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七章 甩入
    财富女士被秦然拦腰勒断。

    两截尸体还未跌落地面就被秦然恶魔化熔岩之躯上的火焰所焚烧,化成了飞灰。

    然后……

    叮!

    一枚孩童手掌大小的金币从灰烬中跌出,落在地上后,径直向着远处滚去,可没有滚出多远,就被秦然一把抓在了手中。

    挣扎的力道从金币上传来,但当秦然手中燃起恶魔之炎时,立刻就老实了下来。

    【名称:未知】

    【类型:未知】

    【品质:?】

    【属性:?】

    【需求:?】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它的珍贵远超你的想象】

    ……

    没有光泽,介绍更是未知和问号,但这并不妨碍秦然看到备注。

    更何况,神灵死后出现的道具,会茶到哪里去?

    秦然迅速的收好这枚金币。

    将手中的火焰扔在了大厅内后,整个人向着外面冲去。

    那位已经履行了对方的诺言。

    现在该轮到他了。

    轰!

    恶魔之炎翻滚的向着四周漫延,失去了财富女士灵光的笼罩,整个财富神庙瞬间陷入了火海。

    所有神庙区的人,都在注视着熊熊燃烧的大火。

    然后,他们看到了从火海中冲出的秦然。

    在秦然出现的刹那,那些注视着秦然的人,就是一愣。

    因为,在秦然的身上,有着极为虔诚信仰的他们,都听到了财富女士临死前的哀嚎声。

    “这、这怎么可能?”

    “是啊!”

    “这怎么可能?!”

    “神灵、神灵被凡人屠戮了!”

    “弑、弑神者!”

    “弑神者!”

    不可置信的惊呼声,此起彼伏。

    但却没有一个人敢阻拦秦然的脚步。

    他们面带惧色,目送着秦然远去。

    然后,当发现秦然前进的方向时,刚刚沉积下去的惊呼声,再次出现了。

    “那里是罪孽神庙!”

    “他要去罪孽神庙!”

    人们面面相觑。

    都从彼此的脸上看到了惊骇。

    因为,他们都知道秦然这是要去干什么。

    难道屠戮了财富女士还不够吗?

    还要向着拷问者出手?

    心中惊惧的他们,根本不敢阻止秦然的行为。

    特别是,那里并不是他们信仰的神所在时,勇气并不存在。

    他们眼睁睁的看着秦然飞速的靠近着罪孽神庙。

    他们眼睁睁的看着一颗硕大的火球从秦然手中飞出。

    他们眼睁睁的看着罪孽神庙的前厅在爆炸中飞上了天。

    接着,就是走廊、回廊、前广场和……大厅!

    轰!

    轰轰!

    轰轰轰!

    秦然如同一座移动的炮塔,以【查尔斯燃烧术】为基础的恶魔之炎,四处飞射,燃烧着他能够看到的一切东西。

    入阶级别的火焰在这个时候肆虐整座罪孽神庙。

    包括,那座拷问者的雕像。

    不过,恶魔之炎才刚刚燃烧过半,雕像上就是光辉闪烁。

    恶魔之炎被驱离了雕像。

    周围的恶魔之炎,也开始迅速的熄灭。

    秦然眯着眼,一抬手。

    一颗旋转的火球随着秦然的呼吸而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大着。

    4秒后,一颗直径三米的火球就这样凌空悬浮在了秦然手中。

    不同于之前的恶魔之炎。

    眼前的恶魔之炎更加的灼热、暴虐。

    经过4秒蓄力后,在【烈焰硫磺】的加持下,眼前的恶魔之炎直接跨过了1级,进入到了2阶。

    2阶的恶魔之炎烧灼着。

    周围的空气迅速的扭曲。

    拷问者雕像上的光辉更浓,直至宛如真人。

    “凡人,不要太过分!”

    “我和温妮莎已经停站了!”

    “我付出了足够多的代价!”

    阴冷的声音从雕像嘴中响起。

    泥胎石塑的雕像的嘴巴开合间,双眼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秦然。

    话语声疾声厉色,但在秦然的耳中却是色厉内荏。

    假如对方不是惧怕的话,绝对不会和他这样一个凡人开口。

    直接出手才是正常。

    就如同之前的财富女士。

    “停站?”

    “我建议温妮莎女士再次开战!”

    “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秦然毫不掩饰的说着。

    神像上的神情越发阴沉了。

    不过,却没有再开口。

    在秦然的身前,一道满是光辉的身影已经显现。

    荆棘女士。

    感受着那熟悉的气息,秦然散去了恶魔之炎,名义上是对方的骑士,那就需要保持名义上的尊敬。

    “女士。”

    秦然行了一个骑士礼。

    “跟我来。”

    淡淡的女声中,荆棘女士抬起了手臂,伸到了秦然面前。

    秦然一愣,有些意外的看着对方,但却没有普通人的拘谨不安或者诚惶诚恐,他抬手握住了对方。

    接着,荆棘女士和秦然消失不见。

    自始至终,荆棘女士就没有看拷问者一眼。

    当两者全部消失后,附身在神像上的拷问者,这才发出了阵阵低吼。

    宛如败犬的哀嚎。

    ……

    那条河流又一次出现了。

    不同的是,秦然没有在河流之中,而是悬浮在河流的上方,以抓着荆棘女士手臂的方式。

    在这里,神的光辉退去。

    留下的,只是身着麻布长裙,布鞋,面容普通,栗色头发随意的用一根布条在脑后的女士。

    初看时,对方极为普通,就如身边的路人。

    再看时,对方则变得虚幻,就如雨后的彩虹,有着一种非同一般的魅力。

    秦然的目光扫过对方的面容,然后停留在对方纤细、洁白的手掌上。

    他正握着这支手掌。

    温热,柔软。

    不过,真正吸引秦然注意力的却是对方手腕。

    在那里一支青黑色的荆棘,缠绕一圈,犹如造型别致的手镯。

    “很好奇?”

    荆棘女士问道。

    “嗯。”

    秦然点了点头。

    并没有隐瞒。

    对于这根能够将财富女士的实力压制、削弱九成的荆棘,如果不好奇,那才是不可能的。

    “这是命运的力量。”

    荆棘女士缓缓的说着。

    “命运?”

    “这里就是命运之河?”

    秦然一怔,下意识的问道。

    “命运之河?”

    “也可以这么说!”

    “不过……”

    荆棘女士微微点头,但话语却没有说完,而且,也不等秦然继续问话,就挥手一甩。

    顿时,秦然毫无反抗之力的就被扔到了眼前河流的最粗、最长、最不可观测的主干道内。

    噗通!

    水花四溅。

    秦然的身影在其中沉沉浮浮。

    最终,在河流的流淌中,开始飞速的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