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章 月之子
    霍尔,碎石镇的镇长。

    不是贵族出身,更没有爵位,但曾经的军旅生涯,让这位雷厉风行、公平处事的镇长,深受碎石镇镇民的爱戴。

    只不过,此刻这位镇长却被从‘侏儒酒杯和饭盆’的密室中抬了出来。

    不同于刚刚死亡的艾迪商队等人,这位镇长不仅死去的时间已经相当的长,而且尸体还经过了处理,呈现出一种半干尸化的模样。

    “这、这怎么可能?”

    “早上的时候,我还和镇长打过招呼的!”

    老比克看着地上的尸体,一脸的不可置信。

    秦然皱眉沉思。

    当然不会是因为老比克的话语。

    对方早上打招呼的那位‘镇长’必然是假的,这是毋庸置疑的,但令秦然不解的是,对方既然干掉了原本的镇长,假冒对方,且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没有被发现,那么自然是经过了长时间的谋划,绝对不是一时兴起。

    而在这样的前提下,对方为什么要保留镇长的尸体?

    还经过了一些必要的处理,不让虫豸啃食尸体。

    这在秦然看来,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是多此一举的。

    下意识的秦然蹲下身体,细细的检查了眼前的尸体。

    尸体表面没有任何的伤口。

    骨头也都完后无损。

    “毒杀吗?”

    秦然猜测着,目光落在了尸体的后脖颈处,那里有着一处纹身:火焰中升起的半个太阳。

    对这个纹身,秦然可不陌生。

    在他被灌输的简单记忆中,有着这个纹身的来历:燃烧黎明!

    只有燃烧黎明的士兵才会有着这样的纹身。

    “霍尔出身燃烧黎明吗?”

    为了确认,秦然问着身边的人。

    “是的,霍尔镇长在十年前曾是燃烧黎明的士兵,负伤退役后才回到碎石镇,担任着镇长。”

    “那位治安官彼得斯大人也是。”

    “两人曾是很要好的朋友、战友。”

    马可,那个还算镇定、冷静的民兵回答道。

    “原来是这样。”

    秦然的目光再次扫过密室内除去尸体外的东西,铁器、铜器还有一些被捆好的牛皮,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

    沃恩带着一队四人靠近了镇长办公室。

    年轻的民兵队长一挥手。

    四个民兵中的一个立刻上前检查大门后,向着身后一打手势。

    门,没锁。

    看懂手势含义的年轻人,立刻带着剩余的三人上前,以尽可能轻的方式推开了门。

    常年上油的门轴,并没有发出刺耳的声音就被推开了。

    年轻人的目光打量着漆黑一片的房间。

    猎人出身的沃恩,对于黑暗并不陌生,眼睛更是能够极快的适应着黑暗,所以,他很快就看到了倒地的镇长。

    对方面朝下,看不清面容,但是身形和衣着,应该就是他所熟悉的镇长。

    年轻人马上冲手下人比划了一个警戒的手势后,就小心翼翼的靠近着倒地的镇长。

    越是靠近,年轻人的心就越是往下沉。

    从他进入房间开始,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听到一声源自镇长的呼吸。

    而当他的手掌触碰到倒地镇长的小腿时,那颗心直接沉入了谷底。

    僵硬的身体,足以告知年轻人这是一具尸体。

    “该死!”

    年轻人心底一声咒骂。

    对于霍尔,年轻人是十分尊敬的,要知道,他的剑术、读书识字就是对方和早已死去的治安官彼得斯所教。

    两人对年轻的民兵队长来说,就是老师、家人。

    一年前治安官彼得斯的死,就让年轻人心底发狂、愤怒,但在霍尔的劝说下,年轻人还有着理智。

    而这个时候,面对着霍尔的死,缺少了劝说者的年轻人很快就被愤怒所淹没。

    但他并没有忘记地上霍尔的尸体。

    “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心底带着这样的誓言,年轻人抓住了霍尔的尸体,就准备将尸体拖出去。

    可就在年轻人的双手同时抓住霍尔的尸体时,年轻人身后本来开启的房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那守在附近的四个民兵更是头颅被连续扭动了数圈,在颈椎断裂的响声中,仅仅发出了一声闷哼,就没有了声息。

    年轻人在异变发生的一刻,就握紧了手中的长剑。

    但没有任何的作用。

    无形的力量束缚了年轻人的身躯,将年轻人悬挂在半空。

    然后……那具尸体动了。

    以违反人体运动的方式,上半截身躯就这么直直的转了过来,腰部的肌肉在这样的转动下,形成了一个诡异的螺旋。

    只是,与对方那浑浊的双眼相比,这样的肌肉螺旋又不算什么了。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啊!

    眼球如同是布满了裂纹的玻璃球,不仅浑浊,而且裂纹上充斥着一种猩红的光泽,哪怕是在这漆黑的房间内,也是清晰可见。

    “沃恩、沃恩。”

    “为什么出现在这里的会是你?”

    “我原本不打算让你这么早死的。”

    属于霍尔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是谁?”

    年轻人的身体被限制了,但声音却没有受到限制。

    “我是谁?”

    “我是霍尔,碎石镇的镇长霍尔啊!”

    “而且,我还曾教导过你剑术、读书识字,你不会就这么的忘了吧?”

    对方笑了起来。

    “我所认识的霍尔镇长,可不是你这样的怪物!”

    年轻人狠声说道。

    “激怒对手,寻找破绽?”

    “唔。”

    “这是我在第一堂课上教过你的东西,只是……你掌握的不怎么样啊!”

    “我记得我告诉过你,这样做的前提是你要充分的了解对手才行。”

    “而你了解我吗?”

    “或许你了解曾经的我。”

    “但是!”

    “现在的我,是你无法想象的!”

    “我是远超凡人的!”

    “我会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力量!”

    对方嘲笑着年轻人的无知。

    对方缓缓的抬起了双臂,房间中的家具随着对方这样的动作纷纷悬浮了起来。

    “看到了吗?”

    “这样的力量是你们无法想象的!”

    “是……”

    狂热的语气中,对方的声音戛然而止了,一只从阴影中伸出的手掌捏住了对方的脖子。

    烈焰从手掌中升腾。

    上一刻还在向年轻炫耀的对方,这一刻只能是哀嚎出声,并且,迅速的化为了灰烬。

    但事情远没有结束。

    ……

    碎石镇外,一个骑在战马上的壮汉抬头看着夜空中的月亮,从怀中掏出了一张卷轴,迅速撕开,抛向了空中。

    呼!

    一阵黑色的风从卷轴中吹出,化为了一朵乌云遮挡着月亮。

    还算明亮的月光一下子就黯淡起来,让天地变得昏暗一片。

    做完这一切的壮汉没有犹豫,高高举起手臂,用力一挥。

    顿时,近百人的队伍出现在了壮汉身后,他们一个个面目狰狞,杀意毕露,手持刀剑、弓弩。

    在壮汉的带领下,迅速的靠近着碎石镇。

    不论是平日里再怎么桀骜不驯的家伙,这个时候都是老老实实的听从命令。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时间不多。

    而在这有限的时间内,他们必须要冲入碎石镇才行。

    看着夜幕下越来越近的碎石镇,这队人马不需要谁提醒,就开始自发的调整着状态,而在到达了理想的距离后,更是无比默契的发动了冲锋。

    轰隆隆!

    上百匹战马同时发动了冲锋,在这寂静的夜晚中,如同是雷鸣一般。

    守在碎石镇门口的民兵,还没有反应就被撞飞了,惨死在了后续马蹄下,成为了一滩肉泥。

    而这伙早有准备的家伙们,将一支支点燃的火把扔向了四周。

    呼!

    碎石镇的大门、大门附近的房屋,瞬间陷入了火海。

    制造混乱、杀戮,是这群家伙最擅长的。

    也可以说是至高之路附近强盗们最擅长的。

    没错,这伙人就是一群强盗。

    不过,和一般的强盗不同的是,他们更有组织,战斗力更强。

    同样的,也比一般的强盗更加的残忍。

    “杀!”

    “给我杀!”

    “哈哈!”

    带着一声声狂笑,迅速攻破了碎石镇大门的强盗准备扩大战果了。

    财富、女人,他们一个都不会放过。

    要知道,为了今天的行动,他们可是等了一年之久。

    任何人都不能够阻挡他们。

    任何人也不要想去阻止他们。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强盗纷纷发现了不对。

    安静!

    太安静了!

    没有往日里遭到袭击后,被袭击者的哭喊声。

    甚至……可以说没有人。

    除去最开始碰到的民兵外,他们连一个人都没有碰到。

    做为在至高之路附近最臭名昭著的强盗.团.伙之一,眼前的强盗们除去远超他人的残忍之外,还有着警惕。

    他们一个个勒住了战马,举目四望。

    特别是领头的壮汉更是向后撤了一段距离,躲入了人群中。

    但这并没有用。

    他们什么都没有发现。

    安静的小镇上,依旧什么声响都没有,连个人影都没有。

    不!

    硬要说声响的话,是有的。

    熊熊燃烧的烈焰声!

    烈焰吞噬着木质的房屋,木头房梁发出了啵啵的脆响,一股淡淡油脂的香气不自觉的充斥其中。

    几个强盗下意识的耸动着鼻子。

    “烤肉?”

    一个强盗更是自语了一声。

    然后,他就发现,周围的同伴正在惊恐的注视着他。

    强盗下意识低头看去,顿时大惊失色。

    不知何时,火焰燃烧在了他的身躯上,并且快速的将他吞噬了。

    “啊!”

    临死前的哀嚎惊动了所有的强盗。

    接着,这些强盗就惊恐的看向了身后,燃烧着的小镇大门。

    那里的火焰如同是活了过来一般,不停的吸收着周围的火焰,片刻后,一个十几米高的火焰巨人就出现了。

    吼!

    一声低吼,磨盘大小的火球在火焰巨人手中凝聚着。

    领头的壮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宛如羊羔般待宰的碎石镇,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变化,但他知道现在最应该做什么。

    “撤!”

    一声令下,所有的强盗开始逃窜了。

    至于和某人的约定?

    领头的壮汉顾不上这么多了。

    更何况,在对方看来,约定之类的,本身就是为了撕毁的。

    啪、啪啪!

    强盗们用力的抽打着战马,希望战马跑得更快一点。

    可结果却是与那火焰巨人越来越近。

    绝望的情绪开始在强盗群中漫延。

    尤其是当一枚枚磨盘大小的火球,在强盗群中不停的爆炸,强盗和座下的战马不停的被炸得分身碎骨时,这些凶狠的强盗崩溃了。

    砰!砰砰!

    他们的头颅如同被卡车碾压而过的西瓜般,一个个的爆裂开来。

    领头的壮汉也不例外。

    最多,也就是在死前,比手下多出了一分明悟:这是幻觉!

    这当然是幻觉。

    由【半死人之凝视】的【亡者凝视】和【恐惧幻象】组成的致命幻觉。

    这伙强盗根本没有冲破碎石镇的大门。

    更没有抛出点燃的火把。

    事实上,在距离碎石镇还有几十米的距离时,他们就全都爆头而亡了。

    碎石镇外,年轻的民兵队长,带领着手下的民兵,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身后不远处聚集起来的商队护卫、佣兵们,更是面带惊骇。

    实在是太让他们难以置信了。

    做为在至高之路附近讨生活的人,他们并不是没有见过以一敌十、以一敌百的强者,但是像这种仅靠一个眼神就让一支强盗.团全灭的人,他们却都是第一次见到。

    不由自主的,所有人都看向了站在碎石镇大门外的那道身影。

    遮挡着月亮的乌云,这个时候在夜风的吹动下,已经缓缓散去。

    照耀在鸦羽上的黯淡月光,一下子就明亮了起来,让那道身影仿佛是从月光中诞生的。

    特别是那淡然的眼神与神情,在月光下更是多出了一抹从容不迫的优雅,就如传说中月夜下的贵公子一般。

    “月之子?”

    一抹惊疑不定的低呼声响起。

    这样的惊呼声,立刻引起了阵阵的议论。

    所有人看向秦然的目光马上变得不同了。

    惊讶、狂热、敬畏、恐惧不一而足。

    但秦然却没有理会这些议论和目光。

    他一抬手,将霍尔的干尸仍在脚边,静静的等待着。

    十几秒后,异变突生。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