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一章 奥义投掷
    蛇!

    一条横跨天际的巨蛇。

    蛇的头颅就有着整个神庙区大小,吐出的蛇信子就如同是一条宽阔的街道,滴下的唾液,落在地上就会成为一个水塘。

    蛇牙高耸锋锐,宛如小山。

    但没有双眼。

    并不是天生没有,而是后天被人挖去。

    两道清晰的伤痕,留在那里。

    但最让人们惊恐的却不是这条巨蛇的巨大的体型,而是它的鳞片!

    和普通蛇类的鳞片不同。

    这条巨蛇的鳞片是活着的。

    一张张怪嘴长在巨蛇的身上,锋锐的牙齿随着嘴巴的开合而不住发出令人不寒而栗的摩擦声。

    嘎查、嘎查!

    密集的咀嚼声不住的从巨蛇身上传来,让对方看起来更加的恐怖、狰狞。

    秦然目光扫过那成千上万的怪嘴,双眼微微一眯。

    “之前的怪嘴,就是它的一个鳞片吗?”

    秦然深深的吸了口气。

    握着【狂妄之语】的手,越发的紧了。

    与那张怪嘴交战过的秦然十分清楚那怪嘴的强大!

    可那怪嘴也只是一个‘鳞片’。

    那么……

    鳞片的主人有多强?

    看看集结的诸神吧!

    哪怕二十二位神灵聚集到了一起,也没有丝毫轻松的模样。

    相反,秦然能够从天空的灵光中感受到那种压抑。

    他知道诸神们如临大敌。

    如果可以的话,他绝对不想要和这样的怪物战斗,但是他的主线任务,却让他退无可退。

    不论是原本的,还是现在的。

    原本的主线任务是‘四周内待在纳威亚城,且保证自己与参与者的身份不暴露’。

    这个主线任务已经完成了大半。

    可随着刚刚突如其来的系统提示,这个主线任务被显示提前完成了。

    新的主线任务,出现了。

    【触发‘关键’事件,主线任务视为提前完成……】

    【特殊主线任务出现……】

    【特殊主线任务:恐怖的‘吞噬者’出现了,以‘吞噬’神灵而闻名的对方,被新加入的‘追随者’提前唤醒了,你需要对‘吞噬者’造成一次轻微级伤害(任意伤害均可,伤害程度可累计)】

    ……

    秦然目光扫过眼前的文字。

    其中‘新加入的追随者’让秦然猜测诸多。

    “‘追随者’吗?”

    “自称为英雄后裔的追随者,但实际上却是‘吞噬者’的追随者……但颠覆神庙的本质是一样,真是混淆视听的称呼”

    “昂思科是原本的‘追随者’!”

    “那新加入的‘追随者’是谁?”

    秦然想到了反常的贺拉斯。

    但他马上就摇了摇头。

    不是解除了对对方的怀疑。

    而是参与到这样的事情中,单单只有对方一个的话,资格不够。

    荆棘女士没有说出‘吞噬者’沉睡或者被封印之类的地点。

    但秦然可以肯定,这样的地点,绝对不是一个祭司能接触到的,所以,至少还需要一个更高资格的人。

    在狩猎者神庙中,还有谁比贺拉斯的身份高?

    柯克大祭司!

    而一个真正的大祭司又怎么会背叛自己所信仰的神灵?

    除去和秦然这样类似的情况外。

    就只剩下一个可能!

    狩猎者本身也是‘吞噬者’的‘追随者’。

    很不可思议!

    可这就是秦然得出的结论。

    但得出最终结论的秦然,却没有丝毫的欣喜。

    他只觉得背脊发凉。

    因为,他很清楚,如果他的猜测是真实的,眼前看似是‘助手’的二十二位神灵,根本就是靠不住的。

    谁能保证,那所谓的新加入的‘追随者’就狩猎者一个?

    万一还有其他神灵呢?

    “温妮莎女士,小心狩猎者和其他神灵!”

    秦然从心中提醒着荆棘女士。

    然后,他的目光看向了躲在一旁的含羞草。

    “你的变了吗?”

    秦然说着只有两人知道的隐秘。

    “嗯、嗯。”

    含羞草颤颤巍巍的点了点头。

    在‘吞噬者’出现的时候,含羞草的大脑就一片空白,整个人都傻了。

    明明上一刻,还一切正常,他只需要继续待几天就可以结束的副本世界,下一刻就是风云突变,出现了一个他从未见过的可怕怪物。

    每一次都是躺赢的含羞草不会明白,这一次和他组队的秦然骨子里究竟是多么的偏执、疯狂。

    哪怕在这个神灵为主角的副本世界中,都是尽可能的去触发、完成支线任务、特殊事件,拼尽全力的战胜、斩杀每一个敌人。

    量变会引起质变。

    一连串的小事件,终会改变世界的走向。

    就好似眼前本该继续沉睡,却提前苏醒的‘吞噬者’。

    它,就是被改变的结果。

    含羞草不知道这些。

    不过,就算知道了,他也会无能为力。

    他只是一个无辜的、被卷入其中的旁观者。

    或者说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中的池鱼。

    秦然知道这些。

    可与含羞草不同的是,就算知道了,再来一回,秦然也会这么做,而且,绝对比这一次还疯狂。

    早已经明白自己想要什么的秦然,非常清楚该怎么做。

    这一次也不例外。

    但秦然更加明白,这是他的选择,不是含羞草的。

    一旦与这样的怪物交战,他根本不可能再分心照顾对方。

    所以,这个时候,必须要先让含羞草离开。

    “你身上有能够让它达到轻微伤势的东西吗?”

    秦然问道。

    “有、有。”

    “不、不过得碰到它,或者它碰到我才行。”

    含羞草结结巴巴的说道。

    “碰到?”

    “之后你有把握撑10秒钟吗?”

    秦然一挑眉,目光扫向了对方腰间的包囊。

    看着挑眉的秦然,含羞草突然从心底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胆小的人,预感都比较准。

    类似于进化出小动物面对危险时的先天本能般。

    含羞草则是其中的佼佼者。

    不过,面对着秦然的询问,含羞草还是老实的点了点头。

    “能、能!”

    话音刚刚落下,含羞草之前不好的预感马上实现了。

    看着被拎起、高高举过头顶的自己,又看了看摆出一个助跑姿势的秦然。

    “你、你要干什……啊啊啊啊!”

    没有等含羞草问完,秦然就一个加速助跑,将含羞草扔向了天空的‘吞噬者’。

    极速拔高的身形,让胆小的含羞草放声尖叫。

    声音回荡在云霄,久久不曾停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