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睡够了吗 > 梅子汤与盛夏(3)
    时吟觉得,这顾主编随着年龄的增长,好像也越来越幽默了。

    虽然这种冷幽默还是让人觉得有点火大。

    她素描本往前一推,人靠进椅子里,冷笑了声,磨了磨牙,依然不动声色,甚至很好脾气地开玩笑道:【没事,您还可以再拉黑。】

    等了三分钟,没等到回复。

    难道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吗?

    时吟想了想,觉得自己其实善解人意一点儿也不是不可以,从表情包里精心挑选了一个软萌中带高冷的表情发过去,以此来表达自己半真半假的不满。

    这次绿色的气泡下面秒弹出一条提示。

    ——消息已发出,但被对方拒收了。

    “……”

    时吟:?????

    时吟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坐在对面的时母看着她拿起手机以后就调色盘似的变来变去的脸色,不满地拍了拍桌子刷存在感:“跟你说话呢!你现在连我跟你讲话都当耳旁风的是不是呀?你把妈妈当什么啦!”

    时吟没听见似的,直勾勾地盯着手机微信界面,恨声道:“王八蛋……”

    时母:“……”

    下一秒,尖利的女高音响彻整个咖啡馆:“时吟?!我看你是要上天了你?!?!?!”

    最终,时吟鬼哭狼嚎的答应下来了去见见时母口中的那位银行工作精英男,时母才勉为其难的留了她一条狗命没把她就地打死。

    时母原本的意思是先加个微信聊一聊,时吟觉得没有必要,一边把速写本塞进包里:“不用现在加了吧,我们先见了面看看,如果聊得来再加微信也可以。”她顿了顿,又小声嘀咕,“不然我还得删……”

    时母耳朵可太好使了,气儿本来还没消,一脸恨铁不成钢地抬手戳她脑袋:“见面你就好好见,好好表现,别给我搞出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时吟不敢造次,乖巧的点点头。

    时母想了想,又道:“也不用好好表现,是我闺女挑男人,好好表现也应该是他要好好表现,你就随意一点儿,泼辣一点儿也行。”

    时吟:“……”

    时母下午要和小姐妹去逛街喝茶,没和时吟聊多久,急着做美容去了。

    下午的时候来了消息,说是和那边说好了,在金鼎顶楼的旋转餐厅,周六晚上五点半,顺便发了个电话号码过来,后面备注,林源。

    时吟随便扫了一眼手机就丢一边去了,也没在意,继续捧着手里的漫画看。

    时一的第一部长篇漫画连载了三年,时间不算短,然而毕竟也只是她的第一部长篇作品,在漫画界,毫无疑问算是个新人。

    赵编辑临走前,给她说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每年七月低八月初的夏季漫画新人赏。

    时吟之前也参加过一次,不过那届平均质量一般,没有什么出彩的作品,时吟的冠军拿的没什么悬念。

    后来她开始画长篇连载,也就没什么精力参加,今年她的长篇连载接近尾声,编辑的意思也是让她用新连载的第一话去参加这个新人赏看一下效果,也草个热度。

    而时吟现在手里的这本漫画书,也是去年新人赏冠军的作品,并且这人今年也要参加。

    叫甜味苹果糖。

    看着这个笔名,时吟甚至能够脑补出一个穿着洛丽塔小洋装的萝莉怀里抱着个数位板哼哧哼哧上色的样子。

    甜味苹果糖对得起她的笔名,故事非常少女心,画风也很甜,笔触细腻,色彩明艳,打眼一扫过去就极抓人眼球,让时吟羡慕得很。

    时吟的弱项就在彩图上。

    可惜现在国内黑白漫画基本没有出路,彩漫当道。

    时吟将甜味苹果糖的漫画扣在脸上,不太开心的皱了皱鼻子。

    书本从脸上缓慢地滑下去,掉在了腿上,啪嗒一声轻响,在安静的房子里显得十分清晰。

    这空荡荡的一声,时吟听着太难过了。

    她皱巴着一张脸直起身来,从茶几上捞过手机,给赵编辑发微信:【赵哥啊啊啊啊啊啊】

    赵编辑:【?】

    时吟:【我真的好想你啊。】

    赵编辑沉默了半分钟,才小心翼翼回:【时一老师,你别这样吧,我小孩都三岁了。】

    “……”

    时吟无语了三秒钟,重新打起精神来,开始控诉顾主编的暴行,字字泣血。

    【赵哥,实不相瞒,自从上次在我家门口那惊鸿一瞥以后,我再也没见过顾主编。】

    【一次,一次都没见到过他。】

    【甚至没有说过话。】

    【我去加他微信,他不加我。】

    【好不容易加我了,他说他点错了。】

    【点错就点错吧,他又把我拉黑了。】

    【这也太贱了吧!?!?!?!】

    【赵哥啊!!!我日子过的好苦啊!!!】

    【想你,想你,想花短信给你,想打吊话给你】

    【想你帮我改分镜,给我贴网点的日子。】

    【为什么给我换编辑!我不要!我不要换!他也不给我贴网点儿!也不陪我讨论新连载,我不想要他!!!】

    【他连我微信都不加!!!】

    时吟一口气噼里啪啦的打完,心中郁气消散了大半,长出了口气,重新懒洋洋靠回到了沙发里。

    赵编辑那边安静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回:【主编刚刚就在我旁边看着。】

    时吟:“……”

    赵编辑继续说:【现在他站起来了。】

    时吟:【……?】

    赵编辑挺幸灾乐祸:【哦,他出去了,可能找你算账去了吧。】

    “……”

    沉默了三秒,时吟默默地拉着聊天记录往上翻,回顾了一下自己刚刚都说了些什么。

    时吟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自从遇见了顾从礼,她好像就开始诸事不顺。

    这人倒起霉来,还真的是喝口凉水都塞牙。

    她说了那么些大逆不道的话,全都被顾从礼看到了,肯定是来找她勾魂索命了。

    时吟盘腿坐在沙发上,一边看表,一边计算从摇光社开车到她家来需要的时间,并且脑海里开始飞速编写小作文,模拟她和顾从礼第二次见面会出现的各种情况和情境。

    大概半个小时,她把顾从礼可能说的话全都罗列了一遍,并且想到了合适的对应策略,才深吸口气,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算算时间,他应该也快到了。

    时吟脊背挺直,静坐了一分钟,又忽然想起什么来,扑腾着站起来狂奔进洗手间,洗了个脸,冲进卧室化妆台前,开始化妆。

    有一种妆,叫做裸妆。

    时吟喷湿了美妆蛋,遮瑕遮了两坨黑眼圈,粉底上了薄薄一层,腮红眼线极近自然,甚至连睫毛膏都没涂。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想着要不要换套衣服。

    还是别换了,睡衣看起来比较自然,要不然看着就像自己盛装打扮等着他来似的。

    万事俱备,时吟从冰箱里拎出来一瓶冰镇酸梅汁,从容的坐进沙发里,漫画书平铺在面前茶几上。

    时吟甚至还屁颠屁颠地拿了面小镜子过来,摆了好几个姿势,琢磨着哪个姿势比较好。

    结果一摆又是半个小时。

    顾从礼人还没来。

    一个小时前,赵编辑不是说他出去了吗?

    时吟腿都坐麻了,她换了个姿势,决定再给他半个小时的时间。

    门铃安静如鸡,一点声音都没有。

    时吟终于忍不住了。

    她抓过手机,给赵编辑发了条微信:【赵哥,顾主编来了吗?】

    赵编辑回消息的速度一向挺快,这次也是秒回,字里行间充满了茫然:【啊?来哪?】

    时吟:【你不是说他刚刚来找我了吗……】

    赵编辑:【没有啊,我开玩笑的,主编没几分钟就回来了,可能放水去了吧。】

    时吟:“……”

    她精心化了直男绝对看不出来系列裸妆,找了八百个姿势,还想了三万年对手戏台词儿。

    结果对方只是去撒了泡尿。

    时吟好他妈气啊。

    她面无表情的,缓慢的退出了和赵编辑的聊天框,回到列表界面,点开了顾从礼的微信。

    两个人的对话只有那么几条,还停留在【消息已发出,但被对方拒收了。】

    时吟更气了。

    她想着,反正她也被拉黑了。

    那她现在说什么,顾从礼都看不见。

    摇光社漫画月刊《赤月》编辑部,赵编辑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回复,有点儿摸不清头脑的放下了手机。

    正是临近下班的时间,编辑部里气氛轻松,顾从礼手里拿着个牛皮纸袋子从会议室出来。

    赵编辑侧头:“主编,刚刚时一老师跟我问你来着。”

    顾从礼脚步微顿,神情漠然:“嗯?”

    赵编辑诚实道:“她好像找你有事,问你什么时候过去找她呢。”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赵编辑似乎看见他们这位冷若冰霜的主编大人表情有那么一瞬间好像变得柔软了起来。

    好像还笑了一下。

    赵编辑还没来得及确定自己是不是看错了,顾从礼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响起。

    简单说了两句,他挂了电话,指尖落在屏幕上,顿了顿,点开微信。

    最上头一个对话框,头像是个脑袋扁的像是一头撞在了墙上,看起来就很傻的猫。

    顾从礼盯着那只猫看了一会儿,想起上周女生戴着个毛绒发箍,一脸懵逼的站在门口看着他发呆的样子,觉得物似主人型。

    他点开对话框,进入到对方的资料界面,把人移出了黑名单。

    也不知是心有灵犀还是无与伦比的凑巧,刚好,两秒钟后,这个刚被从黑名单里放出来,并且自己还毫不知情的人,气势磅礴的发过来了一条消息。

    ——【顾从礼大!傻!逼!!!】

    顾从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