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睡够了吗 > 荷尔蒙战争(5)
    顾从礼以前是做老师的,功力自然毋庸置疑,时吟曾经见过他的画,是真正有才能的人才画得出的东西。

    但是这并不表示,他能两天画出三十四页原稿。

    漫画和普通的画、人物肖像不同,是需要利用分镜镜头来讲故事的,职业漫画家在有助手的情况下每天差不多可以完成两到三页原稿,彩漫则要更慢一些。

    顾从礼当然画不完了。

    除非他有二十双手。

    时吟觉得自己稳操胜券,像个大爷似的翘着腿儿瘫在出租车后面,斜歪着身子,周身都充斥着一种强者的气场。

    她已经无敌太久了牛逼太久了立于不败之地太久太久了。

    现在连顾从礼都无法奈何她分毫。

    这个无趣的世界到底还有什么意思。

    时吟在后面一个人嘚瑟得没完没了,好像下一秒就要上天了,顾从礼从后视镜瞥了她一眼,不咸不淡道:“本来也没觉得你能画完,”他顿了顿,“也知道你不会画。”

    时吟一噎。

    怎么说那种感觉呢。

    就好像是初中生跟三十岁的老男人说话。

    你当真的事情,你特别认真计较的事情,他四两拨千斤就过去了,结结实实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全是无力感。

    偏偏他还衣服云淡风轻,不想跟你小朋友计较的样子。

    时吟安静了三秒,肩膀一塌,咬牙道:“没觉得你说什么?”

    顾从礼:“你骂我。”

    “……”

    我不就骂了你一句傻逼吗?

    你幼儿园刚毕业吗?

    时吟差点没被自己一口口水呛着,她坐在后座中间,脑袋伸过去,从驾驶座和副驾中间的空处看她,表情看起来既可怜又愤怒,一脸憋屈着想发火又不敢发的表情:“那你也不用……今天一直提作业什么的吧,”她委委屈屈压低了声,“我那么多同学都在呢,我不要面子的啊……”

    顾从礼手肘撑住车窗框,单手撑在耳畔,微侧着头,许是因为受了酒精的影响,声音松懒:“人多才能让你长记性。”

    “……”

    你说你问他这个干啥,他总是有理由。

    时吟翻了个白眼,再次靠回到后座,不想再说话了。

    她不说话,顾从礼自然也不会主动跟她说话的,饭店到她家不算远,车子停在小区楼下,时吟开门下了车,转身跟他道别:“主编,今天麻烦您送我回来了。”

    顾从礼“嗯”了一声。

    时吟顿了下,又试探性问道:“那您明天还……来吗?”

    顾从礼侧头:“新连载准备得怎么样了。”

    时吟连忙道:“第一话分镜草稿画完了!”

    “《echo》的完结篇呢。”

    “……”

    时吟目光游离:“还差几张……”

    她一副心虚的不行的样子,垂着脑袋,看都不敢看他。

    结果顾从礼也并不多问,只点点头:“《echo》画完给我,新连载原稿先不用画,第一话的分镜草稿今晚传给我看一下。”

    时吟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小区里路灯昏暗,小虫飞蛾盘桓。

    他说一句,她就乖乖答一句。

    顾从礼抬眼。

    她今天穿了件白裙子,昏黄的灯光给她描了一层毛绒绒的边儿,大眼睛明亮水润,看着他认认真真地样子,像藏在森林深处树丛里的食草动物。

    他收回视线:“上去吧。”

    时吟如释重负,长出口气,朝他挥了挥手:“主编再见!”

    一路小跑着颠颠颠跑走了。

    白色的一个小影子兔子似的一窜一窜逃进楼里。

    出租车司机听了他们一路,此时看着也觉得好笑,打方向盘转了个圈儿,笑道:“这小姑娘怎么看着这么怕你呢。”

    顾从礼没说话。

    司机四五十岁,可能也是第一次看到有小年轻是这样的相处模式,打趣道:“你可要小心点啊小伙子,对姑娘不能一直这样,我看那小姑娘长得漂亮,你对她那么凶,以后别把人吓着,到时候被别人一哄就跑了。”

    “……”

    这算凶吗?

    顾从礼终于有了反应。

    他眼皮子微掀,弯了弯唇角:“不凶一点她就上房揭瓦了。”

    差一点点就能上房揭瓦的时吟睡得不怎么好,她做了个很长的梦。

    梦里一片汪洋大海,她踩着冲浪板鱼似的在浪花见穿梭,突然一个大浪扑过来,她整个人都被淹在里面了。

    又咸又苦的海水顺着鼻腔口腔不要钱地往里灌,酸涩痛感刺激着泪水跟着哗啦啦往外滚,巨大的浪花拍得她浑身疼得近乎没有知觉,只觉得整个身体都散了架,时吟闭着眼,跟着海流不知道冲到了什么地方。

    耳边全是声音。

    哭声,骂声,尖利又放肆的笑声,还有男人低低淡淡的叹息。

    海水中仿佛蕴含无数灵魂,前仆后继往她的耳膜里钻。

    再睁开眼睛,面对的是白花花的天花板。

    时吟怔怔地一动不动,觉得还有种在海水里飘荡沉浮的错觉。

    好一会儿,她才坐起来,抬手抹了一把眼睛。

    湿漉漉的。

    这梦做的也太真实了点儿。

    满身的汗黏着睡衣,时吟爬下床进浴室洗了个澡,整个人才从那种混沌的状态里清醒过来,擦着头发出来,刚好接到方舒的电话。

    “怎么,昨天和顾老师发展如何。”方舒劈头盖脸就问。

    “……”

    时吟一阵无语:“什么叫发展如何。”

    “昨天我们走了就剩你们俩了啊,你别告诉我他自己走了把你丢在那儿了吧,喝醉了的,漂亮的女学生?”

    “……”

    时吟疑惑道:“你今天是不是被人魂穿了啊,你昨天喝的是假酒?”

    “别人关心你你还不适应了?我关心一下你感情发展不行吗?”

    “那不好意思啊,要让你失望了,并没有什么感情发展,也不会有的好吗,”时吟趿拉着拖鞋走到床边一屁股坐下,手机丢在一边按了免提,两只手抓着毛巾擦头发,“他现在算是我责编,我们俩除了工作以外的话半句都没多说。”

    时吟做了漫画家这事儿她从来没说过,同学里也就只有方舒知道,二狗也只以为她是做什么设计之类的工作,甚至因为时吟朋友圈什么的经常中午还没起床,所以也很多人都以为她现在无业游民每天在家里啃老。

    已经被亲戚朋友们打上了啃老标签的时一老师倒是觉得也无所谓,倒是时母十分在意这件事儿,每次那些七大姑八大姨亲切地表示她实在是太惯着时吟了,毕业一年了,就只靠着父母养哪行,并且开始给她介绍工作的时候,时母都会非常无奈且烦躁。

    时吟和方舒有一句没一句聊了一会儿,挂了电话,毛巾随手搭在门把上,捞了沙发上笔记本开电脑。

    她昨晚实在累,干脆躺在床上给顾从礼传了新连载的分镜草稿,传完笔记本随手就放在了一边。

    此时差不多上午十点,邮件已经读过了。

    时吟想了想,站起身来,从床头拿了手机过来,点开微信。

    她微信常年有一大堆东西,公众号推送未读消息之类的,红色的消息提示几百上千条,她懒得点,就那么放着,多一两个新消息根本不知道,有时候过个四五天,她才会发现。

    但是这个消息如果是顾从礼发过来的,那么晚一分钟看到,时吟都肝疼。

    看着那个红色的小小的阿拉伯数字1,时吟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瞪大了眼,小心肝颤颤悠悠地点开。

    早上七点半的消息:【醒了过来一趟。】

    再看表,十点了。

    时吟屁滚尿流地爬下床,飞奔到衣柜前拽了套衣服出来套上,梳子随手扒了两下半干的头发,拉起包就出了家门。

    《赤月》是摇光社旗下月刊漫画,她家过去差不多半个小时左右,到那不到十点半,也可以假装自己其实起了个大早,优雅地喝了早茶才过来的。

    巨大写字楼玻璃幕墙映着碧蓝天空,门口立着大大的alkaid字样logo,时吟不是第一次过来,前台也认识,给顾从礼打了个电话,领着她到了漫画部的楼层会议室。

    她进去的时候,顾从礼已经在里面了,面前一张牛皮纸袋。

    他视线落在她半湿的发梢半秒,移开,朝前面沙发里扬了扬下巴,示意她坐。

    时吟在他对面坐下。

    “你这个不行。”顾从礼开门见山道。

    “嗯?”

    “题材还可以,也不是头一个,想画出新意要下功夫,设定相对出彩,但是故事核很单薄,再扩一下,”他闭了闭眼,揉了下眼角,“而且分镜问题大,节奏可以变一变,回去改完再那给我看。”

    也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会对她说这么多话。

    时吟靠坐在沙发里,单手撑着脑袋,指尖一下一下点在脸侧。

    她其实听得认真,一边思考一边皱了下眉:“主编,您什么时候有空,我拿稿子来您帮说一下,不然就这样说有些地方还是会不太懂。”

    顾从礼没说话,将面前袋子推给她。

    时吟拉过来打开,抽出里面的东西看,愣住了。

    是她新连载的分镜草稿。

    昨天晚上她传过去的三十四页,被他一张张全都给打印出来了,上面很多红笔划出来的圈圈框框,还有一行行的字迹批注。

    而他早上七点多给她发的信息,就是说明他通宵了一晚上,把这些都看完了,每一张都很详细的标出了问题和需要修改的地方。

    她愣愣地抬起头来。

    顾从礼微微前倾着身靠近,白皙修长的食指抬了抬,点在纸面上,淡淡看着她:“这样懂了吗。”

    ……

    时吟恍了下神。

    仿佛又陷进了之前那个梦境里,滔天的巨浪卷着她穿过了时间的横轴,回到学生时代,回到了高中时的那些熟悉的下午。

    摆满了石膏像和静物的空旷画室里,顾从礼手里捏着铅笔站在她背后,脊背微弓,长臂前伸,垂着头认真又专注地帮她改画。

    鼻尖嗅到的是他身上干净清冽的气息,感受到的是他几乎贴上她通红耳廓的小臂的温度。

    她坐在画架前,有种被他圈在怀中的错觉。

    一片寂静里,男人清冷低淡的声线混合着笔尖和纸张的摩擦声,带着浅浅的鼻息,在她耳畔一层一层暧昧低荡开,

    “这样懂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