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九章 宽容
    秦然的话音落下,但是并没有人出现。

    似乎是秦然感知出错了一般。

    坐在沙发中的秦然露出了一个笑容。

    “您看,我愿意和您谈谈,但您却主动的放弃了这个机会!”

    “我想某些人一定会想要得到‘荆棘圣杯’的下落,他们一定会给我出个好价钱……”

    秦然缓缓的说道。

    这一次,还没有等秦然说完,一道人影就从里间内蹿出。

    速度很快,手中更是寒芒闪烁。

    一柄小巧的匕首,顶在了秦然的脖颈上。

    锋锐的金属气息,让秦然脖颈间的汗毛纷纷立起。

    秦然十分配合的举起了双手。

    “您看,我们是可以面对面的交谈。”

    秦然微笑不变的说道。

    “我认为你没有相应的筹码!”

    “说出你的目的!”

    对方压低了声音,喝问着。

    显然,对方不打算用原本的声音了,就如同对方此刻遮掩了自己的真实容貌一般。

    但秦然并不介意。

    或者说,当对方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不论过程怎么样,结果都会是秦然赢定了。

    “我的目的?”

    “应该是您的目的才对吧?”

    “我手下的人某明奇妙的被人盯上了,还是一位来自神庙的大人物,我当然需要亲自前来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让一位大人物对一个普通的商人下手。”

    秦然说道。

    完全的没有一句真话,仅仅是依靠推断出的信息来诓骗对方。

    不过,这样的诓骗却很有效。

    “该死!该死!”

    “我就知道不会这么简单!”

    “今天在市集旅店外阻击的人,是你的人?”

    对方低声咒骂,然后径直问道。

    “您不知道?”

    秦然故作惊讶的反问道。

    “我应该知道吗?”

    “别耍花样!”

    “现在是……”

    对方用力的一压匕首,就想要让秦然见识一下厉害,可下一刻,对方就惊骇的发现,自己手中的匕首被两根手指夹住了。

    “松手!”

    对方低喝着,用出了吃奶的劲。

    可那两根手指就如同钢筋一般,牢牢的夹住匕首,一动不动。

    “果然,你也只是一颗棋子。”

    秦然摇头叹息着。

    对于‘荆棘圣杯’被盗,秦然有一点是想不通的:对方为什么要指定一个行商下手。

    按照对方的计划,随机选取一个行商做为掩护才是更好的选择。

    诸如这种指定某人,完全就是画蛇添足。

    除非……

    对方别有目的。

    所以,顶替了那位‘行商’身份的秦然,在从市集返回后,就一直在等待着对方找上门来。

    一切就如同秦然猜测的那样,对方找上了门。

    不过,结果却有些出乎预料。

    眼前的人也不知道为什么选择这个行商下手。

    甚至,对方连旅店外出现的袭击者身份都不知道。

    再加上对方的话语来看,很显然对方也不过是某人计划中的一环。

    “还有其他人吗?”

    “又或者是对方的伪装?”

    想到这,决定更多试探的秦然猛地松开了手。

    顿时,正在使力的对方踉跄的后退了数步,还算出众的平衡力,并没有让对方摔倒在地。

    不过,再看向秦然的时候,对方眼神连连变化。

    做为敢盗窃‘荆棘圣杯’的人,除去胆大妄为外,还有着一定的头脑。

    仅仅是刚才的一下,对方就知道自己不是秦然的对手。

    所以,对方不自觉的看向了身后的窗子。

    对方想跑了!

    “我劝你不要这样做。”

    “假如你不想死的话……别误会,我对你可没有任何的恶意,我只是因为好奇被吸引来的。”

    “但其他人可不一定了。”

    “下午发生的事,足以让其他人蠢蠢欲动了。”

    秦然坐在沙发中一动不动,继续唬骗着眼前的盗贼。

    而在他的视网膜上,支线任务的提示再次出现。

    【支线任务:胆大妄为(完成)】!

    【发现支线任务:隐秘】

    【隐秘:真正盗取圣杯的人,也不过是棋子,谋划了这一切的家伙,显然是另有目的!你要搞清楚对方想要干什么,并且阻止他!】

    ……

    秦然目光扫过支线任务【隐秘】。

    显然,这是支线任务【胆大妄为】的延伸,是由眼前的盗贼触发。

    而且,在对方的身上可不单单是一个支线任务。

    还有……

    荆棘圣杯!

    “别紧张!”

    “我没有恶意,也请阁下放轻松。”

    “当然了,如果开诚布公的谈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秦然摆了摆手,示意戒备的对方坐下来,揭开掩饰谈。

    但对方并没有依照秦然的话语来。

    虽然坐了下来,但依旧没有摘下遮挡面容的伪装。

    “你是什么人?”

    对方问道。

    “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想死还是想活?”

    秦然故作神秘的一笑,整个人向着沙发中靠去,以一个更惬意的姿态面对着对方。

    立刻,对方就沉默了下来。

    随着计划中出现了未知的人,再加上秦然的故意引导,眼前的盗贼明显进入了思维误区。

    “你想要什么?”

    停顿了数秒后,对方问道。

    “你在明知故问吗?”

    “你能够拿出来的也就只有那件东西了吧?”

    秦然笑道。

    “那可不一定!”

    “你看我怎么样?”

    话语间,对方一把扯下了伪装。

    栗色的长发披肩而下,映照着白皙的皮肤,略显狭长的翠绿色双眸,如水般荡漾人心,高挺的鼻梁下,薄薄的嘴唇则带着少女的俏皮,特别是这个时候,在对方有意为之下,更是带着别样的魅力。

    “不错!”

    秦然点了点头。

    对方的笑容更加灿烂。

    站起身来,扯下了宽大外袍的对方,穿着一身束缚的紧身衣,随着对方的步伐,勾勒出的好身材,有种摇曳生姿的感觉。

    这样的对方,绝对会吸引他人,尤其是男士的注意。

    可秦然看着对方,却是目光清澈。

    不仅仅是因为秦然见过远比对方有魅力的安.拉特里奇.欧肯,还因为秦然时刻习惯保持冷静、警惕。

    所以,在对方即将坐入他怀中的时候,秦然就准备闪身离开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开了。

    送回餐具,且将餐具认真清洗的含羞草推门而入。

    看着坐在沙发中的秦然,还有那个穿着不一般就站在秦然面前的女士,含羞草先是一愣,然后,脸一下子就红了。

    “抱、抱歉。”

    “我……”

    “进来,把门关好。”

    秦然打断了含羞草的话语,径直说道。

    当发现含羞草还是呆愣在原地时,秦然不由一皱眉,站起身一把就将对方拉进了房间。。

    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