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七章 码头
    随着傍晚余辉的消失,施行宵禁的纳威亚城迅速安静下来。

    街道上只剩下了巡逻的城卫兵。

    不同于以往,今天的城卫兵一个个手握武器,瞪大了双眼寻找着角落里、阴影中的可疑人物。

    下午集市上荆棘神庙祭司的遇刺案件已经惊动了纳威亚城的高层,那些大人物下达了一周之内必须抓住凶手的命令。

    但城卫兵统领毫无线索。

    最终,这位统领只能是将上层的高压,压在了下属的身上。

    至于最终的结果会如何?

    那真的就只有神才知道了。

    “德尔林克就是个酒囊饭袋,如果不是依靠着对‘雷霆神庙’的贡献金,怎么可能成为城卫兵的统领。”

    在提到那位统领的时候,爱特琳娜满是不屑。

    不过,面对着那些城卫兵的时候,爱特琳娜却是足够的小心。

    带着秦然、含羞草沿着‘蓄力马厩’店外的小路,绕过了四个岗哨,三支巡逻队后,他们进入到了纳威亚城的码头区。

    穿过成片的仓库后,秦然眼前豁然开朗,六条笔直的砦桥通向海面,一艘艘大型的帆船在波涛中起伏。

    哗哗哗!

    波涛声清晰的传入耳中,迎面而来的海风更是带着特别的味道。

    “就在前面了!”

    “我将‘荆棘圣杯’藏在了一座砦桥下的海水中只有大海中的怪兽气息,才能够掩盖祭司们的感知!”

    爱特琳娜轻声说道。

    秦然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读过《纳威亚城神庙发展论述》的秦然很清楚,纳威亚城虽然有着二十五座神庙,但除去最高神庙是‘雷霆’外,并没有出现人们常识中诸如太阳、月亮,也没有白天、黑夜、海洋等等强大的神灵。

    相反,在这里的海洋内,有着的就是各种恐怖的怪物。

    每一年都需要‘大海祭’来安抚那些怪物,好保证航线的畅通。

    而且,这里的原住民大部分都认为,海水是有魔力的。

    当然了,是不好的那种。

    除此之外,还有夜晚不要靠近海水等等习俗。

    不过,也正因为有了这样的习俗,让秦然一行接下来的行动变得容易了许多。

    大部分的城卫兵都是在仓库附近巡逻,没有一个靠近海岸。

    而六条砦桥上的唯一岗哨,也是形同虚设。

    跟在秦然身后的含羞草看着那个空无一人,却点着火把的岗哨,不由面带好奇。

    “在一年半前,最后一个守夜人在里面失踪后,就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在那里任职了。”

    “包括那个守夜人在内,不到半年的时间,已经失踪了十个人,哪怕是‘罪孽神庙’的祭司对这里都毫无办法。”

    爱特琳娜低声解释着。

    只是,自始至终目光都不是看向含羞草,而是看向秦然。

    很显然,这样的解释是说给秦然听的。

    至于含羞草?

    在高傲的神庙执事眼中,含羞草就是一个胆小的仆人,除了厨艺外,一无是处。

    “这位大人,您不应该带着您这个仆人来的。”

    “他没有一点用处。”

    爱特琳娜边走边说。

    这样的言论则让含羞草胆战心惊,下意识的抓住了秦然的斗篷,他十分担心秦然将自己抛弃。

    “有着厨艺就够了。”

    秦然半真半假的回答着。

    在发现爱特琳娜也只是一个棋子,根本不知道幕后人为什么要找一个‘行商’下手时,秦然如果还敢把含羞草一个人留在旅店内,才是真正的不智。

    爱特琳娜能够找到旅店内。

    那个家伙为什么不行?

    甚至,对方已经出手了。

    秦然的目光不着痕迹的扫过周围的阴影,又看了一眼远处的砦桥后,脚步微挪,将含羞草完全挡在了身后。

    爱特琳娜并没有发现秦然的动作。

    但这不代表,爱特琳娜没有发现异常。

    随着距离砦桥越近,经历过一次洗礼,已经异于常人的爱特琳娜目光警觉的停下了脚步,并且,示意秦然后退。

    可就在爱特琳娜停下脚步的瞬间,在他们身后的阴影中就蹿出了七八个人影,一个个持刀拿剑,目露凶光。

    而在砦桥的方向,两个身穿皮甲,佣兵打扮的男人走了出来。

    一个手拿双剑,体型矫健,面带讥讽,左右手中的长剑在对方手腕旋转间,带起一片片的寒光。

    一个赤手空拳,但却比常人高出领头,一脸的疤痕,让人看着就倒吸凉气。

    “‘双剑’西里奇!”

    “‘野兽’艾德森!”

    借着微弱的月光看清楚两个男人的模样时,爱特琳娜惊呼出声。

    完了!

    在看到这两个人出现的时候,神庙执事心中满是绝望。

    两人都是在纳威亚城赫赫有名的人物。

    不仅是佣兵间,还在神庙中。

    因为,两人在一年前截杀了‘财富神庙’的一位祭司后,可是在纳威亚城引起了轰动。

    所有的人都被两人的大胆行为而震惊。

    而在之后的追捕中,两人更是表现非凡,躲过了三次罪孽神庙的追击,径直的逃到了北地。

    爱特琳娜不知道两人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又潜回了纳威亚城。

    又或者是对方两人根本就没有离开纳威亚城,只是藏在了某处。

    可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最重要的是,她必须要想办法了。

    不然的话,真的会死在这里!

    “唉。”

    就在爱特琳娜转动大脑思考该怎么活命的时候,一声叹息突然传来。

    是秦然。

    秦然一边叹息一边摇了摇头。

    “比想象中的还要谨慎。”

    秦然这样的说着。

    然后,就径直的向着对面的‘双剑’西里奇‘野兽’艾德森走去。

    “等等,他们可是……”

    爱特琳娜张嘴阻止着。

    只是,神庙执事的话语戛然而止了。

    号称双剑能够追上风儿速度的西里奇刚刚挥舞双剑,握剑的双手手腕就被秦然捏碎了。

    无视刀刃劈砍,箭矢穿透的艾德森则是被秦然扭断了脖子。

    一切就发生在瞬间。

    神庙执事甚至连整个过程都没有看清楚。

    她看到的已经是结果。

    神庙执事目瞪口呆,思维都要僵直。

    直到身后传来了锋锐金属切割血肉的声音,神庙执事才仿佛被惊醒了一般,而当她下意识的回头时,更是看到了终身难忘的一幕。

    一柄坚韧狭长的长剑在阴影与人体间来回穿梭。

    每一次穿梭都会有一人倒地。

    每一次穿梭都会响起灵魂的哀嚎。

    那柄狭长的剑就如同是死神的镰刀,收割着一个又一个猎物。

    围堵在他们身后的人,几个呼吸间,就全部的倒地毙命。

    而那把狭长的剑,则带起一阵欢鸣,乳燕归巢般飞到了秦然身边。

    夜风中,月光下。

    长剑与鸦羽披风随风而舞。

    剑光闪烁。

    猎猎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