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二章 凝视
    剑刃上倒映着异紫色的月光,让剑刃本身妖异紫色越发的明亮了。

    当秦然双手持剑,重重劈下的时候,【狂妄之语】不仅撕裂了空气,带起了宛如十二级飓风的咆哮,更是连那上万人被屠戮的幻境撕碎了。

    轰!

    幻境如阳光下的泡沫般,啪的一声碎裂了,但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却响起。

    【狂妄之语】巨大的剑刃死死的压住了锈迹斑驳的长剑,连带着握剑的布尔维尔的双脚也被压入了地面。s+的力量没有入阶。

    但也早已超越了常人的极限。

    更何况,秦然由高而下,占尽了优势。

    所以,没有任何的疑问,布尔维尔就落入了下风。

    不单单是双脚被巨大的力量压入了地面,就连身体脏腑也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但布尔维尔根本没有在意。

    这位大祭司裂开嘴朝着秦然一笑。

    顿时,血沫子就不可抑制的从对方嘴里出现,将那雪白的牙齿染成了红色,然后顺着对方的嘴角留下,滴落在了下来。

    不过,血滴并没有落地,而是违反人们常识的飞向了那柄锈迹斑驳的长剑。

    血滴毫无滞涩的融入到了锈迹斑驳的长剑

    嗡!

    满是锈迹的长剑突然发出了一阵颤音。

    那些鲜红的锈迹,瞬间抖动起来,如同是被强弓劲弩射出的箭矢,全部的向着秦然射去。

    快。

    且,措不及防。

    但,这并不是布尔维尔的杀招。

    嗖嗖嗖!

    一片破空声中,一抹寒光乍现。

    前一刻还满是锈迹的长剑,在这一刻变得光亮如新,非但没有了一丁点锈迹,还带着令人颤抖的寒意。

    并且,最让人诧异的是,这柄剑竟然是……软剑!

    一个旋转,这柄剑如蛇一般缠住了【狂妄之语】,剑尖则仿佛是毒蛇的牙,紧随在飞出的锈迹后,向着秦然的脖颈而去。

    两层强大级别的力场护盾与锈迹一闪而逝。

    虽然【普鲁斯之披甲】没有余力阻挡之后的一剑,却给有了秦然足够的时间,抬起了右手。

    一面冰晶的盾牌出现在软剑前。

    叮!

    当软剑的剑尖刺中冰晶盾牌时,剑尖深入寸许,然后,冰晶盾牌一震。

    啪!

    脆响中,有着极强防御力的【希尔特之右手】【护盾之手】就这么的碎裂了,但前进的剑尖却是一颤。

    【希尔特之右手】的【护盾之手】最强大的地方并不是自身入阶之下的最强防御力,而是防御结束时的冻气攻击,和被击破后的反伤攻击。更多的鲜血从布尔维尔的嘴中喷出。

    但仅仅一顿之后的剑尖,就再次刺来。

    就算是看到又一面冰晶盾牌出现,布尔维尔也没有停下。

    他,无所畏惧。

    他,一往无前。

    目睹着这一幕,周围的人纷纷脸色一变。

    “根本不在乎自己的身体,真是一个疯子!”

    “就算是老了,也还是一个老疯子!”

    勇武神庙的大祭司嘴里连连嘀咕着,但是双眼却丝毫没有离开过战场,他想要看到最终的结果。

    周围的人也是一样。

    “是啊。”

    “莱恩虽然不错,但还是比不上布尔维尔。”

    “年轻的莱恩,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做拼命!”

    爱情神庙的大祭司叹息了一声,似乎再为一位前途无量的年轻人就此死亡而感到可惜。

    但,马上的这位大祭司就瞪大了双眼。

    不单单是这位大祭司,周围所有人都是双目圆睁。

    那位勇武神庙的大祭司更是张大了嘴。

    “疯子!”

    “又一个疯子!”

    这样的嘀咕声从这位大祭司嘴里冒出,可没有一个人反驳。

    因为,他们看到了布尔维尔长剑再次刺破冰盾。

    他们看到了长剑继续刺向秦然。

    看到了秦然不闪不避,面色如常的一脚踢出。

    呜!

    生猛的劲风由脚下而出,脚尖对准了布尔维尔的小腹。

    剑尖越来越近。

    脚尖越来越近。

    以命搏命!

    秦然不懂的拼命?

    笑话。

    从进入到地下游戏的时候,秦然就是抱着以命搏命的想法。

    秦然,很爱心自己的小命。

    但他更清楚,退缩更是死路一条。

    之前是!

    现在也是!

    面对布尔维尔,他原本可以用更加游刃有余的方式,来解决这次战斗。

    可他拖不起!

    他没有时间!

    在本该结束的时候,对方诡异的又出现了,这是为什么?

    答案,并不难猜。

    布尔维尔这样的人物,不会随意改变原本的决定。

    只有一个可能,会让对方出尔反尔。

    对方背后的神灵:‘罪孽之神’艾伯尔。

    那位拷问者阁下传闻中严厉、冷酷,这样的神灵亲自下达指令,必然是有所图谋,但却不是图谋秦然。

    而是图谋……荆棘神庙!

    秦然很清楚这一点。

    假如真的是对他出手的话,出现在他面前的可就不单单是布尔维尔大祭司了,还应该有那位主祭。

    至于那位主祭现在去哪里了?

    自然是和财富神庙合兵一处,去攻打荆棘神庙了。

    虽然荆棘神庙大祭司斯洛图和主祭巴里都神庙内,但面对着三打二的局面,可是一场死战。

    为了让这场战斗更加的顺利,布尔维尔出现在他面前,拖住了唯一有可能给予支援的他。

    当然了,对方做出这么多的安排,最终的目的还是那位荆棘女士。

    秦然不知道对方和财富女士的图谋是什么。

    神灵层次的秘闻,他现在还无法触及。

    但他知道,他必须要阻止对方。

    不然,他将失去在纳威亚城唯一的根基。

    假如他不想要事后被罪孽神庙、财富神庙的人追的到处跑,甚至,干脆就是神灵出手处理他这个漏网之鱼的话,此刻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速战速决。

    死亡的威胁下,还要畏缩?

    那可不是秦然。

    看着即将刺到的剑尖。

    看着满面狞笑的对手。

    秦然突然深深的吸了口气。

    【狂妄之语】,让他在战场上纵横披靡,任何力量不如他的人,都在锋锐剑锋下一分为二。

    融合多种技能的踢腿术,更是让他有着完整、强大的徒手技巧,会让任何小觑空手他的人,吃不了兜着走。

    但,这并不是他最强的力量。

    只能算是……

    基础!

    甚至,接下来秦然也不打算用最强的力量。

    因为,没有必要。

    “你知道,在某个地方,很多人称呼我为‘天选者’吗?”

    话语声很轻。

    轻微到只有布尔维尔能够听到。

    可随之,秦然双眼中出现的异象,却是所有人都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