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六章 自语声与呼噜声
    ‘吞噬者’首尾断成两截。

    但,并没有死亡。

    带着头颅的一半身躯,发出一连串的惨呼,在天空中打着滚,剩下的一半身躯则是被蚕食着。

    小巧的地狱魔蛛猛地一吸气,足有数十个纳威亚城大小的‘吞噬者’残躯就瞬间缩短到了几厘米,粗细更是头发丝一般,被地狱魔蛛一张嘴就吞了下去。

    满足、雀跃的情绪传递到秦然的心底。

    接着,地狱魔蛛消失在了护腕上。

    随即【魔尔朵思之巢】一层暗金色的光芒迅速的流转着。

    “该死的虫子!”

    只剩下一半身躯的‘吞噬者’愤怒的大吼着。

    ‘吞噬者’不知道秦然为什么能够爆发出那样的一剑,也不知道为什么接连出现令它感到颤栗的东西。

    但它知道,它的一半身躯被吞噬了。

    被吞噬了身躯的‘吞噬者’。

    这不仅是最恶劣的玩笑,还关乎到它的实力。

    即使心底再颤栗,它也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强忍着疼痛,‘吞噬者’调转身躯向着秦然扑去。

    筋疲力尽的秦然半靠在欲.望之兽上,双目跃过了扑来的‘吞噬者’,而是看向了荆棘女士。

    他冲着,那位女士挥了挥手。

    仿佛是告别。

    下一刻,秦然连带着欲.望之兽消失不见。

    扑空的‘吞噬者’大声吼叫着。

    “卑劣的虫子!”

    ……

    这样的吼声,哪怕秦然已经返回了游戏房间,都让他耳中充斥着嗡鸣。

    晃了晃发昏的头颅,秦然下意识的就想抬手揉揉太阳穴,但浑身的无力感,让他连根手指都动不了。

    短时间内,连续两次消耗全部的体力,特别是第二次,融合了数股本源之力爆发出,前所未有强大的【晨曦之剑】,哪怕是秦然体质已然是新晋1级别,也是受不了的。

    “2567,你没事吧?”

    早一步返回游戏房间的含羞草看着秦然的模样,担忧的问道。

    “还行。”

    “体力消耗过度。”

    秦然如实的回答着。

    “你需要体力恢复药剂吗?”

    含羞草问道。

    秦然马上一点头。

    有能够快速恢复体力的药剂,他可不会拒绝。

    虽然游戏房间理论上是绝对安全的,但是秦然依然讨厌现在这种软弱无力的状态。

    见到秦然点头,含羞草马上就拿出了两支体力药剂。

    不同于普通的体力药剂,以秦然的【魔药学】等级,仅看色泽就能够猜到那是高级货色。

    秦然想要抬手接过药剂。

    可虚弱的身体,让他根本无法做到平时这种随意的动作。

    “我、我来喂你。”

    看着秦然的模样,含羞草略带结巴的说道。

    然后,没有等秦然回答,就扶起了秦然,让秦然靠在他的怀中,将手里的试管拔掉瓶塞后,一点、一点,小心翼翼的喂着秦然。

    两支恢复体力的药剂全部喂秦然服下后,温热的感觉从胃中散发出来,流转全身,仿佛是泡温泉般的舒适感,让秦然不由自主的闭上了双眼。

    接着……

    秦然睡着了。

    系统的遮掩,让含羞草无法看清楚秦然的真实面目,但响亮的鼾声却在告知着含羞草,秦然的疲劳。

    对此,含羞草从不会怀疑。

    副本世界中一直跟在秦然身后的含羞草,可是知道秦然的生活节奏,除去必然的战斗外,除非必要,不然秦然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不会休息,不是在寻找副本世界中有价值的线索、信息,就是在推断、完善计划。

    含羞草从没有见过这么拼命的人。

    对!

    就是拼命!

    他见过努力的人。

    但努力的人和秦然相比较,却还差了一点。

    “你为什么要这样拼命呢?”

    “不过,也就只有这样拼命的你,才能够在短时间内,达到现在的程度。”

    “真是……”

    “了不起。”

    含羞草看着熟睡的秦然,轻声自语着。

    不过,说着说着,含羞草突然想到了什么,被系统遮掩的容颜上出现了一抹羞怒的神情。

    “下次有什么计划一定要提前告诉我……”

    “我、我怕高的。”

    “但你和我提前商量的话,我、我会努力克服的。”

    羞怒的含羞草没有将靠在怀中的秦然扔在地板上。

    以含羞草的性格根本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而且,含羞草的羞怒很快就消失了。

    来得快,去得更快。

    剩下的就是含羞草的自语。

    “还有那个蛇……”

    “那么大的蛇,我第一次见,真是太可怕了。”

    “而且,比上次吓哭我的蚯蚓都丑陋多了。”

    “你知道吗?”

    “那次我是为了种一束波斯菊,亲手去挖泥土的,谁知道会出现蚯蚓……”

    ……

    轻声的自语断断续续。

    呼噜声却是越发的响亮了。

    而在这越发响亮的呼噜声中,含羞草越发的自然了。

    不仅是拘束的感觉,逐渐的消失了,就连声音中也出现了平时所没有的活力。

    虽然没有人听到这个声音。

    真的没人听到?

    或许吧。

    ……

    华尔威街13号外,无法无天叼着雪茄焦急的等待着。

    做为资深玩家,他很清楚在没有准备充分的时候就去进行副本,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

    事实上,不要说是没有准备充分,就算是充分准备了,随着副本次数的积累,难度的提高,也会是危险重重。

    不然的话,也就不会出现那些副本世界失败的玩家了。

    “该死的奸商!”

    无法无天近乎咬牙切齿的道。

    他很讨厌‘掮客’,从看到对方的第一眼开始,就觉得讨厌,感觉对方总是假惺惺的,就好似是带着笑脸的毒蛇。

    但他没有想到还是低估了对方。

    对方竟然早就开始谋划第二个唯一称号。

    甚至,不惜改变原有的称号副本进程。

    无法无天不知道怎么改变这个进程,但他知道这样做必然会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就算是以‘掮客’的财力想要做到这一步,也是不简单的。

    “破釜沉舟吗?”

    “还是稳操胜券?”

    无法无天深吸了口雪茄,目光突然变得深邃,一挺加特林机枪瞬间出现在他的手中,枪口对准了一侧的阴影。

    “朋友,这里是私人领地,拒绝陌生人拜访!”

    无法无天缓缓的说着。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