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五章 异入
    被秦然目光跃过的年轻祭司,气得脸颊通红,双拳紧握。

    被秦然目光盯住的年长祭司,脸色发白,略显不知所措。

    “请跟我来!”

    足足数秒后,贺拉斯这才说道,并且为秦然带路。

    而普德则是大踏步的想着狩猎者神庙内走去。

    面对着年轻猎手的无礼,周围人议论纷纷。

    “心高气傲的猎手!”

    “比传闻中的还要让人不舒服!”

    “面对‘弑神者’,也敢提出挑战,还是值得敬佩的!”

    “是啊!”

    “真是厉害的年轻人!”

    ……

    阴阳怪气的话语中,让贺拉斯越发的焦急了。

    “请您原谅他的无礼。”

    “普德并不是有意冒犯您的。”

    贺拉斯边走边说。

    秦然没有出声,只是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跟在对方的身后,走进了狩猎者神庙的前厅。

    泥土、丛林与河流。

    在进入狩猎者神庙的刹那,秦然就仿佛进入了一处森林。

    对此,秦然并不感到意外。

    在《纳威亚城神庙发展论述》中,早就介绍了狩猎者神庙的独特之处。

    不同于其他神庙的常规建筑。

    整个狩猎者神庙都是那位狩猎者利用神力构筑出的密林环境,包括神庙的核心位置也是如此。

    在这里,信仰着狩猎者的信徒学习捕猎、合作的技艺。

    可以说,狩猎者神庙中每一位祭司都是最出色的猎手。

    而对于猎手来说,‘猎犬’和弓箭就是他们最骄傲的东西。

    早已来到这里的普德肩膀上站立着一只成年的鹰隼,银灰色的身躯,锐利的双眼,看到走进来的众人时,立刻发出了一声啼叫,而在普德的手中,则拿着一把远超普通猎弓的长弓。

    长弓足以一人高,制作古朴,弓弦以古老的方式绑在弓身上。

    “你需要什么弓?”

    普德向着秦然问道。

    秦然没有回答,只是目光看向了贺拉斯。

    后者立刻会意的将身上的长弓交给了秦然。

    这样的做法,让普德越发恼怒。

    他认为自己的老师太过软弱了,已经丢失了一个猎手的尊严。

    而他将守护猎手最后的尊严。

    想到这,普德上前一步,大声说道:“你的强大,是公认的!但你的强大,并不能够让你成为最出色的猎手!”

    “弓术,是我最强的技艺!”

    “我有信心用它打败你!”

    话语中满是自信。

    却也是极为的狂妄。

    周围旁观的人纷纷面带不屑。

    莉莉丝的目光中浮现了显而易见的厌恶。

    里夫维泽则是面带疑惑。

    “不应该的!”

    “以普德性格中的坚韧,就算最初被吓破了胆,但经过这么多天的调整,应该会好一点才对!”

    “怎么看起来比之前更严重了?!”

    音乐神庙的祭司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做为普德多年的竞争者,里夫维泽是很清楚普德的性格。

    哪怕受到了再大的刺激,也不应该变成这样才对。

    “哪里有点不对劲!”

    里夫维泽下意识的就想要阻止,但看着周围的人物,他却默默的叹息了一声。

    各大神庙的大祭司、主祭、骑士长。

    周围的人,大多是这样的身份。

    更不用说站在那里参与比试之一的那位了。

    他这个‘小人物’即使开口恐怕也不会有作用吧?

    而就在这时,贺拉斯已经开始宣读规则了。

    “开始后,仆从会在指定区域密林内放入十只兔子,谁能够在三十分钟内,狩猎到更多的猎物,谁就获胜!”

    “莱恩大祭司您听懂了吗?”

    贺拉斯目光看向了秦然,在秦然又一次点头后,贺拉斯立刻向着远处的仆从挥了挥手。

    顿时,仆从们就行动起来。

    而大约十五分钟后,仆从们一一返回。

    为了防止作弊,仆从返回的十分钟后,这次比试才算是真正的开始。

    “开始!”

    贺拉斯高喊道。

    普德立刻冲入了密林。

    这一刻普德信心十足。

    这一刻普德仿佛闻到了胜利的味道。

    这一刻普德仿佛看到了胜利后,莉莉丝对他的刮目相看。

    就算为了防止作弊,仆从们放开兔子后,马上返回到人们的视线中又怎么样?

    他从小就生活在这里!

    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他都了如指掌!

    对于那些胆小的兔子会怎么做,他更是一清二楚!

    甚至,他已经猜到了那些兔子会躲藏在哪了!

    “我赢定了!”

    普德心底发出了一声呐喊。

    他奔跑的速度更快了。

    他抬起了自己的猎弓。

    他看到了目标。

    他弯弓搭箭。

    嗖!

    可还没有等普德松开尾羽,一支箭矢就擦着他的身躯而过,径直的没入到目标体内,一支红色的箭矢标记迅速升空谁的箭矢先杀死猎物,就会出现谁的标记,这是狩猎者神庙通常的做法。

    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

    “他跟着我,追上来了?!”

    这样的想法出现在普德心中,让愤怒的年轻猎手转身看去,准备斥责对方。

    可身后……

    空无一人!

    “没跟着我?!”

    “那是……”

    普德一愣。

    年轻的猎手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如同不知道自己面对着是什么级别的对手一样。

    嗖嗖嗖!

    在他的耳中只听到了箭矢破空的声音。

    在他的眼中只看到了一道道红色的标记升空。

    一连九道破空声。

    一连九个标记升空。

    抬头看着升空的标记,普德呆滞在原地,过了片刻后,这才大声的喊道:“骗局!这是骗局!”

    “一切都是假的!”

    普德以比之前更快的速度冲回了开始的位置。

    但秦然早已不在这里,围观者还剩下几个,也是冲着他指指点点。

    “不自量力的家伙!”

    “竟然敢和那位阁下比试!”

    “是啊!还自夸是最强的弓术,但那位阁下连脚步都没有移动就获得了胜利!”

    ……

    之后的话语,普德已经听不到了。

    无法承受失败,一脸疯狂的普德推开想要走来的里夫维泽,速度极快的冲出了狩猎者神庙的前厅。

    在他的脑海中,那句话反复的浮现。

    脚步没有移动!

    脚步没有移动?

    脚步都没有移动,就……

    出身狩猎者神庙的普德很清楚做到这一步有多么的困难,不单单是使用弓箭的技巧,还需要对眼前的密林知道的清清楚楚,任何的风吹草动都无法隐瞒才行。

    “该死!”

    年轻的猎手一声低吼。

    吼声中满是不甘心。

    这样的不甘,勾动着原有的愤怒、嫉妒。

    一丝异样开始出现了。

    同时出现的还有一把匕首。

    噗!

    年轻猎手的喉咙被割破了。

    他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偷袭的人,眼神中充斥着不可置信,但却迅速的黯淡了。

    偷袭者根本没有理会这些。

    仅仅是拿出牛皮袋将汩汩流出的鲜血,全部的装入其中。

    数分钟后。

    里夫维泽总算是追来了。

    但他却是来晚了。

    他看到的只是一具被割断脖颈的尸体。

    刹那,里夫维泽脸色苍白起来。

    如果说之前普德的异样还是他的猜测的话,现在普德尸体的出现,却实实在在的告诉他,其中一定发生了什么。

    “究竟发生了什么?”

    “凶手是谁?”

    里夫维泽不断的想着。

    根本没有注意到一侧缓缓靠近的阴影。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