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睡够了吗 > 梅子汤与盛夏(2)
    酸梅汁还剩下小半杯,杯子被时吟紧紧捏在手里,人站在门口,发呆。

    还是赵编辑最先反应过来,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对着看了半分钟,赵编辑举在半空中的手放下了,看着她眨眨眼:“时一老师,您关门干啥。”

    时吟表情有一点点呆滞,直勾勾地看了他半晌,“啊”了一声,恍惚道:“他刚刚说什么?”

    赵编辑:“……”

    赵编辑:“他说他是《赤月》的新主编。”

    时吟点点头:“叫顾从礼。”

    赵编辑道:“对,顾从礼。”

    时吟目光幽幽看着他:“你不用重复,我知道他叫什么。”

    “……”

    赵编辑觉得最后一次一起工作了,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太计较。

    他深吸了口气:“时一老师,您开门吧,那就是我们主编本人,不是什么可疑人士。”

    时吟又不说话了。

    她就那么站在门口,捏着玻璃杯的手指力气很大,指尖泛了白。

    她发了十几秒的呆,恍恍惚惚地再次抬起头来,舔了舔嘴唇,紧张地问:“我现在看起来怎么样?”

    赵编辑没反应过来:“啥?”

    “我好看吗?”

    “……”

    平心而论,时吟五官虽然说不上多惊艳,但绝对算得上是个漂亮姑娘。

    即使她现在身上穿着一套纯棉长袖睡衣,脚踩毛绒拖鞋,脑袋上戴着个浅粉色的兔耳朵毛绒毛巾发箍,发际线处毛绒绒的碎发全被刷上去,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造型上看起来像是日剧和漫画里的那种网瘾宅女。

    她皮肤很白,鼻子挺翘,杏眼又黑又亮,明明整个人浑身上下都带着点儿提不起劲儿来的感觉,盯着你看的时候却又会给人一种十分投入的专注感。

    好像这个世界上,再没有比听你说话更重要的事儿了。

    赵编辑实在地说:“好看。”

    时吟终于放松了下来,抬眼肃然道:“那我开门了。”

    她的表情太严肃,纤细的小身板挺得笔直,看起来像是马上要会见国家主席了。

    被她搞的赵编辑不知道为什么也有点紧张,他不由得直了直腰,点点头:“开吧。”

    时吟重新转过身去,手搭上门把。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她会再次见到顾从礼,还是在这种情况下,好像还变成了她的主编。

    从老师变责编,顾从礼的涉猎范围可以说是十分之广了。

    时吟想起了自己刚刚脱口而出的那句“老师”。

    他应该是听到了,可是看起来像是没听到似的。

    看着她的眼神也没有一丁点儿的诧异,波澜不惊的的冷漠样子,反而显得时吟的激烈反应有点过度奇怪了。

    时吟有点懊恼的垂了垂眼,努力放松有点儿僵硬的唇角。

    女人,和老相识久别重逢,一定是要精致的。

    要从容,要淡定,要冷静,要若无其事。

    尤其是这老相识还牛逼哄哄的。

    她深呼吸了两次,面部表情调整到最自然端庄的样子,一气呵成,压下门把手,打开了门:“不好意思,我——”

    门口空无一人。

    时吟话音戛然而止。

    她捏着杯酸梅汤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空荡荡的楼道。

    牛逼哄哄的顾主编走得连人影都没有了。

    顾从礼这个人脾气大。

    时吟很多年前就发现了。

    虽然他看起来端得是冷漠薄凉,好像没什么事情能入他老人家法眼,没什么事情能让他在意,其实都是假的。

    他是一点儿不顺心都不行的少爷。

    客厅里窗开着,清晨空气清新,阳光很薄,时吟倒着躺在沙发上,腿挂着沙发靠背,直勾勾看着天花板。

    梁秋实端着碗牛奶走过来,另一手拿着麦片,放茶几上,倒好,勺子架在一边,屈指敲了敲桌边:“老师。”

    时吟身子往下窜了窜,头冲着地面,扬眼倒着看他。

    梁秋实嘴角一抽:“练瑜伽呢?”

    时吟长叹:“实秋啊……”

    “……”

    梁秋实面无表情:“秋实。”

    “实秋啊……”

    “秋实。”

    “球球。”

    “……”

    梁秋实给时吟当了一年的助手,知道这个人越搭理她她就越没完没了,连纠正她的欲望都没有了,干脆地抱了本漫画书坐在旁边沙发里看,不搭腔。

    时吟腿往旁边一侧,在沙发上整个人翻了个个儿,盘腿坐起来,无精打采地耷拉着眼皮:“球球啊,你谈过恋爱没有?”

    梁秋实一顿,抬起头来,一脸防备的看着她:“没有。”

    时吟捏过勺子,有一搭没一搭的搅了搅碗里的麦片:“哦,那有喜欢的人吗?”

    梁秋实重新垂头,专注于手里的漫画:“我永远喜欢木之本樱。”

    时吟沉吟了半晌,才缓慢问:“那如果你遇见了高中时候认识的人,并且你们以后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应该是要有亲密接触的,你会怎么样?”

    梁助手恍然大悟,秒懂:“老相好?时一老师您还早恋啊。”

    “……”

    时吟随手从沙发上捞了个抱枕丢过去:“我说什么了就老相好了?都说了是认识的人,你思想干净一点行不行?”

    梁秋实很懂:“反正就是喜欢过的人呗。”他身子往前倾了倾,神秘道,“这种还是要看,你想怎么样?”

    时吟:“还能有选择的?”

    梁秋实:“当然有,既然是年轻的时候喜欢的人,那就看你还喜欢不喜欢他了。”

    时吟愣住了。

    半晌,犹豫问道:“还喜欢呢?”

    “创造条件睡了他。”梁秋实答的干脆。

    时吟一言难尽地看着他,“不喜欢了呢。”

    “让他滚。”

    “……”

    梁秋实毕竟是个没有过恋爱经历的男人,还是个除了漫画和轻小说以外对任何事情都没兴趣的阿宅,女朋友是dva纱雾木之本樱,时吟不指望他能提出什么有建设性的意见或建议。

    顾主编三天前因为被关在门外干脆走人,到现在三天没再露面,既然是自己新责编,事后时吟从赵编辑那里要来了顾从礼微信,做了一晚上的思想准备,掏出纸笔写了无数份演讲发言稿,终于在临睡觉前下定了决心加他好友,准备道个歉,也要说说工作方面的事情。

    人算不如天算,时吟保持着每天晚上十点半一条的频率给他发好友请求,就这么连着发了三天,那边还是没通过。

    真是个祖宗。

    时吟第一天恍惚,第二天忐忑,第三天气得咬牙切齿,对着手机微信界面整个人帕金森似的抖,最终啪的一下把手机丢在床上,一脸愤愤地盯着亮起的手机屏幕。

    你牛逼,你伟大。

    你爱!加!不!加!

    老子不伺候你了行不行啊!

    时吟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扑腾着从床上爬起来,去浴室洗澡。

    洗手间镜子里的姑娘头发乱糟糟地披散着,脸色苍白,眼底重重的黑眼圈,整个人看起来无精打采的,一看就是没好好休息。

    她耷拉着肩膀,去冲了个澡,换上新睡衣,爬上床,靠着床头缩进被子里。

    ——又拿起了手机,对着微信界面发呆。

    ……

    时吟第一次见到顾从礼那年上高中,十七岁。

    正是最好的年纪,文理科刚分班,时吟年级第一名分进理科重点班,被老师和学年主任叫进办公室里去谈了个话,里里外外都是等着她给考个清华北大的意思。

    谈了十分钟,少女出了主任办公室,一改之前乖巧模样,挺得笔直的脊背也软下来,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准备去食堂。

    路过艺体楼,看见三三两两没穿校服的艺术生正从里面出来,稀稀拉拉往小卖部走。

    实验一中不仅在文化课方面出类拔萃,还是省里美术教育实验基地,艺体楼地下室有个大画室,给艺术生平时上课、还有高三集训用。

    老师的水平都很高,每年往清美鲁美输送不少生源,私下自己去找画室集训的虽然也有,但是大部分还是会留下。

    时吟就是那时候第一次看见顾从礼。

    男人就站在画室出口,表情淡,薄唇微抿,阳光下浅色的瞳仁又温柔又冷漠。

    额头鼻梁下颚,修长脖颈锋利喉结,连衬衫的褶皱都在漫不经心的勾人。

    路过的艺术生笑嘻嘻的,有女孩子红着脸,凑过去给他打招呼:“顾老师好。”

    他眼都不抬,只淡声应了一句。

    时吟不远不近的听着,喉咙动了动,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

    突然没由来觉得口渴。

    只觉得秀色可餐、耳朵怀孕这种小说里才会出现的词汇,原来也可以是真实存在的。

    本来,对于顾从礼通过她好友申请这件事,时吟已经不抱任何期待了。

    七月盛夏,空气燥热潮闷,时吟懒趴趴地靠坐在咖啡厅角落位置,手里捧着个素描本,耷拉着眼皮,透过巨大的落地玻璃窗观察外面的行人。

    “我跟你说话你到底听没听见?”

    “银行工作的,我看了照片了,长得也挺好,讲起话来慢悠悠的,是个稳当的性子。”

    时吟充耳不闻,依然是一脸提不起精神的样子,连眉毛都没抬一下,看得时母气不打一处来:“你现在还不觉得什么,等你过了二十五你就知道了,女人的年华是不等人的!”

    时吟头也不抬:“那也得二十五呢,我才二十三,再过两年吧。”

    时母直拍桌子:“你都二十三了!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怀了你了,你大学不谈个朋友么也就算了,这都毕业一年了,还动静都没有。你要是正常二十三妈妈肯定不催你的,但是你看看你现在,工作么也没个正经工作,天天就在家里呆着,怎么可能能认识优秀的男孩子呀?”

    时吟闻言,终于抬眼:“我工作怎么了?”

    时母眨眨眼,反应过来,不说话了。

    时吟全职画漫画这事儿,时家一家子人没一个同意的。

    国内漫画行业并不景气,说着好听是漫画家,业内也会叫声老师,其实真正赚钱的也就只有金字塔顶端的那么一些人,大部分也就是饿不死的程度,更有很多人甚至连温饱都解决不了。

    漫画行业萧条,纸媒方面有些规模的靠谱漫画出版社就那么几个,周刊月刊竞争激烈,有些人费尽心思甚至都拿不到一个连载资格,就算是取得了连载名额,人气投票拿不到名次,随时都会被腰斩。

    后来有了网络漫画,情况好转了不少。

    但老一辈的人依然没有几个承认这个行业的。

    在她们看来,所谓网络小说家,漫画家,电竞人这些职业,其实全部都是不务正业家里蹲,不如去公司里面找个蹲办公室的工作,每月拿几千块钱来得稳定正经。

    时吟刚决定画漫画的时候就和时家人发生过激烈的争吵,时父甚至说出断绝父女关系之类的气话,时吟也是倔性子,一个礼拜找好了房子,直接从家里搬出去住。

    关于这件事,也就成了家里的禁忌话题。

    时母一时口快,看到时吟的反应讪讪道:“反正你就去吃个饭,就当多认识个朋友,你要是不喜欢他,就让他给你介绍介绍他朋友。”

    时吟:“……”

    让相亲对象介绍帮忙介绍男朋友这种事儿,大概只有她妈想得出来。

    时吟正想着怎么说服母亲大人让她断了相亲的念想,放在旁边桌上的手机清脆一声,屏幕亮起。

    她放下手里的笔和素描本,拿起来划开瞧了一眼。

    下一秒,她瞪大了眼睛。

    通过了。

    竟然通过了。

    牛逼哄哄的,小肚鸡肠的,睚眦必报的主编大人,在晾了她快一个礼拜以后,终于通过她的好友请求。

    我通过了你的朋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啦!

    时吟眨眨眼,又眨眨眼,确定自己没看错以后,几天堆积下来的怨气消失的无影无踪,颤抖着手指小心翼翼地打字:【顾主编您终于加我啦!】

    一分钟过去,那边才慢吞吞地回复。

    也是三个字。

    连标点符号都懒得打。

    【点错了】

    时吟:“……”

    时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