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睡够了吗 > 荷尔蒙战争(4)
    一顿饭闹闹腾腾吃到了晚上九点,众人一起走出去。

    本来还张罗着要接下一场继续玩,想了想第二天周一,该上班的上班该上课的上课,最终还是作罢,大家约好以后有时间再聚。

    自然是要先把女孩子安排回去的,二狗和方舒顺路,李思璇没喝酒,自己开了车,体贴的苟学委看向秦研,热情问道:“秦女神怎么走?”

    秦研的表情从刚刚开始就一直不太好看,她此时已经戴上了墨镜,下巴高扬,红唇抿着。

    她站在饭店门口张望了一圈儿,又去旁边打了个电话,没一会儿,踩着高跟鞋蹬蹬蹬的回来了:“刚忘记给助理打电话了,说是刚出门,一个小时后到。”

    还有没眼力价儿的直嚷嚷:“让顾老师送你回去啊。”

    二狗翻了个白眼,看了说话的人一眼。

    刚刚在包厢里,顾从礼话一出,整个房间都安静了好一会儿。

    从刚刚在饭店大堂里开始,顾从礼一共也就跟时吟说了两句话,两个人之间没有任何交流,位置都没坐在一起,可是就是这两句话,已经足够令人遐想连篇了。

    众人神情各异,原本以为是点错了鸳鸯谱配错了对儿,还是时吟解释,说她现在和顾从礼勉强算是同事,作业指的其实也是工作上的事情。

    不过从态度上,一整个晚上,注意过这边动静的基本上也都看出来了。人虽然是秦研带来的,可这一顿饭下来,顾从礼根本没怎么搭理过她,明眼人多多少少也都看明白了几分。

    刚刚脱口喊出来的那个人对上二狗的视线,也反应过来了,讪讪道了个别,脚底抹油飞快钻进的士先溜了。

    但也没什么影响,秦研目的达到,顺着台阶就下了,优优雅雅笑,声音温软,三分打趣:“顾老师,有没有空送我一程?”

    顾从礼侧头:“你助理不是来吗。”

    秦研一脸为难:“他说现在过来要一个小时才能到了。”

    顾从礼:“那你等一会吧。”

    秦研:“……”

    秦女神连墨镜下面露出的那块儿下巴都变色了,踩着细高跟咔嗒咔嗒下了台阶,拦了辆的士钻进去走了。

    时吟在一边听着,又忍不住想偷偷笑。

    她靠在玻璃门边,抬手摸了摸鼻子,唇角藏在掌心后悄悄弯起一点弧度来。

    人走的差不多,只剩二狗和方舒,时吟看着她俩上了车,又看了眼苟学委喝得通红的脸,不放心的拍了车牌号,才看着他们走。

    就只剩下时吟和顾从礼。

    夏夜晚风凉意微微,吹散了空气中的闷躁,绿植葱郁,树影摇曳。

    时吟偷偷抬眼看他。

    男人走在她前头,只一个颀长背影,宽肩窄腰,一双赏心悦目的大长腿。

    后面的的士开过来,他走到车边,回头,居高临下瞥她一眼,往车门扬了扬下巴:“上。”

    时吟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颠颠跑到后排去,拉开车门钻进去。

    关上门第一件事儿就是放下车窗往外瞅,就看着他也跟着钻上了副驾驶,报了她家小区名。

    时吟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小心翼翼地伸着脑袋往前:“主编,您打算跟我回家啊?”

    “……”

    顾从礼无声地从后视镜看了她一眼,眼神怪异。

    时吟也不敢说话了,乖乖地重新靠回到后座。

    过了两分钟,她又忍不住,低声嘟哝:“我家也挺大的,够两个人睡了……”

    这次,顾从礼直接转过头来。

    光线昏暗,只有车窗外街灯的暖光被拉长了滤进来,他的眼睛又漆又暗,嘴角绷着,没什么表情,看起来有点阴沉。

    时吟连忙闭上了嘴,安安静静地看着他。

    她今晚喝得确实不少,白的掺了啤的,一双杏子眼却依旧清亮。

    顾从礼微眯了眼:“不是醉了?”

    她愣了愣,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哪回事儿。

    莫名的又开始不开心了。

    时吟沉默了一下,没说话。

    然后,毫无预兆的,她抬手把着副驾驶靠背坐直了身子,人整个靠过来,脸侧贴着座位,下巴往上一搁。

    顾从礼还侧头垂眸看着她,她的脸倏地贴过来,两人之间距离无限靠近。

    男人的五官在眼前放大,黑夜仿佛也染黑了他的瞳孔,浓郁深沉的黑里像是有无数只从地狱里伸出的手,拉着人几乎快要被吸进去,一同沦陷于沸腾业火之中。

    她垂眼,视线黏在他薄薄的,柔软的唇瓣上。

    时吟无意识地吞了吞口水。

    酒壮怂人胆。

    她觉得,自己有胆子这么近的距离盯着他看,可能是真的有点喝醉了,已经开始神志不清了。

    她还没回神,顾从礼已经转过头去了,时吟直起身子,晃了晃脑袋,又重新搁上去:“我借着酒劲儿调戏了秦研,你不高兴了?”

    连敬语都没有了。

    顾从礼无波无澜道:“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刚刚为什么没送她回去?”她又问。

    他重复:“跟我有什么关系。”

    时吟抿了抿唇,心跳变得有点儿快。

    她顿了顿,轻轻吐出口气来,声音低低的:“可是你送我了。”

    “你是我的作者。”

    她连呼吸都停了两秒。

    即使他这话说的时候平静又冷漠,声音没有半点情绪波动,也没有任何其他别的意思。

    但是就好像,她与他之间终于再次建立起了关系的纽带,不再是无关的人,即使只是编辑和漫画作者的关系,她也是“他的作者”了。

    不重要也没关系。

    不特别也没关系。

    只是作为他的作者,好像也都已经足够。

    时吟弯起唇角,一晚上的烦躁郁气简简单单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她整个人重新靠回到后座里,侧头看向车窗外。

    车辆高速行驶,车窗开了一半,晚风灌进来,温凉清爽,女生的声音夹在风力,轻轻淡淡的:“主编。”

    “嗯。”

    “你不用跟我打亲情牌了,就算你这么说,我明天之前也不可能画完三十四张原稿的,天王老子也画不完。”

    顾从礼没说话。

    时吟顿时有了底气,觉得有必要斗争到底,让顾从礼这次能够清醒的认识到自己之前的要求有多么可笑,多么神经病,多么反人类,多么不可能做到。

    而且他是编辑,她才是画画的!时一老师入行以来叱咤风云三四年,这点场子找不回来以后还要不要混了。

    这么想着,她一咬牙,侧过身来,在狭窄的后座哼哧哼哧翘起了二郎腿,扬起下巴,一脸很屌的样子,大着胆子继续道:“三十四张原稿,你如果两天内画得完,我跪下来给你磕头,再叫你三声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