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一章 端倪
    霍尔的干尸如同是膨胀的气球,在秦然的注视下,迅速的从一具半干尸变为了一个正常的人。

    有着呼吸,面色红润的人。

    “该死的‘燃烧家族’我一定要……”

    霍尔在睁开样的同时,说着这样的话语。

    然后,霍尔就看到了,站在面前,居高临下看着他的秦然。

    威胁的话语戛然而止。

    秦然面色平静的看着借尸重生的霍尔。

    眼前的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中。

    当秦然从火鸦的视线中看到这些靠近的强盗时,事情就变得显而易见起来。

    那个位于侏儒酒杯和饭盆内的密室,就是为强盗们提供物资的周转站。

    艾迪商队做着普通商人不会做的活计。

    并且,镇长霍尔也加入其中。

    甚至,是由这位表面上公正的镇长,来指使艾迪商队完成的。

    期间,治安官彼得斯可能发现了端倪,被霍尔迅速的灭口,且伪造成了和强盗战斗而死的情形。

    担心败露,霍尔对之后的治安官也是这样处理的。

    一直到他的出现为止。

    或者说,是他恰巧出现在强盗.团.要血洗碎石镇时,这位镇长才会变得迫不及待,当天就选择下手。

    至于霍尔为什么要杀鸡取卵的配合强盗.团.血洗碎石镇?

    也不难猜测。

    一个军旅生涯的战士,可是没有机会学习到眼前霍尔所展示的能力。

    而想要学习这样的能力怎么会不付出代价?

    简单的说,霍尔也不过是枚棋子,和艾迪商队的本质是一样的。

    你说霍尔天生就有这样的能力?

    那是不可能的。

    虽然因为血脉,有人天生就不凡,但霍尔绝对不是,不然也不会离开燃烧黎明返回碎石镇了。

    “你背后的人是谁?”

    秦然淡淡的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会……”

    “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哪怕是一个字!”

    “我们也一定会报复你!”

    “让你品尝恐惧、绝望的滋味!”

    霍尔一怔,似乎因为借尸重生后,大脑受到了某种损伤,有些不太清醒,几乎是下意识的问了一个十分愚蠢的问题。

    不过,话一出口,霍尔自己就反应了过来。

    这位镇长马上恼羞成怒的吼道。

    秦然面对着这样的吼声,双眼直视对方的双眼。

    愤怒的霍尔迅速的平静下来。

    眼神从抗拒变得服从。

    “是的,大人。”

    “我会告知您想知道的一切。”

    霍尔从地上爬起来,单膝跪地的说道。

    刚说完,这位镇长就马上匍匐在地,亲吻着秦然的靴子。

    早已知道【梅斯丽之戒】效果的秦然毫不奇怪,转身向着碎石镇走去。

    紧闭的大门,马上打开了。

    所有人为走来的秦然让开了一条通路,同时用呆滞的目光注视着秦然,以及……无比恭敬走在秦然身后的霍尔。

    发生了什么?

    所有人都在这样问着自己。

    从刚刚的一幕来看,镇长霍尔和眼前的一切都脱不了干系,可是之后霍尔的举动,却让所有人不解。

    “月之子!”

    “控制人心的月之子!”

    人群中这样零散的嘀咕声不住的响起,让周围的人面带恐惧。

    月之子,对于至高之路附近讨生活的人来说,可不是什么好的词汇。

    虽然月亮一向代表着浪漫,但月之子可不是。

    除非是想寻死,不然谁也不想要碰到月之子那种可怕的生灵。

    人群中,几个穿着打扮和周围人差不多,但气质隐隐不同的人,也是面色凝重。

    不过,并不是因为这样零散的嘀咕声,而是因为霍尔之前的喊声。

    “‘燃烧家族’的人吗?”

    “发色、瞳色不是赤红……是那位燃烧侯爵的庶长子!”

    “该说不愧是被黎明之都津津乐道的人吗?”

    几个人互视了一眼后,迅速的隐入了人群。

    ……

    在碎石镇外某处阴影中,一辆宽大的马车隐匿其中。

    站在马车边的怀特从头到尾目睹了发生在碎石镇的一切。

    从近百盗贼团爆头全灭,到霍尔臣服的转变,这位燃烧侯爵的管家都看在眼中,对方严肃、刻板的脸上多出了一分笑意。

    “果然如侯爵大人预料的那样……”

    “您已经准备好了一切。”

    “燃烧的火焰,无惧黑暗。”

    “燃烧的意志,无惧恐惧。”

    “燃烧的心灵,无惧绝望。”

    “请您,多保重。”

    管家向着碎石镇的方向一鞠躬。

    然后,不在停留。

    宽大的马车从隐秘之处驶出,以远超常人想象的速度向着黎明之都而去,在月光下马车车厢一侧的火焰徽章仿佛如同真正的烈焰,不仅跳跃,还在熊熊燃烧着,而在烈焰中一颗额生双角的头颅若隐若现。

    ……

    一直跟在身上的视线越来越少,当秦然返回治安所时,最后一道视线也消失了。

    对此,秦然无动于衷。

    对于没有恶意、杀意的目光,秦然一向如此。

    不然以他‘天选者’精神属性加持后的敏锐感知,不用多少天,就得成为一个疑神疑鬼的神经病了。

    不过,之前目光中的一些,秦然还是记住了。

    因为,那些目光,比一般人强。

    强大的,总是显眼的。

    坐在了之前的椅子中,秦然看向了眼前的霍尔。

    不需要秦然多说什么,霍尔就很干脆的说了起来。

    “大人,一个叫做‘莫迪’的人和我单线联系。”

    “他会给予我一些任务,然后教导我一些秘术做为酬劳。”

    “一开始只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但之后却变得让人无法接受,可我已经无法回头了。”

    “从我用对方的秘术开始治疗自己的暗伤时,我就已经回不了头。”

    秦然点了点头,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

    那个叫做‘莫迪’的人,手法并不稀奇,就好似在某些灰色地带的场所里,这样的事情屡见不鲜。

    每次都给与一点甜头,包括但不限于金钱、女人,等到对方泥足深陷、不可自拔的时候,再一刀宰下去狠狠的放血。

    “这一次对方需要足够多的鲜活生命,让我配合那些强盗.团.屠戮整个镇子!”

    “那家伙从最开始就是抱着这样的打算。”

    “而我毫无所觉。”

    被【梅斯丽之戒】控制的霍尔,完全的从以往的束缚中挣脱出来,脸上带着浓浓的愧疚。

    “有关那个叫做‘莫迪’的人,你还有什么知道的吗?”

    秦然问道。

    “对方很神秘。”

    “不仅每次单线和我联系,而且从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见面。”

    “我尝试过跟踪对方,但每一次都失败了,再被一次警告后,我彻底的放弃了这个想法。”

    “不过,对方似乎对至高之路附近很陌生,会犯一些常识性的错误。”

    霍尔回答着。

    “陌生?”

    “常识性的错误?”

    秦然眯起了双眼。

    他想到了一个猜测。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