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章 手中
    ‘密市’的名称。

    一月开启一次的限制。

    都无不让秦然想到了‘掮客’。

    “从一年以前开始,‘密市’出现在碎石镇附近,定期贩售着市面上不常见的药剂、道具,吸引着来到至高之路的商人、佣兵、土匪、强盗们,还时不时的会出现一两件珍宝!”

    “不论怎么看,都和巨大城市内的‘密市’如出一辙啊!”

    “把这么明显的‘标志’放在碎石镇附近,还让‘莫迪’派人要彻底的毁掉碎石镇,这样的巧合……”

    在心底自语着的秦然微微眯起了双眼。

    从不相信巧合的秦然,闻到了阴谋的气息。

    因此,他需要知道这座‘密市’更加详细的信息。

    他想要知道‘掮客’再搞什么。

    当然,这极有可能是一个针对‘后来者’的陷阱。

    所以,秦然需要老比克同行。

    ……

    背着两个笼子和一捆新鲜青草的老比克略显艰难的走在结痂之地上,红色的、坚硬的、不规则凸起的地面,搁得老比克的脚生疼。

    但这位旅店老板却不敢有任何的抱怨。

    不仅仅是因为他身后站着秦然,还因为这是本地人所遵守的乡俗。

    本地人都知道,至高之路是天神芬里尔悲悯人间疾病、瘟疫和饥荒,而徒步走过来遍布铁荆棘的道路所形成的。

    随着天神芬里尔的脚步,他的鲜血开始在铁荆棘的道路上流淌,那些刀剑劈砍不断,烈焰无法吞噬的铁荆棘开始软化。

    最终,消失不见。

    一同消失的,还有人间的疾病、瘟疫和饥荒。

    以及……

    天神芬里尔。

    传说中,天神芬里尔耗尽了最后一分神力,被污染的躯干化作了结痂之地,这里寸草不生,都是坚硬的石头。

    但人们感谢着天神芬里尔。

    将这不毛之地尊称为至高之路,也尊称天神芬里尔为至高之神。

    但也有那些不屑、妄自非议芬里尔的人。

    当他们经过至高之路时,就会受到诅咒。

    出生在至高之路附近的老比克深深受到了这个诅咒的影响,根本没有敢对芬里尔有任何的亵渎。

    秦然也从简单的记忆中,知道这个传说。

    不过和老比克的恐惧、敬畏不同。

    秦然仅仅是对那位天神芬里尔保持了最基本的尊敬。

    因为,实力。

    真正的神灵,秦然见到过。

    每一个都不是大公无私的。

    甚至,从某些方面来说,其中的某些连一个正直的人都比上。

    起码,正直的人不会背叛朋友。

    传说中的这位天神芬里尔,秦然不知道对方正直的模样是什么,但对对方‘舍己为人’,却是有些不太相信的。

    因此,秦然只是尊敬着对方的实力。

    强者,理应尊敬。

    跟在老比克的身后,一直走到中午时分,两人才停下了脚步。

    “大人,就在前面了。”

    老比克指了指远处的一个山丘。

    从外表上看,这个山丘和一路走来的山丘没有什么两样,但在秦然的感知中,山丘内里,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在地下有着一片幽深、令人不舒服的气息,就仿佛是夜晚站在没有扶手的悬崖边,探着身子向下看去。

    除去黑暗外,就是无底深渊。

    秦然眯着眼打量着那里。

    一旁的老比克则掏出了水壶、干粮。

    都是旅途行人必备的东西。

    水壶很大,装着足够的水,干粮里掺着一些麦麸皮,让干粮更干燥,更容易保存。

    “大人,您需要吗?”

    拿着干粮和水的老比克询问道。

    秦然摇了摇头。

    就在老比克认为秦然不会吃饭时,却看到秦然也拿出了水壶和干粮。

    水壶很精致,而且,一扭开盖子,淡淡的香甜气息就飘散了出来,显然水里是加入了蜂蜜。

    干粮是精细的白面面包烤制而成,里面夹杂着一些脱水的葡萄。

    但最让老比克吃惊的是,秦然竟然从背包内扯出了一根火腿。

    看着秦然拿着小刀从火腿上切下肉片,放在白面包上细细咀嚼,时不时喝口水的模样。

    老比克突然觉得刚刚还算可口的干粮,变得难以下咽起来,尤其是那麦麸皮,更是卡着喉咙疼。

    水也是变得寡淡无味,泛起了淡淡的水腥味。

    老比克不敢向秦然讨要食物。

    因为,在老比克心底刚刚升起这个念头的时候,秦然就是一道目光扫来。

    目光中包含着的威压,径直让老比克感到窒息,眼前更是出现了一头远古凶兽在那细嚼慢咽般的幻觉。

    不能开口!

    开口讨要,就会被杀掉!

    不、不!

    是被吃掉!

    幻觉带来的信息,被老比克准确的接受到了。

    老比克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中,不仅战战兢兢,而且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打扰到秦然‘进食’。

    没错,就是进食!

    老比克从没有见过一个人会像秦然这样护食的。

    只有一些野兽才有。

    当然了,这样的话语,老比克是完全不敢说出来的。

    无疑,这顿午餐,注定了是煎熬的。

    在看到秦然收起水壶时,老比克真的是长出了口气,迫不及待的就背起那些必须要的道具,以比之前更快的速度上路了。

    很快的,他们来到了山丘前。

    老比克低头寻找着。

    当碰到一块巴掌大小的石头时,老比克脸上一喜。

    “找到了,大人!”

    说着,老比克用力一推石头。

    咔。

    机簧的响声中,山丘前的地面出现了一道暗门。

    暗门并没有关闭,从出现开始,就是敞开的。

    一股浓郁的、遮蔽阳光的黑色烟雾从山丘前喷射了出来,将站在那里的老比克笼罩其中。

    而秦然早在烟雾喷射的刹那,整个人就闪身躲到了一旁。

    不过,那股黑色的烟雾,却没有放弃。

    如跗骨之蛆般向着秦然袭来。

    “大人不需要抵抗。”

    “这是进入‘密市’的必要流程,只要置身其中我们就可以让公鸡打鸣驱散黑暗,看到黎明!”

    身在黑色烟雾中的老比克大声提醒着秦然。

    这不是第一次了。

    一路以来,老比克叮嘱过数次。

    可就和第一次一样,秦然同样不希望被这黑色的烟雾所笼罩。

    冒然的置身在‘掮客’设定的流程中,秦然只要不傻,就不会这么做。

    更何况……黎明。

    不就一直在他手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