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七章 ‘软弱可欺’含羞草
    贺拉斯的神情中满是震惊、悲痛、不可置信,从听到消息开始,一直到见到普德尸体为止,都与周围的人一模一样。

    但这并没有打消秦然的怀疑。

    普德是一个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年轻人,但对方的老师不是。

    在普德第一次出事的时候,贺拉斯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祈求他的原谅。

    那么,之后按照常理会怎么做?

    自然是约束自己的弟子,让对方不要出现在他的面前才是。

    可结果呢?

    在‘伙伴节’上,普德不仅出现了,还又一次挑衅了他。

    这实在是太不合理了。

    更加不用说之后所谓的挑战了。

    假如说前面的挑衅还勉强说得过去,那么之后的比试就实在是太刻意了,刻意到就是为了让普德输掉比试,离开狩猎者神庙,死在这里的地步。

    这里是位于议会区的一处街巷内,与神庙区紧紧相连,但又截然不同:没有诸神光辉的笼罩。

    地上、周围的痕迹更是被打扫的干干净净。

    除去普德死不瞑目的尸体外,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凶手紧紧跟随着普德,失魂落魄的后者完全的没有发现,直到喉咙被割断!”

    “普德双眼睁大,脸上的神情还保留着惊讶,却没有出现对死亡的恐惧,说明这一刀非常的快,快到了普德来不及反应,身体就死亡了。”

    “但喉咙被一刀而断,却没有大范围喷散血迹,现场也没有留下更多的血液……凶手是在收集普德鲜血?!”

    秦然的目光扫过现场,脑海中浮现了当时大致的情形。

    这让秦然越发的好奇。

    收集死者的鲜血,除去特殊癖好外,就剩下了必然的用途,而像普德这样几乎一滴不剩的拿走,显然是后者。

    “普德的鲜血能够做什么?”

    “还有……”

    “这里虽然是僻静的街巷,但依旧是议会区,贵族的守卫、城卫兵们会不停的巡逻,而想要让普德的鲜血流干,所需时间可不短,但却没有一个人发现,是用了幻术?还是吸收血液的容器特殊,可以一蹴而就?”

    秦然习惯.性.单手撑着下巴思考着。

    然后,就想要检查一下普德的尸体。

    不过,却被那位狩猎者神庙的大祭司拦住了。

    “抱歉,莱恩大祭司。”

    “在这么重要的庆典上,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过抱歉了!”

    “等到抓住杀害普德凶手后,我会再次宴请各位,以表达我们的歉意,现在,请您和莉莉丝祭司先离开,剩下的就交给狩猎者神庙了!”

    “我们都是最出色的猎手,那个杀害了普德家伙绝对逃不过我们的追捕!”

    狩猎者神庙的大祭司面容严肃的说道。

    语气虽然还保持着客气,可任谁也能够听得出这位大祭司的愤怒。

    在三年一次的‘伙伴节’上出现这样的凶杀案,对于狩猎者神庙的所有人来说,都是不可饶恕的。

    这和亵.渎.神灵是一样的。

    对于拥有虔诚信仰的信徒来说,都是不可饶恕的。

    而且,秦然有把握那位狩猎者也应该会出手。

    突然,秦然心底一动。

    “难道……”

    “这次是针对狩猎者的?”

    秦然本能的想到了昂思科等人。

    因为,这一切的开始都似乎是由昂思科这些‘追随者’引起的,但秦然却又迅速的否定了这个想法。

    对方表现出的实力不错,但还达不到‘弑神’的程度。

    哪怕对方口口声声的说要对付雷霆神庙,可究竟会怎么做,秦然还是能够猜到的。

    无非就是借用其它神庙的力量,却对方雷霆神庙罢了。

    根本不可能组一队人去弑神。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在这个副本世界中,凡人根本不可能弑神!

    至于他?

    如果没有荆棘女士的帮忙,死的一定是他,而不是那位财富女士。

    心底飞速转动着的秦然,表面上却是带着劝慰。

    “请节哀。”

    秦然说着。

    一旁的莉莉丝则是低声的抽泣着。

    拒绝普德的追求,但并不代表莉莉丝希望看到对方被杀死。

    相同的年纪,长时间的相处,莉莉丝早就把对方当做是好朋友了。

    现在,好友的死,实在是让她难以接受。

    双方再一次的行礼后,就相互告别了。

    这里实在不是一个适合谈话的地方。

    秦然将莉莉丝送上了马车,并没有登上马车。

    “莱恩大祭司,您?”

    双眼通红的莉莉丝抬头问道。

    “我需要返回我的隐秘据点一趟,刚刚发生的事情,我实在是有些在意,我希望我的手下能够探听到一些风声。”

    秦然如实的说道。

    自从他成为荆棘神庙的大祭司后,原本的‘绿石’成员,很自然的变换了身份,成为了荆棘神庙的密探。

    而那个原本的隐秘据点,也没有撤销,直接保留了下来。

    从原本的隐秘,变为了半公开性质对荆棘神庙而言。

    “如果有什么消息的话,请您一定要通知我!”

    莉莉丝这样的说道。

    秦然点了点头,目送着对方的马车返回神庙区后,这才向着原本‘绿石’的秘密据点而去。

    ……

    “欢迎回来。”

    “要洗澡吗?”

    “我准备了食物!”

    隐秘据点内,含羞草看到出现的秦然,下意识的说道。

    没有秦然的日子里,即使他准备了许多的防御措施,也很难安心,半夜总是被噩梦惊醒。

    哪怕现在见到秦然,这样的感觉也没有减弱。

    没有减弱?

    还是不安!

    有别于往日安心的感觉,令含羞草有些发愣。

    他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秦然。

    同样的,秦然在回视着他。

    眼神没有那种熟悉感。

    有着的只是冰冷和恶意。

    “你就是那个家伙的弱点吗?”

    ‘秦然’说着抬手就向着含羞草抓去。

    没有什么技巧,力量算不上多强,就是随意的一抓。

    在对方看来,眼前的含羞草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的。

    与强者为伍,自身却是这样的弱小。

    真是可笑!

    对方带着满是高傲的想法,手掌就落在了含羞草的肩膀上。

    对方当然不是要杀死含羞草。

    活着的含羞草远比死去的含羞草价值大的多。

    接着……

    对方就经历了终身难忘的一幕。

    六道强大道令神灵皱眉的防御力场同时发动,将含羞草紧紧包裹其中,不可抵抗的束缚之力,将对方牢牢困在原地后,黑色的负能量,如同灭世之潮汐,淹没了不怀好意的对方。

    对方的身体第一时间失去了活力。

    灵魂紧跟着被撕碎。

    就连对方灵魂深处的一点灵光都完全没有抵抗之力的被一张无形的大嘴吞了下去。

    在腰间,那个不起眼的包囊微微蠕动,仿佛是咀嚼般。

    一切发生的突然。

    一切结束的更突然。

    而当一切还未结束时,含羞草脚上的鞋子就光芒闪烁,带着含羞草消失在了房间中,出现在了秦然的面前。

    看着眼前的秦然,感受着熟悉的心安,含羞草‘哇’的一声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