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三章 河
    光辉如雾似烟。

    却带着丝丝不容秦然忽视的力量。

    相较于,神庙区的诸神的灵光和之前诸神的注视,此刻沐浴在荆棘女士光辉中的秦然却是另外一种感受。

    他,似乎看到了一条河流。

    分支无数,奔流不息,却又看不到起源与尽头的河流。

    而他也在这条河流中。

    并不是在最主干的位置。

    只是在分支的分支上。

    也就比旁枝末节的地方好上一点。

    站在这里的秦然,下意识的就要迈开脚步。

    但,他刚一动,一个浪头就打了过来,就将他拉入到河流内。

    整个过程,他没有一丁点的反抗之力。

    哪怕他尽力的挣扎了。

    哗、哗哗!

    秦然的耳边仿佛回荡着水流声。

    他自己也仿佛感受到了水的触感。

    可下一刻,他就再次返回到了荆棘神庙的大厅中,一抹声音正在耳边不同的回荡着。

    “你愿意成为我的骑士吗?”

    声音淡然,本身的音量特并不高。

    可声音中蕴含着的威严与神秘,却让一旁的大祭司、主祭和年长祭司纷纷跪倒在地。

    秦然迅收敛了之前宛如错觉带来的不适,恭敬的行了个骑士礼。

    “当然。”

    秦然认真的回答道。

    “我将赐予你与实力相匹配的荣誉,也将给予你理应获得的奖赏。”

    光辉中声音再次响起。

    然后,光辉散去,声音也随之消失。

    不过,秦然的视网膜上却有着新的提示

    【获得温妮莎的青睐!】

    【温妮莎的青睐:在面对命运时,荆棘女士的青睐,将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当然,它并不能让你无往不利,但却会让你的运气比平时好一点。】

    (标注1:温妮莎的青睐只会在本世界有效,离开本世界后,将会消失。)

    (标注2:当你再次返回本世界时,温妮莎的青睐将会再次出现)

    ……

    “运气好一点?”

    秦然诧异的看着【温妮莎的青睐】。

    他没有想到温妮莎的奖赏会是这个。

    更没有想到的是,温妮莎竟然可以影响一个人的运气。

    “‘命运’所带来的衍生?”

    “那么……”

    “之前我所看到的会是命运之河吗?”

    “可为什么没有开始和结束?”

    “还有那些支流,又是怎么会是?”

    秦然下意识的猜测着。

    命运之河,贯穿人之一生的轨迹。

    有,也有重点。

    在妮凯蕾的藏书《占星术与命运轨迹中》很详细的阐明了这一点。

    与他看到的并不相同。

    这让秦然略带疑惑。

    不过,秦然并没有将疑惑表现出来。

    在看向大祭司、主祭和那位年长的祭司时,面带微笑。

    “莱恩骑士长。”

    年长的祭司先行礼。

    虽然年纪远秦然,但是祭司的职位却比骑士长低了一级。

    “莱恩骑士长。”

    大祭司、主祭也面带微笑的称呼着秦然,神情带着刚才所没有的热情。

    无疑,在接受了荆棘女士赐予的荣誉、奖赏后,他们已经将秦然当做自己人了。

    所以,接下来的一些话题并没有隐瞒秦然。

    “在那位的调停下,温妮莎女士和坎丽坎顿的战争虽然暂时停歇了,但远远不是结束。”

    “我们需要时刻提防着他们。”

    那位大祭司先开口了。

    对此,在场的人没有谁反对。

    大家都明白,经历了之前的战斗,新仇旧恨加在一起,荆棘神庙和财富神庙已经是水火不容了。

    时刻爆一次新的战争,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我认为应该主动出击!”

    “趁着他们的骑士团全军覆灭的时候,一举攻破他们的神庙!”

    还是中年人的主祭明显比同样年长的大祭司激进的多。

    “巴里,这是你的想法?”

    “还是?”

    大祭司询问着。

    话语没有说完,但谁都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假如真的是温妮莎女士的想法,那么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必然是继续开战。

    “温妮莎女士没有降下更多的旨意,但我能够感受到温妮莎女士对于这次战争和那位的愤慨!”

    “那位有些偏心了!”

    “本身就是对方挑起的战争,却在失败后没有任何的惩罚,这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身为沟通神灵的主祭,要远比其他人能够感受得到神灵真正的想法。

    “是啊。”

    大祭司叹息着点了点头,目光看向了一言不的秦然和年长的祭司。

    “莱恩、埃德森,你们有什么想法吗?”

    “在这里,可以畅所欲言的。”

    “我们荆棘神庙可没有像罪孽神庙一般的严苛。”

    大祭司微笑的说道。

    秦然和年长的祭司对视了一眼后,秦然立刻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从小受到的教育,让秦然不会和一位长者争抢。

    更何况,双方又没有冲突。

    “大祭司、主祭、骑士长。”

    “我的见识让我无法在决定性层次上向各位提出建设性的建议,我只能够站在我的角度上说明我认为需要做的事情:抚恤!”

    “死去的骑士、执事、祭司,他们理应获得属于自身的荣誉、归属。”

    年长的祭司再次一一行礼后,这才说道。

    就如同对方自己说的那样,就是站在祭司角度上看到的。

    “嗯。”

    “莱恩,你有什么意见呢?”

    大祭司、主祭点了点头后,目光又一次看向了秦然。

    不同于之前,这次的话语中明显带着考校的意味。

    温妮莎女士的任命是神圣的,是不容修改的。

    不过,身为温妮莎女士的大祭司、主祭,有义务让这项任命变得更加准确无误。

    简单的说,秦然需要证明自己的能力。

    如果无法证明,秦然仍然是骑士长,但管理骑士团的人,则是会出现另外的人选。

    “我的意见是补充骑士团。”

    “从可靠的人中挑选出杰出的补充到骑士团内。”

    秦然缓缓的说道。

    这样的话语一出口,大祭司、主祭和那位年长的祭司脸上顿时露出了失望的神情。

    中规中矩,没有亮点。

    甚至,可以说只要是普通人就能想到这一点。

    秦然目光扫过三人,继续说道:“然后……”

    特意拉长的音节,立刻吸引了三人的注意力。

    “挥我的特长!”

    在三人将视线全部集中到自己身上时,秦然一字一句的说道。

    莱恩的特长?

    三人一愣。

    接着,三人的双眼同时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