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八章 橡木手
    暗门打开后,火把照耀下,台阶清晰可见。

    驼背、独眼的老者站在一旁,没有再看秦然、斯坦贝克一眼,仿佛就是睡着了一般。

    不过,在秦然的眼中,对方却是肌肉紧绷,做好了蓄力的准备。

    秦然很清楚,假如他真的踏入暗门后的台阶,迎接他的绝对会是对方凶猛的攻击,以及暗门后凶险的机关。

    在《纳威亚城地下势力分布》里,秦然曾详细的了解过眼前的组织:橡木手。

    或许在整个纳威亚城的帮.派中不是最强的那个,但绝对是警惕心最强的那个。

    也正因为如此,才在盘根错节的神庙势力下悄然的发展了20年。

    这个年头相较于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传统势力来说,就和新生的嫩芽差不多,可在纳威亚城却是极为不容易的。

    要知道,纳威亚城最大的帮.派势力‘绿石’也不过成立了不到5年的样子。

    事实上,大部分人们认为,如果不是‘橡木手’不想成为纳威亚城的最大帮派势力的话,根本没有‘绿石’什么事。

    可这暂时不关秦然什么事。

    仿佛是受到了羞辱,秦然猛地上前一步,低下头,注视着驼背、独眼的老者,以冰冷的声音问道。

    “什么时候‘橡木手’变得这么无礼了?”

    话语中,秦然微微透露出了一丝杀意。

    没有恶魔、原罪的力量,仅仅是本身的气息。

    可即使这样,也让驼背、独眼的老者踉跄的连连后退。

    在对方的眼中,此刻的秦然早已消失不见。

    剩下的就是千军万马的冲锋。

    轰隆隆!

    钢铁洪流,残阳如血。

    一种只有真正上过战场的沙场气息让老者仅剩余的一只眼睛,惊骇的瞪圆了。

    对方抬手扶住一旁的木墙,这才没有跌倒出丑。

    但也在秦然的气势压迫下,彻底的说不出话来。

    一直到秦然收敛了自己的杀意后,对方这才连连大口喘气,仿佛是即将溺毙的人,被捞上了岸。

    “阁、阁下请息怒。”

    “我们没有任何冒犯的意思!”

    “只是最近发生了那件事,让我们不得不小心提防!”

    “你知道的,橡木手之所以能够一直存在,就是因为这种小心。”

    驼背、独眼老者连喘了数口后,马上就毕恭毕敬的站在秦然面前。

    像他这样的守门人,或许实力一般,但却有着常人所没有的眼力。

    自然知道什么样的人能惹,什么样的人不能惹。

    而像秦然这种从战场上走下来的沙场悍将,就是绝对不能惹的人之一。

    “那件事?”

    “是什么事?”

    一直默不作声的斯坦贝克突然开口了。

    含羞草为了保持着声音平稳,不让声音出现颤抖,而故意放慢了语速,让人听着有股拿捏腔调的感觉。

    可随着秦然后撤一步,向着含羞草欠身低语后,这样的拿捏腔调就变得耐人寻味起来。

    至少橡木手的看门人看到这一幕后,仅剩余的眼睛中,光芒闪烁。

    “这位大人,您好奇吗?”

    “想必您很少离开家族的庄园,不然的话,您一定会对两周前一群胆大妄为的家伙盗取‘荆棘圣杯’有印象才对。”

    “也正因为这件事,我们才不得不越发的小心翼翼。”

    “毕竟,荆棘神庙的人因为这件事都疯了一般搜寻着盗窃者,我们这样的人物,都是他们关照的重点。”

    橡木手的看门人一半讨好一半解释的说着。

    话语中,并没有任何的试探。

    虽然这位看门人很想知道秦然、斯坦贝克究竟是来自哪里,但他更加知道该如何保证自己的小命。

    至于‘荆棘圣杯’被盗的消息?

    已经过去两周了。

    这个消息没有了更多的价值。

    大部分稍有能力的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阁下,这位大人,请您们跟我来!”

    看门人说着,就自行的踏入了密道内。

    “两周前‘荆棘圣杯’被盗?”

    “是我消失的时间?”

    “还是更早一些?”

    看着对方的背影,秦然心底暗自琢磨。

    虽然因为通关副本的特定奖励,让秦然对纳威亚城不至于毫不了解,但是时间点却无法确定。

    上次在蒂奇的‘帮助’下,他进入这里只是匆匆一瞥,并没有了解到更多。

    也正因为这样,秦然才会选择‘橡木手’。

    他需要知道的更多。

    秦然沿着台阶而下,眼前立刻出现了一条近10米长的走廊。

    尽管光线的缘故,整条走廊显得很昏暗,但秦然却清晰的看到了走廊墙缝中暗藏的孔洞。

    丝丝锋锐的气息,从空洞中传来。

    这些空洞干什么的?

    自然是不言而喻。

    内藏的箭矢,足以让随意踏入其中的人,被射成刺猬。

    斯坦贝克也看到了这些孔洞,身躯不由一抖。

    下意识的,斯坦贝克看向秦然。

    然后,迎接含羞草的就是让他本身倍感压力的淡漠眼神。

    含羞草总觉得秦然看向他的那种淡漠眼神,就像是打量一具毫无生命的尸体,或者就是路边的石子。

    不论是哪一种,都让含羞草害怕。

    “不能惹2567生气!”

    “我现在需要依靠他才能够渡过难关!”

    “离开了他,我就必死无疑了!”

    仅存的理智,让含羞草极力的克制着因为害怕引起的混乱。

    “我们此行是伪装成一对大家族的主仆,仆人为了满足小少爷的好奇心,在小少爷的央求下,不得不来到这里,让小少爷体验一下,而我就要装作懵懂无知,尽量询问足够多的信息……”

    含羞草微微吸了口气,将之前秦然告知他的计划,在脑海中过了一遍。

    当含羞草再次抬起头的时候,他们已经来到了走廊的尽头,驼背看门人以只有自己人知道的方式敲了数下。

    吱呀!

    两扇紧闭木门中的一扇被从里面打开。

    顿时,喧闹声大了数倍

    大厅内更是灯火通明。

    一个挤满了人的小厅出现在了含羞草的面前。

    看着那些人,如果不是一个个面色不善,带刀带剑的话,含羞草还以为来到了菜市场。

    眼前的一幕,与含羞草想象中的帮.派.驻地完全就是两个模样。

    带着好奇,含羞草左看右望。

    相较于含羞草的好奇,秦然却是谈定自若的站在含羞草身边,轻声解释着。

    从《纳威亚城地下势力分布》上,秦然知道‘橡木手’做为纳威亚城存在时间最长的帮.派,可不单单是收取保.护.费那么简单,黑.市勾当才是‘橡木手’主营的范围。

    无疑,现在又是一次黑.市集会。

    “原来这就是黑.市!”

    “那个被盗取的荆棘圣杯会不会在这里?”

    按照原本的计划,含羞草故作天真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