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七章 星空下传唱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子斜照入房间。 .

    灰尘开始随着阳光的照耀而上下不停的浮动,最终,沾染在了那若隐若现的身躯上。

    那身躯仿佛是半透明半隐形的一般,如果不是瞪大双眼去看的话,根本就不会发现会是一个人。

    呼!

    吐了口浊气,秦然满意的显身。

    虽然从贡兰森的笔记上知道【暗之匿行术】很强,从老修女的嘴中更是得知【暗之匿行术】在达到登峰造极时可以穿梭阴影,但是秦然没有想到仅仅是基础级别的【暗之匿行术】对他就有着这么大的助力,竟然可以些许扭曲光线。

    【名称:暗之匿行术(基础)】

    【属性相关:无】

    【技能类别:辅助】

    【效果:不仅需要利用阴影,还需要利用光线,在原有潜行基础上,隐蔽效果+20%】

    【特效:无】

    【消耗:体力】

    【学习条件:潜行(大师)】

    【备注:阴影教会之所以被人恐惧,大部分源自暗之匿行术的神奇】

    (标注:你是依靠学习来掌握此项技能,因此,无法依靠积分、技能点提高技能等级!如想要提高,需要继续学习或者技能书!)

    ……

    就如同【暗之匿行术】介绍的那样。

    不仅利用阴影,还利用光线,形成更强大的隐蔽效果。

    而这个隐蔽效果是建立在【潜行】的基础上。

    对于已经达到超凡级别【潜行】的秦然来说,【暗之匿行术】的出现,真的是如虎添翼。

    唯一遗憾的是,完全是自学。

    没有了黄金技能点,秦然只能依靠着贡兰森反复的讲解,才快速的掌握了【暗之匿行术】的基础。

    几乎与【瘟疫骑士锻体术】一样。

    当然了,向贡兰森学习时,可不需要提心吊胆。

    但令秦然感到遗憾的是,出去【暗之匿行术】外,贡兰森笔记上提到的秘术,贡兰森也没有掌握。

    甚至,连具体的名字都没有告诉秦然。

    对此,秦然没有追问。

    谁都有不想说的秘密。

    他有,贡兰森也有。

    在不愿意他人探究自己秘密的同时,秦然也不会去追问他人的秘密。

    更何况,此次副本之行,他不仅完成了最大的目标:寻找到【晨曦骑士锻体术】的进阶秘术。

    还有着意外的收获。

    包括【晨曦之印】【暗之匿行术】在内,但也不是全部。

    秦然的目光看向了一旁的桌子。

    【艾加利之次枪】【圣水(晨曦教会)】【灵魂守卫之戒】【恶灵卷轴】【传讯之画】【抵抗药剂】【埃克之恶咒】【未知残片】和【昂西兰科法典】。

    其中【抵抗药剂】和【埃克之恶咒】无法带出副本。

    而【未知残片】则是连贡兰森、老修女都无法辨认,只能确定确实是来自晨曦教会,可是完全不知道来自那里。

    至于【昂西兰科法典】?

    【名称:昂西兰科法典】

    【类型:未知】

    【品质:未知】

    【属性:???】

    【需求:无】

    【是否能够带出副本:是】

    【备注:这是一件极为珍贵的宝物!】

    ……

    简单的备注,说明了它的价值,但一切都是未知。

    ‘最好毁掉,那东西非常邪恶!’

    ‘它很危险,我不建议2567你保存它!’

    两个建议分别来自贡兰森和老修女。

    不过,有着自己想法的秦然自然不会听取这样的建议,哪怕两人都是值得尊敬的长者,且是出于善意。

    拿出背包,秦然开始整理自己的收获。

    几分钟后,拜托警长约翰特制的宽大背包就被塞得鼓鼓囊囊。

    而就在秦然拿起背包的时候,房门被敲响了。

    咚、咚咚。

    有节奏的敲门声后,一身正装的贡兰森推门而入,笔挺的西服穿在高大、健壮的老骑士身上,让对方显得越发高大威武。

    “怎么?”

    “想不告而别?”

    老骑士抱着肩膀,挑着眉头问道。

    “我实在是不擅长这种场合,所以,我流了告别信,而且,我出现的话,恐怕会惹来麻烦!”

    秦然苦笑的拿出一旁的信件。

    不过,这封秦然思考了一个多小时才写下的信,下一刻就被老骑士撕成了碎片。

    “一封信?”

    “它能代表什么?”

    “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我可是你希望你亲自到场的!”

    “不是以弟子的身份,更不是以神子的身份,而是以朋友!”

    “朋友,明白吗?”

    老骑士双眼紧盯着秦然,一脸严肃的说道。

    面对着这样的老骑士,秦然还能够回答什么?

    他点了点头。

    而老骑士高兴的一拍秦然肩膀。

    这样的高兴,在老骑士走上礼台,站在阿尔蒂莉.亨特和吉米的中间时,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做为自己弟子的证婚人,相较于那位被‘抢走了’女儿一脸不快的富商亨特,老骑士笑容满面。

    同样笑容满面的是警长约翰。

    做为自己得力手下卡尔的证婚人,他可是击败了自己的副手雷斯垂德和局长派翠克在内的诸多竞争对手,才站在了这里。

    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卡尔的人缘非常的好。

    虽然卡尔的新娘只是一个平民姑娘,长得也不是很漂亮,但所有的人都在为他们送上祝福。

    自然,阿尔蒂莉.亨特和吉米也受到了相同的祝福。

    即使雷斯垂德在内的警员看着吉米都饱含警惕也是一样。

    今天可是婚礼。

    还是两对新人同时举办婚礼,一切的仇怨都需要放下。

    老修女走上了礼台。

    立刻,喧闹的会场就安静了下来。

    “光辉、黑暗间,总有一种力量不曾改变。”

    “圣洁、腐朽中,总有一种力量获得升华。”

    “战争、饥饿、贫穷,让那种力量变得永恒。”

    “和平、丰收、富饶,让那种力量变得宝贵。”

    “它,是爱。”

    “在晨曦女神的见证下,两对新人将获得这种力量!”

    没有更多的话语,在老修女话音落下后,现场就开始了欢呼,两对新人相互亲.吻,一直站在会场边缘、角落阴影中的秦然面带微笑,轻轻鼓掌,送上自己的祝福。

    没有谁听到这样的掌声。

    也没有谁听到这样的祝福。

    现场的欢呼,早已掩盖一切。

    秦然再次看了一眼贡兰森和老修女,拎起了脚边的背包,转身向外走去。

    大家有了一个还算不错的结局。

    圣保罗学校已经重新选址重建了。

    莫妮修女还会担任校长,以自己的方式教导每一位进入的学生,不再是富裕的上层社会,有了晨曦教会千年的积攒,老修女准备放宽入学的标准,贫穷人家的孩子也会获得机会。

    一开始或许不会太多,但会变好。

    有着贡兰森、警长约翰、阿尔蒂莉.亨特夫妇,卡尔夫妇和护校队员的帮助,这个时间并不会太久。

    不过,他却无法看到了。

    他的终点不在这里。

    他还需要迈步前行。

    “各位,再见!”

    站在会场的大门口,秦然没有回头,只是用右手拉起了帽兜后,高高举起,用力一挥。

    接着,大踏步而去。

    很快的,身影就消失不见。

    礼台上,贡兰森在秦然的身影消失后,才扭过头。

    老骑士默默的看着秦然消失的方向,面带不舍。

    “真是绝情的坏小子!”

    “连回头都不肯!”

    “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叫过我一声老师……真是混蛋!”

    轻声的自语中,老骑士眼眶泛红。

    但双眼泛红的老骑士却更加瞪大了双眼注视着秦然离去的方向,然后,一声大喊:“一路顺风!”

    喊声,压过了喧闹,传向远方。

    人们愕然的看着老骑士。

    有些人迅速的反应过来,看向了老骑士注视的方向,可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片刻后,一抹若隐若现的声音传来。

    “活久点,等我回来!”

    “当星空下传唱我之名时,就是我归来之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