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章 名额
    秦然抬脚一挑。

    顿时,含羞草手中的雕像就如同离弦之箭般向着逃窜的贩卖者砸去。

    砰!

    雕像狠狠的将贩卖者砸了一个跟头。

    对方直接晕倒在地,雕像也掉落在了地上。

    啪!

    ‘英雄’艾格的雕像径直摔的粉碎,露出了里面藏着的东西:一个杯子。

    准确的说是一个完全由黄金做成,比高脚杯略矮,杯口却足有两倍,需要两只手掌才能捧起的杯子。

    不过,最吸引人的可不是杯子黄金本身的质地,而是杯壁外层上镶嵌的两枚鸽子卵大小钻石。

    无数玄奥的花纹以这两枚钻石为圆心,向着整个杯子漫延,仿佛是藤蔓般盘绕。

    在‘黑.市集会’上,秦然和含羞草本身就是极为吸引人的。

    当这一幕出现时,更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特别是,当那杯子绽放出淡淡的光芒时,惊呼声四起。

    “圣杯!”

    “荆棘圣杯!”

    ……

    呼喊声中,周围的人就向着那圣杯奔去。

    而秦然则一把抓住含羞草向着来时的方向冲去。

    事实上,不止是秦然。

    人群中有数人人在看到这个圣杯后,就直奔来时的入口。

    那厚重结实的门,早已经被率先通过者撞烂了。

    至于走廊里的机关箭矢,更是被这些人以各自的方式捣毁了。

    看着墙壁上留下的腐蚀、爆炸痕迹,含羞草立刻缩在秦然的手里一动都不敢动。

    含羞草是胆小没错。

    但绝对不是傻瓜。

    刚刚的一幕,足以让含羞草无比的惊恐。

    荆棘圣杯为什么会在‘英雄’艾格的雕像内?

    那个明知一切的贩卖者为什么要选择他?

    而且,更加重要的是,不堪一击的贩卖者,明显就是一个被推出来的棋子,真正的主使者另有他人!

    一想到那个真正盗窃了荆棘圣杯的人,这么快的就盯上了他,含羞草的身体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别抖了。”

    “没你想象中的糟糕。”

    “那家伙没有这样的能力!”

    “他只是想要找一个能够吸引眼球的人,然后,无比显眼的我们很自然的落入了对方眼中。”

    之前的一幕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后,秦然迅的分辨出了对方真实的意图。

    秦然可不相信那个真正盗窃了荆棘圣杯的家伙会这样干脆的锁定了他和含羞草。

    假如对方真的有这样的能力,眼前的副本难度绝对不会是第五次,第十五次、二十次还差不多。

    同样的,假如对方真的有这样的能力,也不会去盗窃荆棘圣杯了。

    干脆明抢就好了。

    甚至,武力压服荆棘神庙也不是难事。

    毕竟,在纳威亚城内的二十五座神庙中,荆棘神庙也不过是中末等罢了。

    “真的吗?”

    含羞草声音颤抖问着。

    “当然!”

    “要不然对方也不会拿一个假的圣杯来吸引人了。”

    秦然很肯定的说着。

    “假的圣杯?”

    “可刚刚那个圣杯的样子……他想要?!”

    含羞草一愣,随即就反应了过来。

    可还没有等含羞草说出来,秦然就一步蹿上了台阶来到了地面。

    那个驼背的看门人早已不知所踪,而在远处已经出现了两支高举火把、全副武装的队伍。

    看着那两支气势汹汹的队伍,含羞草马上闭嘴。

    知道自己是累赘的含羞草,很明白这个时候该做什么:闭嘴,不引来卫兵的注意。

    看着迅接近的卫兵,秦然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进入【追踪】视野,辨认了一下痕迹,向着一个方向追了下去。

    那个贩卖者,就是一个被蒙蔽后推出来的棋子。

    真正的主使者则有极大的可能在‘黑.市集会’上。

    至于是哪个?

    谁第一个跑,谁就有着最大的嫌疑。

    能够在荆棘圣杯的诱惑下,还保持着理智的人,本就不多。

    能够分析出最应该怎么做的人就更少了。

    当然了,秦然不会否认哪里都会有真正的聪明人,可在雕像落地,还未粉碎时,就做出逃跑举动的人,早就不是聪明一词能够概括的了。

    ……

    迈尔泽快的在阴影中穿梭。

    从小到大训练出的技巧,让他轻而易举的做到了既快又隐蔽,可额头上的汗水,却说明此刻的迈尔泽并不轻松。

    “该死!”

    “竟然这么的警惕!”

    迈尔泽嘴里咒骂着。

    原本在看到那个小少爷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的这次任务是十拿九稳了。

    谁知道,那个小少爷的仆人却机敏的好似冬狼一样。

    竟然直接退还雕像。

    甚至,最后还把雕像打碎了。

    在雕像落地的一瞬间,迈尔泽就知道不好。

    因为,做为参与这个计划的一份子,迈尔泽很清楚这个假圣杯的作用,以及会带来的后果。

    荆棘神庙的人肯定已经出动了。

    一想到神庙里那些人的实力,和一旦被抓住的下场,迈尔泽跑得更快了,额头上的汗水也更多了。

    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迈尔泽返回到自己的藏身之处时才算是好转。

    小心翼翼的关上房门,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迈尔泽长长的出了口气。

    “好险,幸亏……”

    迈尔泽的自语戛然而止。

    因为,一只有力的手掌就这么从背后神来,牢牢的掐住了他的喉咙。

    “你以为你可以跑得了吗?”

    “竟然敢对……”

    “说,你是受到了谁的主使?”

    一声低沉的低喝,迈尔泽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全身疼痛,骨头仿佛都要断裂的感觉中,迈尔泽抬起头看着突然袭击自己的人。

    当看清楚那头戴帽兜、身着披风的人影时,迈尔泽几乎.呻.吟出声。

    竟然是那个小少爷的仆人!

    迈尔泽不知道对方怎么能够追踪自己到这里。

    但他清楚,如果不给对方一个合理的解释,他的下场并不会比落到荆棘神庙中好多少。

    “这位大人,您在说什么?”

    “我只是现情况不对,先跑了而已!”

    “请您……啊!”

    迈尔泽想要狡辩,可话才说了一半,就被手腕处传来的疼痛打断了。

    秦然踩着对方的手腕,微微用力。

    同时,目带杀气的说道:“先跑了?在雕像还没有破碎前就先跑的你,难道还有先知的血脉?”

    “别耍花样!”

    “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而你的灵魂,相比荆棘神庙会更加的感兴趣吧?”

    “我记得他们对鞭挞灵魂有着狂热的兴趣!”

    随着秦然的话语,迈尔泽身躯就是一抖。

    本就不是什么意志坚定的人,在痛苦中面对着流露出杀气的秦然,根本不可能坚持多久。

    仅仅几秒钟后,对方就连连求饶。

    “大人,绕我一命!”

    “我就是为了一个洗礼名额!”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