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三章 萝卜、大棒
    秦然早已不是当初的菜鸟。

    可是对于地下游戏中出现的‘新信息’,秦然依旧不会小觑,特别是两个‘新信息’一起出现在一个特殊副本世界时,更是如此。

    坐在椅中的秦然回忆着从进入副本世界后所发生的事情。

    很快的,他注意到了其中的一点——

    “【治安官】的支线任务,只要是我出现在碎石镇就会出现!”

    “而在自动连环任务的前提下,按照眼前这个任务给出的内容,到了最后,我必然会真正意义上的掌控碎石镇!”

    “掌控了这个城镇自然会获得一份原住民的助力……”

    秦然眉头微微皱起。

    如果他的这个假设是成立的,获得一份原住民的助力,可不是什么值得高兴、期待的事情。

    因为,这意味着他还需要面对更困难、特殊的情况。

    例如……双线战场!

    而且,恰好的是,他眼前就有【身份】和燃烧黎明两个十分值得在意的信息。

    燃烧家族和燃烧黎明。

    同样的前缀,让秦然忍不住的发生了某些联想,尤其是当他擅长使用火焰时,更多的联想出现在了秦然的脑海中。

    在秦然的思考中,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年轻的民兵队长已经召集了所有能够召集的民兵。

    总共二十五人,出现在了治安所外。

    得到通报的秦然快步走出。

    “大人,所有人都召集齐了。”

    “有四个人之前在……”

    说到这,年轻的民兵队长脸上一片黯然,完全的说不下去了。

    “按照正式的流程,将抚恤金发下去,并且给予四人家属相应的关照。”

    秦然吩咐着。

    虽然他不熟悉四人,也不熟悉眼前镇子上的民兵体系,但他很清楚自己应该怎么做。

    至少,秦然看到,当他说出这句话时,眼前不少民兵的双眼就是一亮,满是敬畏的神情中少了一分忐忑。

    而这就是他想要的。

    在有了之前的猜测后,秦然就很清楚,他不仅需要一群服敬畏他的民兵,还需要这群民兵发自内心的服从他的命令。

    只有这样,才会在之后可能发生的事情中,获得相应的帮助。

    当然了,其中的一些家伙必须要剔除出去才行。

    秦然可不希望见到本该冲锋的时候,出现驻足不前的家伙,从而影响整支冲锋队伍的士气。

    甚至是因此遇到更糟糕的事情。

    想到这,秦然走到了装备简陋,人员素质残差不齐,数量更是少的可怜的民兵们面前。

    “我是2567,碎石镇新上任的治安官。”

    “我的过去无法告知你们。”

    “我的未来你们必然见证。”

    “胜利,我们一同欢享。”

    “死亡,我们一同经历。”

    “现在……”

    “有想退出的,请站出来!我以我治安官的名义发誓,不会追究你们的任何责任。”

    秦然大声的说道。

    在初期就精简本就人数不多的队伍,在他人看来是不智的,但远比真正出事后再做调整的好。

    至于一边完成【治安官】的一些列支线任务,一边再调整队伍?

    假如有着足够充沛的时间,秦然自然愿意这样做。

    可他很清楚,他的时间不多。

    他不仅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有关【治安官】的一系列支线任务,彻底的掌控整个碎石镇,还要快速的扩张碎石镇的武装力量。

    他已经落后某个家伙一步了,可不想要继续的落后下去。

    听到秦然的话,民兵们面面相觑。

    但却没有一个人行动。

    “我保证不会将今晚发生在这里的事情说出去,对外我也只会宣称你们是因为今晚的行动,而负伤离开了民兵的队伍。”

    秦然继续说道。

    语调不疾不徐,但却对‘今晚的行动’几个字加重了读音。

    几个本就面带犹豫的民兵听到时,身躯不由微颤。

    最终,那个在侏儒酒杯和饭盆内负责留守和搬运尸体时偷奸耍滑的民兵站了出来。

    “嗯。”

    “留下你的短剑,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秦然点了点头道。

    “大人,对不起了。”

    对方这样的说着,脸上的神情中也带着犹豫、歉意,但是动作却没有迟疑,直接解下了短剑放在原地后,就向着一旁的黑暗跑去。

    有了第一个的出现,第二个、第三个很快就出现了。

    随着一声声的对不起,秦然面前的民兵队伍迅速的缩水着。

    当停留了一分钟,再没有一个人离去时,人数锐减了近一半,只剩下十三个人。

    “还不错。”

    “比我想象中的好。”

    “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碎石镇的职业士兵,你们不需要再去负责农作,也不需要去放牧,我需要你们每天训练、战斗,而你们的生活所需,一切由我供养!”

    “沃恩,由你分配所需。”

    秦然说着,一个精致、鼓囊的钱袋抛给了年轻的民兵队长。

    年轻的民兵队长一把接住了钱袋。

    但钱袋的口子似乎并没有系好。

    哗!

    钱袋内的金币一下子就滑落了出来,跌落地面。

    月光照耀在金币上,立刻绽放出了刺眼的光芒。

    站在原地的民兵们,目光一下子就随之亮了起来。

    来路不正的金币,会让正直的人心生犹豫,可就算是再正直的人也不会拒绝正当手段得来的金币。

    秦然的目光将众多民兵的表情收入眼底后,马上再次大声说了起来。

    并且,不由自主的,秦然模仿着那位王女玛丽。

    “这只是一部分。”

    “你们跟在我的身后,我会向你们保证,你们将拥有以往想也不敢想象的名望、财富。”

    “你们或许是农夫、铁匠、木匠的儿子。”

    “但你们的儿子,一定不会再是农夫、铁匠、木匠!”

    “因为,他们有着你们这样的好父亲!”

    “愿意为他们今后富足生活,敢于拼命的父亲。”

    满是激励的话语,让眼前的民兵们一个个面色激动,呼吸粗重,他们仿佛看到了秦然所说的一切。

    那样的情形让他们动力十足,士气高昂。

    那样的情形让他们对秦然的命令一丝不苟。

    顿时,刚刚安静下来的碎石镇,又变得人声鼎沸,且暗流涌动。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