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四章 改变
    莱恩的特长是什么?

    杀人!

    毫无疑问的答案。

    身为纳威亚城最大杀手组织‘绿石’的头领,曾经的莱恩早已被人为是纳威亚城的‘杀手之王’了。

    特别是今天之后,‘杀手之王’的名声将会变得更加名副其实。

    那些曾经抱着仅有怀疑的人,也会乖乖闭嘴。

    除非他们想要亲自领教一下‘杀手之王’以一敌百的实力。

    只要是个大脑正常的人,就不会这么做。

    而以这样的实力,如果对着财富神庙的祭司、执事们出手的话……

    没有一个人能够逃脱!

    要是引出了财富神庙的大祭司、主祭?

    那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有着他们的配合,足够将那些混蛋斩杀!

    大祭司、主祭、年长的祭司几乎是瞬间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大祭司、年长的祭司露出了笑容。

    更为年轻一点的主祭则是略份的用力拍打着秦然的肩膀。

    但这个时候,这位主祭根本不在乎。

    对于这位主祭来说,还有什么事情比削弱财富神庙,更让他激动的事?

    就算是直接干掉对方的祭司、执事,也是值得去做的事情。

    至于手段卑劣、残忍?

    关他什么事情!

    不论是以什么方式削弱财富神庙,只要达到了目的,就是好的、值得赞扬的方式。

    “莱恩,对财富神庙的人出手可以,但不能够对财富女士的普通信徒出手。”

    大祭司显然想得更多,叮嘱着秦然。

    “不能对普通信徒出手吗?”

    “我原本还打算血洗整个纳威亚城内财富女士的信徒。”

    秦然一挑眉,好似是开玩笑的说道。

    看着秦然的模样,年长的祭司心底一阵寒。

    尽管和秦然接触的时间补偿,但埃德森却认定秦然这个时候不是开玩笑,而这样的玩笑话,在其他人说来,自然没有什么,可从秦然嘴中说出来,却足以让人后背凉。

    因为,别人的玩笑就是个玩笑。

    但从秦然这个‘杀手之王’嘴中说出来,却是无数生命的流逝。

    主祭很欣赏秦然的态度。

    “普通信徒是不能够动的,那是神庙之间的规则,但其他的家伙……”

    “杀无赦!”

    没有等主祭说完,秦然就冷冷的说道。

    呜!

    三个字一出口,大厅内就仿佛是刮起了一阵寒风。

    寒风呼啸,犹如冤魂的哀嚎,让人不寒而栗。

    年长的祭司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主祭则是笑了起来。

    此刻的主祭看着眼前的秦然,莫名觉得越的顺眼。

    “很好!”

    “莱恩,放手去做!”

    “我会站在你的身后!”

    主祭朗声说道。

    毫不保留的,这位主祭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这让大祭司眉头一皱,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选择了沉默。

    再详细商谈了片刻后,秦然登上了来时的马车,开始离开荆棘神庙。

    看着远去的马车,主祭满脸笑容,大祭司却皱起了眉头。

    “巴里,我们不应该……”

    “不应该什么?”

    “我们不应该做的,其它神庙都在做,而遵守着古老规则的我们,却被视为了异类!”

    “温妮莎女士神格跌落,一个小丑般的女人站在了女士头上!”

    “而且,他们咄咄逼人的,还想要从我们这里获得更多!”

    “我无法再继续忍受下去!”

    “我可以忍受自己受尽苦难,但我无法忍受温妮莎女士再遭受任何侮辱以前的、现在的、未来的,任何胆敢侮辱温妮莎女士的人,我一定要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只有血才能够洗刷侮辱!”

    “哪怕是神!”

    “我也要将他们拖下神坛!”

    主祭打断了大祭司的话语,掷地有声的说道。

    铿锵有力的话语声,回荡在大祭司的耳边,看着在大厅灯光下,面容熠熠生辉的老友,大祭司仿佛第一次认识对方一般。

    呼!

    大祭司盯视着主祭。

    后者寸步不让

    两人足足对视了十秒钟。

    然后,大祭司笑了。

    “老友,你是在十年前成为主祭的,这十年来你一直墨守成规,保持着稳重的姿态,有条不紊的帮我处理一切。”

    “但现在看来,你是一直在配合我,是在顾忌着我这个老家伙的颜面啊!”

    大祭司说着转过头,看向了一旁温妮莎女士的雕像。

    “不单单是你,温妮莎女士也是啊!”

    “仁慈的女士,不忍我这个可怜虫难堪……”

    “可我这个可怜虫的自尊,又怎么会有温妮莎女士重要呢?”

    大祭司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苍老的面容开始变得前所未有的坚毅起来。

    “斯洛图,你?”

    主祭一愣。

    “我们是需要改变了!”

    “墨守成规经付出了血的代价,改变已经迫在眉睫了!”

    “虽然,它会有着诸多的困难,但对视磨难为命运考验的我们,又算得了什么呢?”

    “我到现在才现,我自己一直忘却了‘荆棘’的教义!”

    大祭司说着一顿,目光看向了主祭。

    两位多年好友,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命运的磨难,如同荆棘遍布,但我们需要……劈荆斩锐!”

    声音洪亮。

    且,一往无前。

    两人的脸上没有更多的狂热,但却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执着!

    那是放下了一切,仅剩唯一的执着!

    这样的执着是可怕的。

    因为,有着这样执着的他们必将不顾一切!

    这样的人,在凡人中被称之为英雄。

    但在教会、神庙中,人们更愿意尊称他们为……殉道者。

    ……

    身为荆棘神庙的大祭司、主祭。

    对于荆棘女士的信仰是不用怀疑的。

    所以,荆棘女士愿意将闲暇的目光放在两人身上。

    所以,荆棘女士看到了一切。

    她看到了信徒的改变。

    而不自觉的,这样的改变,也会影响到她。

    尽管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但,改变已经出现了。

    ……

    虚无混沌内,爬在一座大门前的蒂奇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真累。”

    “臭小子还敢怀疑我克扣他,真是……”

    蒂奇长出了口气,嘴里满是抱怨。

    可突然的,想到了什么的蒂奇笑出了声。

    肥肥的猫脸上,露出了一个略带奸诈的笑容。

    “已经告诉过你,猫是不记仇的,因为所有的仇都当下报了。”

    笑声在这片尸骸遍布的混沌内响起,显得分外渗人。

    可蒂奇完全没有自觉,一想到开心的地方,还忍不住的在地上来回的打滚,甚至,还扭动的露出了肚皮。

    但开心的时刻总是短暂的,当察觉到远处的波动时,蒂奇翻身站起,肥硕的肚皮立刻拖在了地上。

    “又来了?”

    “比预计中的还快!”

    “真把我当做最容易攻破的那一点了啊!”

    蒂奇的肥猫脸上流露出一个皱眉的神情。

    可随即就被狰狞所代替。

    然后,蒂奇抬起猫爪,肉掌中弹出了一根尖锐的爪尖

    接着,猫爪落下。

    轰!

    一道长达千米,撕天裂地的劲气,割裂了眼前的虚空混沌。

    本就不稳的虚空混沌,立刻形成了虚空乱流。

    远处,数目足有百万之巨的军队刚刚出现,就在虚空乱流中化为了齑粉。

    感知着消失的波动,蒂奇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又爬在地上,闭上了双眼,猫尾一甩一甩。

    “这的地面真硬。”

    “好怀念我的猫窝。”

    “该死,好想吃小鱼干。”

    “还有木天蓼的炸串。”

    “混蛋,这样的日子还要多久?”

    “好想回西海岸啊!”

    “难道就没人找到我的食谱吗?”

    “我明明放在随手可及的地方啊!”

    ……

    宛如梦呓的嘟囔声在旷野上若隐若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