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二章 声驱日月
    含羞草高亢的尖叫声,立刻吸引了天空中的诸神。

    看着飞上天的含羞草,诸神们皱眉不解,但却没有分神去查看。

    他们清楚他们的敌人是谁。

    ‘吞噬者’也是一样。

    甚至,更加的高傲、不屑。

    诸神至少还看了一眼,但‘吞噬者’却完全的没有理会。

    在‘吞噬者’的感知中,含羞草这样的凡人连食物都算不上,只能算是虫子。

    这样的虫子,只配饲养它的‘鳞片’。

    所以,‘吞噬者’并没有移动。

    相反,它还是按照原本的意愿,舒展着自己的身躯。

    庞大的身躯被束缚在那个狭窄的地方太久了,必须要好好的放松一下。

    然后……

    就是吃了这些家伙!

    心底骤然而起的杀意,令‘吞噬者’的蛇信子猛地吞吐了一下。

    嘶!

    如同是一条宽阔街道的蛇信子在空中带起了一阵狂风。

    狂风吹过诸神的身躯。

    冰冷刺骨。

    全身战栗。

    以勇武好斗而闻名的勇武之神,灵光抖动,显然是身躯在颤抖。

    同样争强好胜的战争之神,这时更是大气都不敢出,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吞噬者’的身上。

    而剩余的神灵却没有一位会嘲笑勇武、战争之神。

    因为,他们也是一样。

    身为神灵的他们,很清楚‘吞噬者’是什么样的存在,有着多么强大的实力。

    特别是荆棘、宽恕、丰收三神。

    三位在纳威亚城建立之初就出现的神灵,对那份强大的实力有着充分的认知。

    在他们三位的心中,那已经不是强大了,而是完全可以称之为恐怖。

    假如他们中的任意一个,在其它地方遇到‘吞噬者’的话,恐怕会很干脆的转身逃走。

    可在纳威亚城。

    他们却无法逃走。

    不同于凡人封神的那些,他们这些神灵是特殊的,是无法离开纳威亚城的,是只能和纳威亚城共存亡的。

    荆棘、宽恕、丰收三神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的决绝。

    “我来充当先锋!”

    宽恕之神说道。

    这个先锋的位置,本该是雷霆之神来做,不仅是对方的强大,还因为对方的神职隐隐克制着‘吞噬者’。

    但是现在?

    随着‘吞噬者’的出现,雷霆神庙还是毫无动静,甚至连一位祭司、执事都没有出现来看。

    那位雷霆之神不是悄然陨落了,就是又在玩着自作聪明的把戏。

    就好似三百年前的那次。

    但不论对方在做什么,他们都不可能再等下去了。

    ‘吞噬者’不会给他们这样的时间。

    “我负责支援!”

    丰收之神说道。

    “我来指挥!”

    荆棘之神说道。

    周围的神灵们点了点头。

    然后,诸神蓄势待发,等待着荆棘之神的号令。

    ‘吞噬者’不停的吞吐着蛇信子。

    它看不到。

    但它的感知,足以让它对一切了然于胸。

    嘶嘶!

    蛇信子再次的喷吐。

    依旧带起了狂风,但却没有了之前的杀意,反而是一股浓浓的嘲笑。

    “愚蠢!”

    狂风中,如同是炸雷般的响声,传入了每位神灵的耳中。

    属于神灵的光辉,又一次的抖动起来。

    可浓郁的战意却在诸神间汇聚着,不如光辉五彩夺目,却足够厚重,就如同厚重的大地。

    吹过的狂风,停歇了。

    天空中的云,静止了。

    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至于含羞草?

    这个时候谁会在意一个凡人?

    含羞草早就被遗忘了。

    哪怕他即将撞在‘吞噬者’的‘鳞片’上。

    而就在这时,荆棘女士的双眼中猛地闪过了一副画面,她那被光辉所遮挡的容颜上,浮现了一抹不可思议。

    接着就变为了欣喜。

    “进攻!”

    毫不犹豫的,荆棘女士一声令下。

    宽恕之神手中的长枪平举,向着‘吞噬者’发动了冲锋。

    汇聚着光辉的长枪,速度绝伦,就如同流星一般,划过了天空,准准的刺在了‘吞噬者’的头颅。

    但……

    叮!

    火星四溅。

    速度绝伦的一枪,却只在‘吞噬者’的额头上留下一个浅浅的白印。

    然后,宽恕之神刺出了第二枪。

    相较于速度绝伦的第一枪,这一枪更快了。

    如果说,宽恕之神的第一枪好似流星划过了天空,那么,这一枪就是光束了。

    几乎是在出现的时候,就要命中目标。

    但就是这样的一枪却被挡住了!

    成千上万张怪嘴密密麻麻的叠加在一起,如同是瞬移的盾牌般挡在了宽恕之神的长枪前。

    啪啪啪!

    在长枪的冲击下,成千上万张怪嘴一同爆裂,一道肉眼可见的涟漪,以两者碰撞点为圆心,向着四面八方冲去。

    嗡!

    令人耳鸣的响动中。

    纳威亚城天空中的云朵,在这一刻全部都消失不见了。

    湛蓝的天空下,宽恕之神气喘吁吁,而在‘吞噬者’的身上,新的‘鳞片’如雨后春笋般长了出来。

    “第一枪表示仁慈、宽恕,第二枪则是灭杀。”

    “这么多年你还是这样的鲁莽、无知。”

    “难道你从未想过,一旦你第二枪落空的结果吗?”

    “真是……啊!”

    ‘吞噬者’对剩余神灵的攻击视而不见,专门嘲讽着宽恕之神,可这样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自身突如其来的惨叫打断了。

    但随即,这样的惨叫就被掩盖了。

    呜呜……汪!

    一阵明显是狗的低吼、鸣叫声响起。

    ‘吞噬者’的身躯微不可查的一颤。

    诸神们进攻的身影更是僵直在半空。

    太阳以远超常理的速度落下。

    但,理应出现的月亮却没有出现。

    天一下子黑了。

    这样的黑暗中,诸神的光辉被掩盖,‘吞噬者’庞大到横跨天际的身躯也被掩盖了。

    有着的只是撕咬声。

    有着的只是咀嚼声。

    还有……

    哭声。

    “好、好可怕!”

    “好大的蛇!”

    “阿、阿夫咬它!”

    响亮的哭声中,伴随着断断续续的抽泣。

    僵直在半空中的诸神,咬着牙转动着脖子,想要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根本做不到这在平时看来轻而易举的事情。

    诸神们做不到。

    ‘吞噬者’也做不到。

    它那无往不利的感知,并没有让它‘看’到对方。

    它引以为傲庞大、坚韧、神奇的身躯,也只能在对方的嘴中来回扭动,牵扯出更多的伤痕。

    只有,站在地面的秦然看到了那从含羞草腰间包囊钻出的……狗头。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