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睡够了吗 > 荒凉大梦(1)
    非要算起来,时吟第一次见到顾从礼也并不是在艺体楼楼下。

    实验一中本来只有一个校区,虽然地处市中心,不过面积不大,教学设施的老旧程度也很能配得上它百年老校的名头。后来学校发展起来,又建了新校区。

    新校区位置略偏僻,算是靠近郊区,但是占地大,旁边有个大公园,和学校之间一泊人工湖隔着,空气清新,环境好得不行。

    高一新生在老校区,期末分了文理班以后转到新校区去,那边儿离市里远,晚自习下的又晚,所以除了个别家长过来要求,在学校附近租房子陪孩子读书的,其他人基本住校。

    时吟就是在刚搬到新校区来第一天碰见的顾从礼。

    校区新建没几年,宿舍楼崭新,理科学校,男多女少,女生宿舍楼两栋,男生三栋,中间隔着一条马路,两道栏杆,三片绿化带。

    旧校区地方小,学校是没有强制住校要求的,时吟班里的同学多数都没住过校,第一次住校,大家跟参加集体露营似的,相当兴奋躁动。

    时吟长得好看讨喜,性格又好,当时在班级里人缘是很好的,也算那种很多人想混进去的明星小圈子里的一员。

    物理课一下课,她就被当时只有一米五的二狗拉过来了,找了个墙角,低声神秘兮兮地:“九点半,男寝三号楼,耍伐?”

    时吟四下看了一圈,也低声道:“什么活动。”

    二狗不肯再多透露:“你来便知。”

    时吟悄悄比了个江湖手势。

    二狗也回了一个,顺便风情万种地给她抛了个媚眼,蹦哒蹦哒一窜一窜回教室继续上课了。

    从老校区过来的孩子们仿佛贫困山区出来见世面的,第一天换校区,大家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实验一中的桌椅也是可以这么新,黑板也是可以这么黑,广播声音也是可以这么清晰的。

    就连晚自习上得也让人通体舒畅,背起单词来干劲儿十足。

    八点半晚自习一下,时吟抱着书本和方舒回寝室,寝室里另外几个人还没回来,时吟放下东西,洗了个澡,换了套衣服,九点半过了。

    宿舍楼的门还没锁,社管阿姨背靠着玻璃窗口坐,正在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看《还珠格格》。

    时吟拉上了方舒,蹑手蹑脚溜出去,路上还有不少下了晚自习笑笑闹闹往回走,路灯影影绰绰,大片的绿化带传来蝉鸣。

    两个人走到男生寝室楼那边,自然是不可能大摇大摆走进去找人的,二狗又只说了在门口,没法,就只能站在门口等。

    时吟为难侧头:“光让我们来,这怎么进去啊?”

    方舒大学霸看起来兴趣缺缺:“我哪知道,是你拉我来的。”

    “是二狗让我叫你的。”

    “让你叫你就叫,你可真是听话。”

    时吟凑过来,神秘兮兮道:“你知道二狗他室友谁吗?以前三班的沈之扬啊,级草了解一下。”

    方舒一脸“你当我是你吗”的表情。

    时吟摇头晃脑地:“你不要假装矜持了,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个世界上有谁不爱帅哥呢?而且这沈之扬我也曾凑巧有过几面之缘,实乃绝代佳人也。”

    方舒没搭理她,时吟也习惯了,没在意,蹲在男寝门口想着就这么吼上二狗一嗓子他听不听得见的时候,听见旁边有人笑了一声。

    时吟仰着脑袋,侧头。

    少年穿着校服站在她们旁边,有点儿眼熟,有过几面之缘的时吟慢吞吞地认出来,好像正是绝代佳人沈之扬本扬。

    突然和她对上视线,他愣了一下,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

    二狗从他身后窜出来,一爪子拍在时吟肩膀上,个子不高力气不小,一把把她提溜起来,下巴一扬:“走着。”

    时吟揉了揉蹲得开始有点发麻的腿,跟着他走。

    寝室楼旁边隔着绿化和一条石子路是艺体楼,楼侧外面也有楼梯,门开在每层走廊的最里面,是安全疏散通道,只不过平时那门都锁着,出不去进不来。

    二狗带着她们过去,人走在最前面,中间两个姑娘,沈之扬垫后,四个人就这么顺着艺体楼外面的楼梯一直爬到了楼顶天台。

    已经有几个人在了,一团团黑影两两三三凑在一起,看见她们过来,摆了摆手。

    时吟走近了才看清,四五个人,一个不认识,应该是谁带来了新室友,剩下的几个都是他们班的。

    工具倒是拿得齐全,天台正中央铺了块大床单,中间还立了个做旧小夜灯。

    几个人盘腿坐在上面,黑夜里看不见身体,只能看见在那夜灯昏黄光线下一张张阴森森的脸,像是一个个没有身体的,悬在半空中的脑袋。

    时吟:“……”

    时吟开始后悔参加这次活动了。

    她后退了两步,还没来得及,被二狗推着走过去。

    脑袋们仰起头来,开始对她笑。

    时吟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哆哆嗦嗦地:“你们就不能带个亮一点儿的灯吗?”

    二狗笑嘻嘻地:“太亮了不就被发现了吗?”

    “谁没事儿会往楼顶看啊,而且你们坐在正中间,从下面看也不会看得见的好吗?”

    “那也没气氛了啊,还怎么玩了。”

    旁边已经坐下的体委也伸过头来,幽幽道:“对啊,你知道我们为什么选在这里吗?”

    时吟悚然看着他,脑海中已经闪过了无数个校园灵异故事,比如从前有个女学生,她怎么怎么样,后来怎么怎么样了。还比如从前有个女老师,她怎么怎么样,最后怎么怎么样了。

    她脑补得肩膀直缩,还没来得及捂上耳朵,就听见体委阴测测道:“因为我已经挨个考察过了,只有这栋楼的天台铺了草坪,坐着比较舒服。”

    时吟:“……”

    她翻了个白眼,靠了个边儿坐下,也成为了一圈子悬着的脑袋里面的一颗。

    众人坐好,二狗手一抬,静了声。

    黑夜里的校园一片寂静,二狗白皙清秀的正太脸在昏暗灯光下迷离又朦胧,他从口袋里捏出来了一副纸牌,低低开口,声音轻却清晰:“这游戏简单,玩之前,你们有没有感觉,天台上不止有我们在?”

    有女孩子缩了缩肩膀,和旁边的人靠得近了点儿,下意识往身后去看。

    时吟:“……”

    她本来还没觉得什么,被这姑娘一搞,也总觉得背后有人。

    二狗垂眼,手里的牌哗啦哗啦洗开,配合着周围气氛,声音阴诡怪异,像是被扭曲着飘荡在空中:“七月鬼门开,月底了,那些个脏东西在阳间也留不了几天了,你们觉得,他们会喜欢什么地方?”

    话音刚落,一声尖叫,来自方舒旁边的一个姑娘。

    她这一叫不要紧,旁边的另一个姑娘紧跟着也扑腾着蹦起来,尖声大叫。然后,就跟多米诺骨牌似的,没被吓到的被这两声突如其来的高分贝女声吓了个半死,二狗一个激灵,也蹦起来了,嚷嚷道:“干嘛啊你们!吓他妈死我了!”

    最开始叫起来的那个女生脸色煞白,看起来更加恐怖,越过时吟看着她身后,哆哆嗦嗦的抬起手来,指着前面,声音听起来快哭了:“真……真的有人,眼眼眼眼睛是红的……”

    时吟汗毛都立起来了,唰地扭过头去。

    寂静黑暗里,她身后一点猩红的光点,明明灭灭,上上下下微微晃动。

    时吟站起身来,眯起眼,大着胆子直勾勾的望进黑暗里,仔细分辨。

    那猩红的点顿了顿,停了两秒,晃晃悠悠的靠了过来,怎么看都像是……

    人影渐近。

    属于成年男人的骨骼身架,黑裤子,白色衬衫松松垮垮,衣角后隐约可见裤腰。

    袖子随意的卷着,小臂低垂,一双削瘦的手,手背青筋掌骨微突,修长手指间夹着一根——烟。

    时吟猜测得到证实,肩膀塌下来,有点无语地回头瞥了一眼身后的女生。

    天台唯一的光源就是她们带过来的灯,此时灯前一圈子人全都站起来了,光线被上半身遮了个大半,男人的脸藏在黑暗里,只能模糊看到眉眼的轮廓。

    是个好像挺帅的男的。

    可是这个时间,老师应该也都早就下班了。

    难道是个保安?

    时吟被这人藏在黑暗里的长相勾得心痒痒,侧头小声对方舒道:“这新校区就是不一样啊,连保安看着好像都长得很帅?”

    她声音不大,比上课的时候悄悄和同桌说话的声音也没大多少。

    但是此时周围太静,她的低语声就显得清晰又突兀。

    一句话,倒是喊醒了周围的一帮人的魂儿,大半夜的被抓了包,刚刚还张牙舞爪的男生们一个个都安静如鸡,女孩子看清了是个人类以后松了口气,紧接着又紧张了起来。

    说实在的,现在想想,就算是害怕,也应该是面前这个男人害怕才对,人就上天台抽个烟,看见前面一圈儿亮着光的脑袋悬在半空中围了一圈儿,跟他妈小鬼聚众开大会似的。

    这放谁谁不怕。

    时吟也有点尴尬,抬眼看面前的人,见他一直没有说话的意思,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尴尬道:“叔叔好……?”

    他没什么反应,也不知道是听见了还是没听见,只捏着烟的手轻动,食指微抬,掸了下烟灰,又抬手,咬进嘴巴。

    寂静黑夜里,猩红一点的光照出了男人下半张脸的锋利轮廓,然后又很快再次被黑暗吞噬。像胶片电影里出现过的画面。

    他含着烟,吐字有点模糊,嗓音冷淡低哑:“十点半,小朋友上床时间,在外面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