬蹬蹬快走了两步,凑过去:“顾老师,好久不见呀。”

    顾从礼脚步一顿,看了她一眼,嗯了一声。

    时吟咬着可乐瓶口:“您也在这儿吃饭?”

    一说完,她就懊恼地拍了拍脑门。

    这是什么破问题。

    果然,顾从礼并没有搭理她。

    时吟小步着跟着他上楼梯,想了想,委屈巴巴开口:“顾老师,您什么时候能把手机给我,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当着您的面拿出来了。”

    他终于有了点儿反应,步子一顿,侧头挑眉。

    “再也不拿出来了。”时吟认真纠正道。

    他点点头:“你下午过来拿吧。”

    “那下午几点的时候您在?”

    “我都在。”

    时吟不依不饶:“那如果我去的时候您在上课呢?”

    “我放桌上,你自己拿。”

    时吟义正辞严:“那怎么行,我不能随便动老师的东西的,”她一本正经地告诉他,“我必须要等您回来。”

    “……”

    顾从礼终于看了她一眼。

    此时两个人走到了二楼,时吟好像也没指望他会搭理她一样,站在二楼到三楼的楼梯口朝他摆了摆手:“那,顾老师再见。”

    她依依不舍地转身,往里走。

    二楼比一楼人少了点儿,每个窗口前队伍也没排那么长,她拧开手里的冰可乐,边喝边思考着中午吃什么,刚走了没几步,听见身后有人喊她:“时吟。”

    时吟下意识回过头去。

    顾从礼已经朝她走过来了,两步走到她面前,人一晃,站到她身后。

    时吟眨眨眼,刚想转身,男人低淡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别动。”

    她愣了愣:“顾老师?”

    “看看有没有同学在这儿,”他顿了顿,补充道,“女生。”

    时吟完全摸不到头脑,有些莫名其妙,又不让她转身,又让她找什么女生。

    她身子微微往后倾了倾,脑袋朝后面仰成九十度,脖颈拉长,嘴巴微张,脑瓜尖抵上他胸膛,声音因为嗓子绷着听起来有点紧:“没有,怎么了?”

    “……”

    他垂头看着她,睫毛覆盖下来,露出一个看起来有点无奈的表情,声音平淡,无波无澜:“你生理期。”

    时吟:“……”

    饶是脸皮再厚,到底也是个女孩子。

    她唰地垂下了头,整个人僵在原地,涨红了脸:“那,我衣服……”

    “嗯,脏了。”

    二楼基本没老师会过来,两个人就这么站在二楼食堂楼梯口,不停地有学生上来,绕过她们的时候都会多看两眼。

    小姑娘尴尬到不行,手足无措的样子,咬着嘴唇站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看起来快哭了。

    一垂眼,就能看到她红透了的耳尖。

    顾从礼叹了口气:“先到墙边去。”

    时吟犹豫了一下才动,她往前走一步,就能感觉到身后的人也跟在她后面走一步,一到墙边,她飞速转过头来,背靠着墙面站,哭丧着脸仰起头来看着他:“然后呢。”

    “等着。”他说完,转身下楼了。

    “……”

    时吟就僵着靠墙站在那里,食堂里吵吵闹闹,窗口前长队变短,座位里坐满了人,她盯着楼梯口,等了好像有一个世纪,才看见顾从礼回来。

    时吟感动得快哭了:“顾老师!”

    顾从礼走过来,手里一件衣服丢在她身上。

    时吟接住,抖开来,一件白衬衫,款式简约,只金属纽扣上刻着繁复的花纹。

    她也顾不得穿着会有多奇怪了,连忙披在身上,扭着身子回头看,确定了长度一直到了大腿,才长长松了口气,重新扭过头:“顾老师,我先回寝室换衣服。”

    顾从礼微扬了下下巴:“嗯,去吧。”

    小姑娘红着脸跑没了。

    顾从礼盯着楼梯口看了一会儿,也跟着下了楼,回了办公室。

    和他一间办公室的裴诗好看见他回来,有点诧异地挑了挑眉:“这么快就吃完了?”

    顾从礼一顿,才想起来,跟着这小朋友折腾了一中午,午饭没吃。

    屋子里一股散不去的桃子味,桌上白色的手机静静躺在电脑旁边,全部都无声无息地刷着存在感。

    他拿过那支手机,点了一下home键。

    手机屏幕亮起,壁纸是黑色的底,上面鲜红大字横横竖竖没有规律的排列着,显眼得很——

    【我时吟就算单身一辈子,和女生谈恋爱,去荷兰结婚,我也绝对不会喜欢男人。】

    【男人都是大骗子】

    【走开你们这些该死的男人,让我学习】

    【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两个字——学习】

    【今天谁都别想谈恋爱,都给我学习】

    他突然很淡笑了一下,按灭了屏幕,放下手机:“嗯。”

    裴诗好注意到他的动作,刚想起来似的:“说起来,我这两天碰见一个学生好几次,说是来找你要手机的,”她顿了顿,开玩笑道,“怎么回事儿啊顾老师,您也有收学生手机的闲情逸致呢?”

    顾从礼坐进椅子里,没说话。

    裴诗好状似无意笑道:“而且你可小心点啊,那女孩看起来也不像是来要手机的样子,不过她也不是第一个了,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正是喜欢胡思乱想的时候呢。”

    顾从礼垂着眼,想起刚刚在食堂的时候,小姑娘后仰着脑袋看着他,杏眼微弯,像天生含着笑,亦步亦趋跟着他,麻雀似的没话找话叽叽喳喳,张扬又莽撞的,带着满满的少女感。

    真的有点儿吵。

    他食指微曲,轻叩了下桌角,神情松懒:“就一小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