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睡够了吗 > 荷尔蒙战争(3)
    严格来说,这次也不算同学聚会。

    就高中的时候关系比较好的出来吃个饭,有分班前的,也有两个隔壁班的,秦研会过来也很正常。

    但是顾从礼在这儿就不太对。

    顾从礼当年是他们的老师,虽然没多久,而且教的是艺术生,但是因为一张盛世美颜也是在实验一中引起过轩然大波的,大半个学校女生的梦中情人,算是非常有名。

    那些无法无天天王老子都不怕的半大小伙子们看见他都要乖乖喊一声“顾老师”。

    二狗觉得,以前没发现,这顾老师还挺幽默。

    他看了一眼面露尴尬的秦研,非常有眼力价儿的上前打哈哈:“顾老师,我们都毕业多少年了,你还收作业啊,太惨了吧。”

    顾从礼没说话。

    时吟很快反应过来,充满感激地看了他一眼,爪子搭在他肩膀上,一边扭头往里走:“二狗说的对啊,顾老师越来越幽默了啊,哈哈哈哈,我们先进去吧,啊,好饿啊……”

    她越说声音越低,面露心虚,嘴角抽搐。

    二狗瞥了她一眼,又看看落在自己肩膀上那只颤抖着的爪子,低声问:“你怕什么?”

    时吟一个激灵,瞪他:“谁怕了?”

    “不怕你抖什么,你溜这么快干什么?顾从礼能吃了你?”

    两个人走得快,把身后的人拉开了一段距离,时吟没忍住偷偷侧头往后瞥了一眼,余光扫见秦研是和顾从礼并排走的,跟在她们后面。

    她撇撇嘴:“刚刚还一口一个顾老师的叫,现在就顾从礼了,狗学委,你还是那么虚伪。”

    二狗也不生气,反而笑了,他长得清秀,一张娃娃脸,笑起来有种天然黑的感觉:“这不是怕你有心理压力么,”他突然贴过来,人凑近了点儿,声音压得低,几近耳语,“怎么,还喜欢他呢?”

    时吟步子一顿,侧过头来。

    看着他的眼神阴沉沉的,带着警告。

    二狗咧嘴笑:“你这个人就是太较真,当年别说你,咱们班,咱们学校有多少女生都喜欢他呢,天天一下课就趴窗台上盯着,花痴似的叫唤,你这就也垂涎一下美色怎么了?而且这都毕业这么久了,你不能因为当年的事儿就永远这样吧,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你胆儿也太小了吧”

    时吟快烦死他了,长嘶了一声,咬牙切齿:“你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多年了还是一米六吗?”

    “嗯?”

    “因为你屁话太多,还爱多管闲事。”

    二狗挑眉:“被我说中了啊。”

    “滚。”

    包间选的是大包,一行□□个人落座,时吟坐里面,一边是二狗,另一边方舒。

    顾从礼的位置在她斜侧面,旁边坐着秦研,正在和他说话。

    顾从礼靠坐在椅子里,微垂着头,有点懒洋洋的样子,食指指尖搭在手机边缘,也不说话,不知道是在听还是没在听。

    已经进了包间,秦研就把遮了她大半张脸的墨镜摘了,挂在胸口,v领的红裙往下拉了点儿,线条饱满诱人。

    她一边说话,上半身往顾从礼那边一点一点倾斜,从男人的角度,只要一侧头,应该刚好看见宽阔领口后的美好光景。

    时吟心里冷笑了一声,撇开了眼。

    没有见过顾从礼这么不要脸的男人。

    一边问她作业写完了没,自己倒是天天在外面鬼混,把妹把得美滋滋的。

    眼光还高的嘞,一来就来个女明星,还国民女神。

    酒桌情绪热烈,时吟自己刚刚也喝了不少,有点儿上头,她翻了个白眼,面前啤酒瓶子一推,捏了另一头白酒倒满,往苟学委面前一举,一脸肃然:“二狗,你刚刚是不是说你要调去帝都了?”

    二狗没反应过来,愣愣点头:“对啊。”

    话音刚落,时吟那边已经一杯干了:“祝你一路顺风。”

    满满的一杯白酒,白开水似的咕咚咕咚下肚,透明的液体划过喉管,辣得她皱起眉来。

    倒了第二杯,仍然笑嘻嘻道:“如日方升。”

    秦研注意力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拉过来,没再跟顾从礼说话,只看着她吐了下舌头,娇娇气气地笑:“这白酒是不是很辣啊,小姐姐厉害了啊,我酒量就特别差。”

    时吟本来声音不大,大家都在各聊各的,没引起什么注意,倒是秦研这一声,满桌人都看过来了,开始起哄。

    时吟瞥她一眼,没说话,举杯喝了个干净。

    姑娘喝起酒来有种淋漓尽致的大气,畅快又洒脱,半点儿不扭捏,细瘦的手捏着杯,头微扬着,颈部线条拉得修长,室内灯下白得晃眼。

    喝完,她手里玻璃杯往桌上一搁,扬眼勾唇,似笑非笑瞥了秦研一眼:“小姐姐还能更厉害,想看不想看?”

    这操作毫无预兆,秦研愣了愣。

    时吟微微倾身朝她的方向靠了靠,胸口的布料贴紧了桌沿,声音低懒,带几分邪气:“叫两声好听的,哄得小姐姐开心了就给你看?嗯?”

    语气轻佻,半点尊重没有,像是哪家的浪荡公子哥。

    秦研反应过来了,脸色十分难看。

    一片的静里,方舒“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抬手按着时吟脑袋啪叽一下推回去了,时吟重新栽进椅子里,不满的拍掉她的手。

    方舒含笑道歉:“不好意思啊,秦研,时吟有点儿喝多了,她今天特别开心,大家又都熟,玩笑开得没边儿。”

    时吟撇嘴嘟哝:“我说什么了?我说什么了?我就喜欢和漂亮的小姐姐玩儿不行吗?我看她电视里不也这么演的么……”

    秦研刚缓过来一点儿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她之前接过一部刑侦单元剧,在里面演一个夜总会陪酒。

    说是什么国民女神,当红小花旦,其实也都是好听的,别说大荧幕了,就是电视剧里面,她也只能拿到一些配角刷个脸熟,此时时吟迷迷糊糊嘟哝着,明摆着打她的脸。

    方舒又是一巴掌拍上时吟脑门儿,拽着人胳膊给拉起来了,毫无诚意又道了个歉:“喝得都不清醒了,大家先吃,我带她去醒醒酒。”

    时吟十分乖巧的依偎在她怀里,跟着她往外走。

    出了包间,方舒关上门,手一松。

    时吟晃了晃脑袋,一脸不满:“你别松手啊,我真有点晕呢。”

    方舒抱着臂,好笑的看着她:“你这人过分,秦研眼睛都气红了。”

    时吟翻了个白眼:“我和二狗玩得与世无争呢,谁让她突然跳出来给自己加戏啊。”

    方舒却突然眯起眼来,凑近了看着她:“你和秦研这么大仇?”

    时吟耸肩:“没仇。”

    方舒哼哼笑了两声。

    两个人走到洗手间门口,时吟随手拉开最近的一个隔间门:“你为什么要问这么愚蠢的问题?我和她有什么仇你心里没数吗?”

    方舒“哦”了一声:“因为顾从礼。”

    时吟没说话。

    方舒就当她默认了:“你之前不是说你对顾从礼现在已经没有非分之想了吗?”

    “我什么时候说的。”

    “你中午刚说过。”

    “我说的是,我们没有前缘可以续,你对我不关心,你到底是不是真的爱我?”

    方舒一阵恶寒:“时吟你要点脸,你有非分之想就想吧,你恶心我干什么?”

    时吟没忍住笑了两声,顿了顿,轻飘飘道:“非分之想好像也还是有,不过学委说我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其实我觉得他说挺有道理的。”

    方舒怔了下。

    隔间里,抽水声哗啦啦地响起,然后归于平静。

    方舒回神,刚想说话,隔间门咔嗒一声开了,时吟从里面出来,平静地走到水池前:“我一直有,但我不敢了。”

    时吟回去的时候,气氛依旧热烈,只是少了人。

    顾从礼没在。

    秦研倒是还在,应该是已经被哄开心了,只是看见她们进来的时候冷冷瞥过来两眼。

    男人喝嗨了以后就喜欢开始跑火车,桌上位置已经换了一圈儿了,几个男人凑在一起天南海北的吹牛逼,时吟旁边换成了个女孩子。

    小个子女生,长了张娃娃脸,皮肤很好,声音也幼幼的,以前是班里的英语课代表,叫李思璇。

    几年过去了,她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笑眯眯地跟她们打了招呼,将旁边的酒瓶挪到一边,换了果汁。

    时吟一阵感动,只觉得还是女孩子好,香香软软,又体贴。

    她道了谢,端起来喝了两口。

    李思璇撑着脑袋歪着头,狡黠眨眼:“好点了吧,别喝太多了,不然多难受呀,白酒劲儿大。”

    女人是比较懂女人的。

    时吟满脸无辜:“你说得对。”

    李思璇凑过头来,小声和她咬耳朵:“其实刚在大厅的时候我就懂了,秦研只说她带个人,我也没想到。”

    “……”

    你又懂了。

    时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保持沉默。

    好在李思璇没说两句就拐到别的事情上的,女人的话题总是无穷多,三个人聊得火热,没一会儿,顾从礼回来。

    秦研又凑过去了。

    时吟觉得这顿饭真是吃得她不爽极了,郁气阴魂不散似的围着她转,她烦躁地偷偷往那边看,对上男人寡淡视线。

    她微愣了下。

    顾从礼整个人靠坐在椅子里,隔着半个桌子看着她,瞳孔在灯光下看是浅浅的棕,剔透平静的颜色,却莫名有压抑又锋利的感觉。

    时吟有种被老师抓包了的狼狈感,匆匆移开视线,端起果汁杯,半张脸藏在杯子后面。

    刚好那边喝得嗨的又开始叫嚷着转移阵地ktv不见不散,二狗热情地扯着脖子喊她:“咕咕!咕咕!去不去啊!不见不散啊!”

    时吟赶紧高举手臂,兴高采烈:“我去啊!不见不散!不见不散!”

    二狗满意了,又扭头:“秦研去不去啊。”

    秦研没马上回答,扭头看向旁边的顾从礼。

    他还保持着刚刚的姿势,靠坐在椅子里,漫不经心的样子,有点和他整个人的冷漠气质都不太相符的懒散。

    又矛盾,又好像也很奇怪地和谐。

    秦研等着他的答案,所以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他身上,顺便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起哄:“顾老师,秦女神在征求你的同意呢,让不让人家去啊!”

    秦研笑得十分羞涩。

    时吟看都懒得看,垂着头,捏着小叉子戳盘子里没吃完的油泼鱼片。

    秦研这个女人是不是有毛病啊。

    知道你们俩亲近,你们俩认识,你们俩关系好,你的事情他能做主了行了吧。

    他是你爸吗?

    他让你去你就去,让你不去你就不去啊?

    你怎么听话啊。

    你作为一个成年女人还能不能有点儿自己的主意了?!

    还能不能?!

    时吟一边心里偷偷嘟哝着,一边还是忍不住悄悄听着顾从礼那边的动静。

    等了两三秒,才听见他说:“时吟不去了。”

    秦研笑容一僵。

    被点了名的时吟茫然的抬起头来。

    所有人都一脸呆滞的表情,二狗没反应过来:“啊?她说她去啊。”

    顾从礼转过头来看着他,平静又耐心地说:“她得回家写作业。”

    众人:“……”

    时吟:“……”

    时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