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五章 来袭
    日出日落。

    喧嚣了一夜和整个白天的碎石镇,在入夜时分,又一次的热闹起来。

    人们看着那50匹战马和放在车上的战利品,议论纷纷。

    虽然后者有了遮掩,但只要不是傻子,就能猜到里面有什么。

    沃恩站在小镇的主路上迎接着得胜归来的霍尔一行,警惕的眼神却不由自主的看向四周。

    “放心吧,沃恩。”

    “我们有着足够的时间。”

    “至少还有一天!”

    霍尔这样的说着。

    “一天……”

    “我们的人手太少了,虽然我挑选了可信任的佣兵,但人数也就10人,加上我们的人,也只是勉强达到了原本民兵的数量而已。”

    年轻的民兵队长显得忧心忡忡。

    做为在碎石镇长大的年轻人,沃恩很清楚至高之路附近的一些家伙是怎么样的胆大包天和残忍无情。

    只要有着足够的利益,袭击一个小镇对于那些家伙来说,真的不算什么大事。

    事实上,每年碎石镇都会遇到袭击,但每次都有着燃烧黎明驻军的驰援,才让那些家伙没有得逞。

    可这一次不同!

    燃烧黎明出事的消息,虽然被极力掩盖,可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些零星的消息,还是被散播出来。

    这让至高之路附近的平民们不安、恐惧。

    也让那些操着特殊职业的家伙们兴奋不已。

    年轻人完全不敢想象50匹战马和相当数量的财富出现在碎石镇的消息被传出去后,碎石镇会面临什么样可怕的状况。

    “你要相信大人。”

    “再多数量的敌人,面对大人都是无用的!”

    “大人的强大,远超我们想象!”

    被秦然控制着的霍尔却是信心十足。

    在这位镇长的潜意识中,秦然就是无所不能,而且,每一件事都是完全正确,值得他为之用生命去履行的。

    “嗯。”

    年轻人点了点头。

    沃恩想到了昨晚的一幕。

    上百强盗被爆头的一幕。

    这一幕,让年轻人的心稍微平静了一些,可还有着些许忧虑。

    年轻的民兵队长实在是太在乎碎石镇了。

    因此,自始至终对方都没有发现霍尔称呼中的不妥之处。

    沃恩没有发现。

    与秦然有了三个月契约的斯纳克、布鲁、怀利三人却发现了不对劲。

    不过,深知秦然身份的三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很明智的选择了沉默。

    说出去对他们没有好处。

    还不如沉默。

    更何况,在三人看来以霍尔的身份面对着秦然称呼一声大人也不为过。

    但在三人的心底,却有些怀疑秦然究竟为什么要来碎石镇了。

    特别是选择在这个时候。

    要知道燃烧黎明可不单单是一个整体。

    它是由燃烧家族与黎明家族组成的。

    同样的,不单单是斯纳克三人。

    在碎石镇附近的一些隐秘之地内,那些消息灵通的强盗、土匪们也在密切的交谈着。

    “燃烧家族的庶长子出现在这里……”

    “真是让人在意。”

    “会不会和燃烧黎明受到袭击有关?”

    “谁知道呢?”

    “不过,碎石镇的财富,真让人垂涎欲滴!”

    “听说塞易尔为了活命,把‘沙盗’的藏宝库都搬空了!”

    “嘿嘿,可不单单是‘沙盗’还有‘碎颅者’‘熊人’几个的财富,也都被搬空了,尤其是‘碎颅者’,那家伙在这个时候一定暴跳如雷了,要知道那些战马可是他为了去黄金城交易而精心培育的。”

    “哪个不会暴跳如雷呢?”

    “塞易尔做为黄金城地下集市的联络人,这次算是完蛋了。”

    “他早该完蛋的!”

    “不过,碎石镇这下子要热闹了。”

    “不知道是燃烧家族的庶长子厉害,还是那些家伙们更胜一筹!”

    “不论哪一个,都是我们的机会!”

    “没错、没错!”

    “我们的机会来了!”

    ……

    这样的谈话接二连三的出现着。

    最终的结果就是诸多强盗、土匪开始向着碎石镇的方向聚集,特别是那些财产受到损失的人们。

    ‘沙盗’是一个独眼的中年人,贯穿了整个左脸的伤疤,虽然让对方的左眼瞎了,但是剩余的右眼却变得更加锐利。

    而这个时候,一丝丝猩红色的光芒正在那颗独眼内盘旋着。

    “塞易尔!”

    “燃烧家族的庶长子!”

    对方低声冷笑。

    听到这样笑声的强盗们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下意识的和自己的首领拉开了距离。

    但前进的速度更快了。

    ……

    ‘碎颅者’双眼圆睁,愤怒的情绪感染着四周,包括那个通风报信者在内,周围十几个人的头颅就这么的爆裂开来。

    红里带白的脑浆子喷散在对方的脸上、身上。

    对方完全不顾这些脑浆子,就这么的骑上了战马向着碎石镇而去,对方剩余的手下面面相觑后,紧紧的跟了上去。

    ……

    ‘熊人’如同对方的称号一样,站在那里就好似是一头大黑熊。

    健壮到完全不像人类的对方,拎着两根成年男性腰部粗细的狼牙棒仰天长啸,那健壮的身躯再次膨胀了数分,达到了令普通人瞠目结舌的程度,而那吼声更是令周围的地面都连连颤动。

    “死!”

    “我要你们死!”

    ……

    夜,越发的深了。

    月亮散发着淡淡的光辉。

    一些本来应该休息的商队,在这个时候却是连夜出发。

    没有向前,而是向后退去。

    这些在至高之路跑商的人可没有一个笨蛋。

    他们都知道一场大战将不可避免。

    而一些碎石镇的居民也面色惶恐的来到了治安所,想要得到确切的消息。

    但从接待他们的民兵队长那里,他们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消息。

    平民们一个个失望的离开了。

    有的躲会了家里,期望一切都会过去。

    而有的则干脆加入商队,准备先离开。

    后者绝对不是少数。

    看着后撤的队伍,沃恩想要阻拦,但却没有任何理由去约束这些人。

    对方只是商人和平民。

    唯一让沃恩庆幸的是他的手下和刚刚招募的佣兵并没有做逃兵,哪怕这些人面容上带着不安。

    “大家放心吧。”

    “有着大人在,我们一定会安然无恙的。”

    “就和昨晚一样。”

    沃恩知道自己必须要说点什么,稳定大家的情绪。

    不然真的会乱成一团,但年轻人完全想不到什么激励的话语,只能是从最让他心安的事情出发。

    让年轻人庆幸的是,昨晚的一幕,确实是震撼人心的。

    听到他所说后,这些民兵、佣兵们不安的神情稍缓。

    看着众人变得平静下来的神情,年轻人非但没有松了口气,反而越发的急躁。

    因为,他知道,此刻的秦然根本不在碎石镇。

    “该怎么办?”

    “该死的!”

    “一旦开战,2567大人不出现的话……”

    想到那个时候会出现什么情形的沃恩不由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他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只能是尽自己的能力来守卫镇子。

    “现在听我安排……”

    年轻的民兵队长开始安排任务了。

    由松杉木捆绑荆棘制成的特殊鹿角被一个个放在了碎石镇的入口。

    镇子的大门后,烧开的大铁锅中翻滚着粪便和一些草药,箭矢被一一浸没其中足足十几秒后,才被拿出来。

    这是最简单的抹毒手法,一部分源自猎人,另一部分则是霍尔军队的教导。

    两者合一后,足以让箭矢的威力上升一个台阶。

    一件件、一柄柄刚刚从强盗、土匪窝内找到的皮甲、长剑发到了民兵手中,民兵们换上了崭新的皮甲和长剑,开始领取箭矢。

    至于弓?

    都是自备的。

    而佣兵们拒绝了皮甲、长剑,他们更习惯自身的武器装备,但却没有拒绝弓箭。

    谁都知道,敌众我寡下,占据有利地形时弓箭的重要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除去担任放哨的民兵队长和镇长外,所有人都在抓紧时间消息。

    斯纳克三人一组在某处阴影中低声交谈着。

    “怎么办?”

    “该死的塞易尔向我们隐瞒了最重要的事情,他从没有告知我们,那些东西是‘沙盗’‘碎颅者’和‘熊人’准备交易的货物。”

    斯纳克面色凝重。

    秦然不在碎石镇的事情,斯纳克是知道的。

    所以,斯纳克在这个时候分外的紧张。

    因为,斯纳克很清楚‘沙盗’‘碎颅者’和‘熊人’三伙人,或者更加准确点说是,三个强盗团首领的可怕。

    最直接的证据就是,燃烧黎明曾经发布过悬赏,任意干掉三人中一个的人就可以获得‘骑士’身份,可以接收邑从的那种。

    而如果干掉三人中的两个,就会直接给予勋爵的身份。

    假如三个全部干掉的话,勋爵的身份将变成世袭,且燃烧黎明会给与一个相应的军职。

    从平民变为贵族。

    从贵族变为世袭贵族。

    从世袭贵族变为实权的世袭贵族。

    每一条都是那么的诱人。

    但‘沙盗’‘碎颅者’和‘熊人’三个首领除去一开始被燃烧黎明追逐的狼狈异常外,之后还是活得异常滋润,且声势越来越大。

    “不要忘了,我们来到至高之路的目的。”

    怀利笑着,故作轻松的说道。

    “没错,我们当初来这里是为了证明自己,干掉三个其中的一个或两个,让我们获得相应的身份,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能够同时对付倾巢出动的他们。”

    斯纳克长长叹息了一声后,目光看向了布鲁。

    “神射手的承诺,至死不悔。”

    布鲁简单而又直接的回答着。

    “承诺可是男人的浪漫,怎么能够反悔呢?”

    怀利也点了点头。

    面对两位好友的话语,斯纳克一翻白眼。

    “我没有说要反悔!”

    “我是说我们该怎么办?”

    “该怎么战斗?”

    斯纳克问道。

    “射他们!”

    “偷袭他们!”

    布鲁、怀利同时说道。

    而两位好友的回答,则让斯纳克一捂脸。

    “具体呢?”

    斯纳克有些不死心的问道。

    “用弓箭射他们!”

    布鲁抬起了自己的长弓。

    “用匕首偷袭他们!”

    怀利拿起了自己的匕首。

    斯纳克愣愣的看着两位好友,突然有一种想要流泪的冲动。

    “我就知道和你们来至高之路就是一个错误。”

    “我就不该离开黎明之都。”

    “我不离开黎明之都就不会在这里被人强迫签下了契约。”

    “我不被强迫签下契约,就不会和两个笨蛋一起死在这里。”

    双剑士喃喃自语着。

    不过,下一刻,蹲在那里喃喃自语的双剑士却径直站了起来,目光如电般的看向了碎石镇入口方向。

    哒、哒哒。

    微弱的马蹄声随着夜风传入了镇子。

    锵!

    斯纳克双剑出鞘,快步的向着镇子大门处走去。

    虽然嘴上唠叨,但双剑士行动上却从不会违背原则。

    承诺了,他就会去履行。

    哪怕没有契约。

    看着好友的背影,布鲁、怀利相视一笑。

    只有双剑士的朋友才会明白,对方在关键时刻是多么的可靠。

    “去吧!”

    “掩护交给我了!”

    布鲁说着一个纵跃就跳上了屋顶,拉开了弓箭。

    “去吧!”

    “暗地中的家伙,我帮你解决!”

    怀利向后一步,整个人潜入了阴影中。

    来自黎明之都的三人组展现着默契的配合。

    不过,这样的一幕却没有多少人看到。

    沃恩在听到马蹄声的时候,脸色就是一变。

    “完蛋了!”

    “2567大人还没有回来!”

    沃恩不是一个善于掩饰自己的年轻人。

    变化的脸色,让看着他的民兵们、佣兵们心底一突。

    然后,目光纷纷看向了身后的治安所。

    那里黑暗一片。

    没有一丁点的动静。

    相反,远处的马蹄声越来越响亮。

    民兵们、佣兵们的心随着这样的马蹄声不住的往下沉。

    一个佣兵忍不住的张嘴道。

    “那位大人会不会……”

    吱呀!

    话语声还没有说完,治安所的门就被从里面打开了。

    本该略微刺耳的开门声被马蹄声掩盖的微不可闻,但每个人都清晰的听到了,就仿佛是听到了让人欢喜的圣歌,每一个人都欣喜的看着那位一脸傲然、迈步而出的人。

    他们注视着对方缓步走进。

    他们倾听着对方不屑的言语。

    “卑微的蝼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