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睡够了吗 > 荒凉大梦(3)
    实验一中也有自己的贴吧和论坛,平时还挺活跃,里面基本上有一中的一切动向,基本上校内的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贴吧论坛大佬的火眼金睛。

    帅哥自然也不可能。

    以理科出名的学校,男生本来占比就自然的比女生多,基数大,还有个什么花样校草榜。

    时吟平时是不玩贴吧论坛这种东西的,偶尔看看也是有八卦什么的,同学拉着她上去看看,结果一打开论坛,就看见一被高高顶起的帖子。

    【救命啊以前的男神跑来当老师啦!!!】

    点进去就能看得出来楼主有多兴奋,满屏幕的感叹号横飞——

    【楼主准高三,是个艺术生,画画的,学了很多年,高一的时候在画室有一个美院的小哥哥来做助教,帅!得!惨!绝!人!寰!!!!!他刚来的那天整个画室的女生都沸腾了!小哥哥属于那种非典型的冰山型,虽然人很冷漠但是超有礼貌!基本上就是无论有谁有多么弱智的问题去问他他都绝对不会不耐烦!都会很耐心!反正就是很快就成为大众男神了,不过没多久他就不做了,结果前段时间楼主准备艺考,回学校里的画室上课的时候楼主发现那个小哥哥现在是老师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已经毕业了!!刚好教楼主!!啊啊啊啊啊楼主激动!这是不是天赐良缘!别说了我要去想想怎么跟男神老师搭上话了。】

    楼下1楼:【6666如果这都不算爱。】

    2楼:【缘,妙不可言。】

    3楼:【我知道那个老师!!!我今天看见了,当时还以为他是哪个学生的哥哥什么的!帅得我合不拢腿!!!】

    4楼:【是我我就上了,这不是天赐的缘分吗,楼主在等些什么:)】

    ……

    老天爷哪有那么闲啊,到处给人赐缘分的啊。

    时吟看着上面一串的劝楼主勇敢追爱的烦得不行,翻了个白眼,很响亮的嗤了一声,才继续往下看。

    这楼盖得很高,后面还有人放出了偷拍的照片,黄昏画室里,男人单手撑着木架,正在跟旁边一个学生模样的女生说话,神情冷漠平淡,颇有几分出尘谪仙的味道。

    说的确实是那位顾老师没错了。

    时吟爬了很久才爬完了整栋楼,信息七七八八拼凑在一起,知道了他叫顾从礼,刚毕业没两年,教艺术生的。

    确实是她不用学的科目。

    意思就是活动范围差不多就是在艺体楼那边了。

    离教学楼好像有点儿远啊。

    没人说话,教室里面一片安静,临近期末考试,大家都在聚精会神地抱着书本在啃。

    时吟像是整个教室里唯一的不合群,抱着手机刷刷地刷着论坛,时不时长叹口气。

    就这么叹了两三次以后,方舒终于忍不住了,抬起头来,笔尖啪啪地敲了敲她的桌角。

    时吟一脸沮丧地抬起头来。

    方舒皱着眉看着她:“马上期末考试了,你想考倒数第一?”

    时吟忧郁地看着她:“我为情所困。”

    方舒:“哦。”

    时吟:“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情所困。”

    “我懒得问。”

    “这个故事有点长,一两句也说不清楚——”

    “那你闭嘴吧。”

    时吟仿佛没听见,自顾自继续道:“事情是这样的,那天夜黑风高,鬼门大开,伸手不见五指,我和我的朋友们坐在寒风中,只有一盏做旧的夜灯能够勉强照亮彼此的脸——”

    方舒忍无可忍,笔一摔:“你到底要放什么屁。”

    “就是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之前在艺体楼楼上捉鬼,然后遇到的那个疑似保安的男的,他其实不是保安,是个老师,教画画的,然后——”时吟深吸了口气,“我有点喜欢他。”

    “……”

    寂静了半分钟,方舒僵着脸看着她,然后,瞪大了眼睛:“你再说一遍?”

    时吟嘴角一咧,笑容灿烂:“我好像还挺喜欢他的耶。”

    方舒难以置信:“你不是说他是老师吗?”

    “教画画的,应该不是编制的。”

    “那也是个老师啊!”方舒没想到她狗胆这么大,“而且你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你就喜欢他了?”

    时吟二话不说,掏出手机,翻出了刚刚在论坛那张帖子里保存下来的那张偷拍,举到她面前:“我后来遇见他了,知道他长什么样。”

    方舒盯着那张照片三秒,用评价鸭子一样的口吻冷静评价道:“是个尤物。”

    时吟:“……”

    有的时候她觉得方舒这个人真是社会,不应该是学霸才女,应该是个女流氓的。

    女流氓听不到她的腹诽,继续道:“你这不是喜欢他,是见色起意。”

    时吟正色道:“所有的一见钟情都是见色起意。”

    方舒被她气笑了:“你这个情来得还真是突如其来。”

    时吟肃然:“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方舒:“……”

    时吟一向是个行动派。

    她初中的时候觉得自己喜欢上了校霸,第二天就去找tony染头了,虽然最后没能在一起,但是怎么说也算是一段难忘的单向初恋吧?

    周五下了课,时吟回家,在家里潜心钻研琢磨了两天,周日起了个大早,和时母一起去菜市场,挑桃。

    早上的果蔬是第一批货,最好的都在里面,最新鲜,时吟平时都是不到十点不起床的,这次定了三十个闹钟起了个大早,挑了一大袋子的桃子。

    下午到了学校,时吟直奔艺体楼。

    集训期间的高三艺术生是没有休息日的,时吟判断,顾从礼应该也会在。

    反正不在的话,她就明天再来。

    她赌对了,顾从礼确实在。

    他人没在画室,在办公室里,走廊最尽头,门没关,里面两张桌子。

    不过只有他一个人在,时吟刚刚路过画室的时候看见里面有一个女老师,正在给里面的学生作指导。

    身材很好,穿着紧身的裙子,高跟鞋,长得还很好看。

    时吟站在办公室门口,垂头看了一眼自己。

    她今天不用穿校服,穿得是自己的衣服,精心挑选的一套,加菲猫t恤,牛仔短裤,白球鞋。

    时吟本来觉得这一套好看得冒泡了,高腰的牛仔短裤,显得腿特别长,白t恤往裤腰里一塞,腰就特别细。

    但是跟那个女老师的连衣裙比起来,就又幼稚又廉价,又没有女人味儿。

    人真的是不能比。

    她手里拎着一袋桃靠在墙边,心里打起了退堂鼓。

    可是她又没有那样的衣服可以穿,也没有那样的胸和屁股,难道永远不跟他说话了吗。

    算了。

    她还有人格魅力!!!

    她长出了口气,拎着一袋子桃走到门口,刚要敲门,里面的人就抬起头来。

    时吟眨眨眼,乖乖巧巧地叫了他一声:“老师好。”

    顾从礼手里握着笔,点点头:“怎么了。”

    时吟走进去,举了举手里的袋子,一脸讨好:“赔给您的桃子。”

    “……”

    顾从礼的眼神有些复杂。

    时吟颠颠颠的跑进去,放在他桌子上:“我买了二十个,说好的赔给您的,之前真的对不起。”

    顾从礼垂眼。

    一塑料袋二十个桃,个个大而饱满,不知道有多重。

    少女费力地提起来放在他桌上以后终于如释重负吐出口气来,不自觉地甩了甩手,白白嫩嫩的手心勒出一道道红鲜鲜的印子,几乎发紫,边缘泛着白,从虎口一直蔓延穿过整个掌心。

    到嘴边的拒绝转了个方向,最后吞回肚子里。

    顾从礼不动声色收回视线,放下笔,身体倾了倾,从裤袋里翻出皮夹子:“多少钱。”

    “一百六。”时吟干脆道。

    顾从礼顿了顿,从皮夹子里抽出了两张一百,递过去。

    她没接,瞪着他:“您要给我钱啊?”

    他歪了下头,没说话,等着她接。

    时吟手往身后一背,眼珠滴溜溜转了一圈:“您别给我了啊,我也没有零钱找,要么您转账吧。”她觉得自己这个主意好极了,简直宇宙无敌机智,美滋滋继续道,“转账多好,也不用找钱了,又方便,顾老师,您有没有微信啊,或者支付宝?您支付宝是手机号码吗?”

    顾从礼听着她说完,微挑了下眉,抬眼,对上小姑娘灼热期盼的视线。

    他忽然笑了一下。

    眼角低垂,唇角勾起一点弧度,冰层融化,灰粽色的瞳仁含了一点点温柔。

    时吟傻了几秒,表情有点呆,还没等回神,就听他说:“行啊。”

    少女眨巴了两下眼,意识到他刚刚说了些什么,开心到得意忘形,急急忙忙从口袋里把手机掏出来了,翻出微信二维码,走到他身边弯腰凑过去,递给他,一边毫无任何歪心思地,真心实意地赞美道:“顾老师,您笑起来真好看。”

    顾从礼动作一顿。

    她一垂头,长发跟着垂下来,发梢扫在男人肩膀上,带着椰子油的味道,混合着桌上满满一袋桃子的香味。

    停了两秒,顾从礼捏着她手机边缘抽走:“上学带手机。”

    “……?”

    时吟愣了愣。

    男人修长手指夹着白色手机,轻轻在桌面上点了点,身子后撤,懒洋洋地靠回到椅子里:“没收了。”

    “……”

    时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