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八章 咀嚼
    看着放声大哭的含羞草,秦然眉头一挑。

    先是以严厉的目光制止了含羞草扑过来的举动后,一把拎住对方的脖领子,向着隐秘据点而去。

    不需要询问什么,仅仅是看到含羞草的模样,秦然就猜到大概发生了什么。

    但是,有一点却是出乎预料。

    袭击者的身份!

    看着昏迷的迈瑟、迈尔泽、皮尔克,又看了看空无一人的房间。

    空气中残余的负能量气息,足以让秦然明白,袭击者应该是死亡了,不然的话,含羞草也不会顺利出现在他面前。

    死亡了,尸体却消失了。

    再加上,能够悄无声息的让迈瑟、迈尔泽、皮尔克等十几人失去行动能力,陷入昏迷。

    对方的身份似乎变得显而易见了。

    分身!

    神灵的分身!

    在眼前的副本世界里,除了神灵的分身能够轻易做到这一点外,秦然暂时想不到其它的可能。

    而且,恰巧的是,他还和某一位神灵有着相当的仇恨。

    不过,秦然并没有冒然的行动。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秦然还是对含羞草进行了询问。

    “你离开的时候,那个家伙死了吗?”

    秦然问道。

    “嗯、嗯,死了。”

    含羞草一边抽泣一边回答着。

    而这样的回答,让秦然双眼一眯,冷冽的目光开始在眼眸中闪烁。

    “跟我来!”

    秦然对着含羞草说道。

    抽泣的含羞草点了点头,默默的跟在秦然的身后。

    秦然没有迂回或者停顿,直奔神庙区罪孽神庙。

    “你想要做什么?”

    一直关注着秦然的荆棘女士,在秦然踏入神庙区后,声音就在秦然的心底响起。

    “您说呢?”

    秦然反问道。

    “因为一个仆从?”

    荆棘女士的视线扫过含羞草,却没有发现含羞草有什么不同,胆小、怯弱,除去站在秦然身边外,没有任何值得在意的东西。

    简单的说,在这位女士看来,含羞草就是秦然的点缀,还是毫不起眼的那种。

    “不是仆从。”

    秦然强调着。

    含羞草的身份特殊,哪怕胆小到一无是处,秦然也不会把对方看成仆人。

    更何况,在秦然眼中,含羞草并不是一无是处,至少厨艺很好。

    只是,他无法与荆棘女士明说。

    因此,秦然含糊其辞。

    “他对我来说是个特别的存在。”

    秦然这样的说道。

    并不算是谎言。

    含羞草有着雇主的身份,而且事关之后的称号副本,说是特殊并没有什么不对。

    “特殊吗?”

    “每个人都有着对自己来说,无法替代的特殊存在,当有人触及到这个特殊存在的安危时……杀无赦吗?”

    荆棘女士表现出了好奇的口吻

    “不单单是人。”

    “还有神灵也已是一样。”

    秦然缓缓的说道。

    “好可怕的心态!”

    “但对他来说,就是最为可靠的保护吧?”

    荆棘女士又一次的注视着含羞草。

    含羞草毫无所觉的抽泣着,还想抬手揪住秦然的外套,但在秦然每每调整的步伐下,总是差了一点。

    指尖看似每次都划过衣襟,却怎么也抓不住。

    “很愚笨的仆人。”

    荆棘女士暗自评价着,

    最终,这位女士还是没有看出含羞草有什么不同来。

    这位女士放弃了这样的注视,将视线再次放在了秦然的身上。

    “我希望有一天你可以用守护你这个小仆人的心态来守护我。”

    “我预感到某一天,我会需要你的帮助。”

    “虽然向弱小的你提出这样的要求很奇怪,但我希望你给予我一个承诺。”

    荆棘女士说道。

    “这算是你给予我这次帮助的前提?”

    秦然问道。

    “不!”

    “是在发生那次意外前,我每次帮助你的前提!”

    荆棘女士回答着。

    “每次帮助的前提?”

    “看来你真的有大麻烦了啊!”

    “不过……”

    “我答应你。”

    “我会尽己所能的帮助你,在不违背我原则的前提下。”

    秦然并没有满口答应。

    与神灵的承诺,可不是说说而已。

    哪怕没有所谓的契约,可一旦违背,绝对比违背契约可怕的多。

    在妮凯蕾的藏书和中,他看到了多个不信守承诺的凡人,最终悲惨的模样。

    “真是吝啬与警惕并存的家伙。”

    “如果不是再三确认你确实是信仰着我,我还以为自己遇到了一个伪信者。”

    并不知道妮凯蕾这位‘地上之神’存在的荆棘女士叹息着。

    假如她的注意力不是被秦然所吸引的话,她一定会发现一丁点儿的端倪。

    而且,她会从这这一丁点儿的端倪中发现,相较于那些看似邪恶、可怕的‘伪信者’而言,眼前的秦然,身上究竟隐藏着怎样危险、恐怖的力量。

    并不是实力。

    而是被某个存在硬生生添加到身上的,连荆棘女士自身都没有发现的‘亲和力’。

    在这样的‘亲和力’下,荆棘女士都没有发现她对秦然的态度与对待他人是有着怎么样的不同。

    甚至,她会认为是理所当然。

    至于秦然?

    秦然依旧有着自身习惯性的警惕、冷静。

    但从未接触过神灵的秦然,根本不会理解神灵的高傲在哪里。

    在秦然看来,他只是和眼前的荆棘女士完成一次交易罢了,就和那些原住民一样,并没有什么不同。

    两个当事人都没有发觉不正常。

    旁观的含羞草当然更不可能发现什么了。

    “伪信者?”

    “我可不是那种人。”

    秦然很自然说道。

    “嗯。”

    荆棘女士清晰的感知到秦然话语中的真实。

    然后,荆棘女士最后一次提醒着秦然。

    “那个家伙和凡人成神的坎丽坎顿不同,是在这座城市诞生之初就出现的神灵,你需要格外注意。”

    “知道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罪孽神庙,秦然回答着,然后,脚步未停的就进入到了神庙中。

    刚一进入神庙,秦然的耳边就传来一阵异响——

    喀嚓、喀嚓。

    犹如咀嚼脆骨,却响亮了无数倍,堪比雷鸣的声音在神庙内不停的回荡着。

    而声音传来的方向则是罪孽神庙的核心区域。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