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三章 刺杀
    经历了一个上午,整个中午后的市集,终于变得有些安静。

    当然了,这样的安静,也就是相较于上午、中午而言,实际上市集内还是川流不息,人群涌动。

    那些当日进城,赶不上当天最佳贩卖时间的商人们,这个时候纷纷出现在市集中,一边打听着行情,一边寻找着合适的摆摊位置。

    换了一身装扮的秦然、含羞草就混迹在这些人中。

    秦然面带微笑,时不时的驻足在某个摊位前询问一两句,而含羞草则一步不落的跟在秦然身后,仿佛是一个合格的小跟班。

    两人走走停停,半个多小时后,来到了一处贩卖首饰的摊位前。

    一块灰白色1米见方的布皮上,零零散散的摆放着寥寥几件戒指、手镯、耳环和项链,大都是铜铁制成。

    你不要指望在这样的摊位上看到金银首饰。

    想要找这些,你需要去的是店铺内,而不是路边摊。

    当然了,秦然主要的目的也不是这些。

    而是摊位后边旅店。

    在旅店二楼靠边角的窗户上,一根红布条正迎风飘荡,分外显眼。

    瞄了一眼那红布条后,秦然随手拿起了一枚戒指。

    “这个多少钱?”

    秦然询问道。

    “八个铜子儿。”

    摊主扫了一眼给了个报价。

    不贵,但也不便宜。

    刚刚在集市上走走停停,虽然大部分是做样子,但也足以让秦然了解到相应的无价。

    在其它类似的摊位上,像他手中这样的铜戒指,最多就是六、七个铜子儿。

    “太贵了!”

    “五个铜子儿!”

    “不可能!”

    “最少也要九个铜子儿!”

    “九个铜子儿我能买到两个这样的铜戒指!”

    秦然摇了摇头,如同是一个地道的商人般,开始和摊主讨价还价。

    含羞草站在后面,看着这副模样的秦然,眼神中带着不可思议。

    眼前的一幕,完全超出了含羞草的想象。

    做为秦然的队员,含羞草自然知道他们出现在这里是为了什么。

    事实上,在有签订了一份保守秘密的契约后,含羞草已经大致知道了秦然的猜测。

    而对于这个猜测,含羞草并没有反驳。

    因为,他也看的出来,迈尔泽、皮尔克四个人就是那两个真正盗取了‘荆棘圣杯’人的‘烟雾弹’。

    失败时,四人就是断后的最佳人选。

    成功时,四人则是洗清嫌疑的有理证据。

    按照他的猜测,那两个真正盗取了‘荆棘圣杯’人一定会将‘荆棘圣杯’放入到挂有标记的旅店内,接着通知城卫兵、荆棘神庙,完成预计中的栽赃陷害。

    很自然的,秦然绝对不会放弃那个能够完成‘洗礼’的‘荆棘圣杯’,必然会出手。

    这样一来,和城卫兵、荆棘神庙战斗就不可避免了。

    所以,在来到市集的时候,含羞草是相当紧张的。

    只是,看着秦然这副和一个普通摊主斤斤计较模样,含羞草不由怀疑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还是之前和秦然的交谈出现了幻听?

    不过,很快的,一道黑影就吸引了含羞草的目光。

    那道黑影在阴影中若隐若现,以极快的速度靠近着挂有红布条的旅店。

    下意识的,含羞草就要提醒秦然。

    可还没有等含羞草开口,秦然再扔给了摊主十个铜子儿后,拿着两枚铜戒指就站了起来。

    “我们看看那家!”

    秦然说着,就走向了另一个摊位。

    含羞草想要说些什么,但却不敢说出来,只能是弱弱的跟在秦然身后来到了一个贩卖皮毛的摊位前。

    这是一个纳威亚城附近猎人摆着的摊位。

    上面摆满了硝制、晒干的兔皮,大都是灰白亮色。

    “一块皮子十个铜子儿,不搞价!”

    猎人显然在之前就注意到了秦然,没有等秦然开口就抢先说道。

    秦然悻悻的摸了下鼻尖,直接走向了下一家,含羞草快步的跟上。

    不过,含羞草还是忍不住的回头向着旅店的方向看了一眼。

    当看清楚那个隐蔽巷子口内的情形时,含羞草顿时呆住了。

    因为,他之前看到的那道黑影被不知何时出现的三个人,堵在了旅店前的那个巷子口内。

    由于角度的原因,含羞草没有看到三个人的模样,但是他能够清晰的看到三个人是手持武器的。

    而且,最先出现的那道黑影已经受了伤!

    “还有其他人?!”

    发生了没有预料到的事情,让含羞草脚步一顿,可手臂上传来的力道,则让含羞草继续前行。

    “别回头,跟我走。”

    耳边传来的属于秦然的话语声,立刻让含羞草反应了过来。

    而就在两人离开大约百米后

    轰!

    巨大的爆炸声出现了。

    火光冲天而起。

    方圆七八米内,被夷为平地。

    连带着旅店,都坍塌了一半。

    上一刻还喧闹的市集,下一刻就变得哭爹喊娘。

    纷乱的人群左奔右跑。

    即使早就得到了消息的城卫兵快速赶来,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人数相差太远了。

    整个集市加起来有上千人,而两队城卫兵不过是五十人左右,即使加上驻守集市的城卫兵,也不过百人。

    面对着多出十倍人数的冲击,城卫兵的队列一下子就被冲散了。

    “集合!集合!”

    城卫兵领头的队长大声的喊着。

    可这样的声音立刻就被纷乱的人群淹没了。

    然后,这位恼羞成怒的队长拔出了腰间的长剑,开始恐吓慌乱的人群,可这样做非但没有起到一丁点作用,反而让人群更混乱了。

    拉着含羞草,站到一处墙角,躲避着纷乱人群的秦然不由摇了摇头。

    如果一开始就这样做,还能够依靠刀剑的锋锐恐吓住人群,但现在?

    完全就是添乱!

    混乱又持续了数分钟,然后,一位披着长袍,袖口绣有荆棘花纹的中年人高声唱着圣歌出现了。

    “布满荆棘的道路,是您的考验。”

    “疼痛的肉.体,带来崇高的灵魂。”

    “当您出现时,所有一切……”

    圣歌声似乎带有平息人心的力量,混乱的人群迅速的安静了下来,假如继续下去的话,这场混乱一定会迅速平息。

    可是……

    嗖!

    一支弩箭,猛地从人群中射出,连根没入到了高唱圣歌的神职人员胸口。

    立刻的,刚刚有所平静的人群,再次慌乱起来。

    人们比之前要更加的恐惧、不知所措。

    同样不知所措的还有含羞草。

    “这、这究竟发生了什么?”

    含羞草看着倒在血泊中的神职人员,整个人都傻了。

    而当他回过神时,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身边的秦然竟然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