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五章 燃烧!
    “狡诈的混蛋!”

    “2567!”

    昂西兰科、初代维恩伯爵看着握住了《昂西兰科法典》的身影,纷纷出声。

    秦然扫视了两者一眼后,目光看向了贡兰森和莫妮修女。

    “莫妮修女怎么样?”

    秦然问道。

    “没有了那混蛋东西,很快就能恢复!”

    贡兰森回答着。

    然后,一手搂着老修女,一手抽出了腰间长剑。

    本该温和的‘晨曦之力’,以一种迅疾的方式在老骑士的体内旋转着。

    “埃克!昂西兰科!”

    “你们两个混蛋终于全部显身了!”

    “我期待这一天,可是很久了!”

    淡淡的白色光芒中,老骑士杀意腾腾的看着眼前的两者。

    宛如实质的杀意,仿佛刀子一般切割着昂西兰科和初代维恩伯爵。

    不过,两者却都没有在意。

    或者说,在意的点不同。

    “你知道艾克被我迷惑?”

    “你不是应该在晨曦骑士团的训练营地?”

    前者是昂西兰科。

    后者是初代维恩伯爵。

    不过,两人异常默契。

    不论是秦然,还是老骑士都没有回答。

    老骑士更是冷哼了一声,杀意更烈。

    秦然则抬起了拿着《昂西兰科法典》的手掌。

    那只手掌洁白,手指修长且有力,捏在那厚重的《昂西兰科法典》上,立刻发出了宛如金属被扭曲的响声。

    嘎吱吱。

    在这样的响声中,昂西兰科、初代维恩伯爵异口同声的大吼着。

    “住手!”

    两者同时扑向了秦然。

    两者心中各自的目的,绝对不允许秦然损坏《昂西兰科法典》,哪怕是一丝一毫也不行。

    灰色如蛇,绿色如蟾的虚影在昂西兰科身上浮现。

    一轮斑驳的日出随着初代维恩伯爵的祈祷而缓缓展现。

    瘟疫!

    光明!

    灰绿的‘瘟疫之力’带着绝望,无数人在冷漠的注视下哀嚎中死亡。

    光辉的‘光明之力’带着浩大,无数人跪拜在地,祈求那高傲的宽恕。

    昂西兰科、初代维恩伯爵展现着自身的强大。

    但!

    两股温和坚韧的‘晨曦之力’也丝毫不差。

    甚至,更强!

    因为,他们都源自晨曦!

    “晨曦!”

    两声低喝,一道20米长的巨大的光剑。

    一道则是完全的冲击波。

    两道同源的力量,一出现就引起了共鸣。

    嗡!

    颤鸣中,冲击波迅速的融入到了光剑中。

    顿时,光芒暴涨。

    25米!

    30米!

    35米!

    光辉闪烁,光剑锋芒毕现。

    踏踏踏!

    希律律!

    身披重甲的士兵,骑着战马冲锋的骑兵,在光剑中浮现。

    呜、呜呜!

    古朴、苍凉的嚎叫声响起。

    战鼓敲击如雷。

    战旗挥舞如风。

    重甲士兵高举塔盾。

    骑兵平端长枪。

    然后,一声令下!

    冲锋!

    冲锋!

    冲锋!

    劈荆斩锐,勇往直前。

    冲破那冷漠。

    斩碎那高傲。

    绝望诞生着希望。

    希望中自强不息。

    秉承秦然意志,加持着贡兰森力量的晨曦之剑,贯穿眼前一切。

    嗤、嗤!

    轰!

    切割声后,就是爆炸。

    大地再次被削去了十数米,灰尘激荡。

    秦然与贡兰森并肩而立,挡在老修女身前。

    秦然面不改色。

    老骑士微微喘息。

    岁月是狡诈的,在赋予你相应的智慧时,会拿走你健壮的身躯与充沛的活力,即使是老骑士也无法阻挡这一点。

    不过,这又算的了什么?

    莫妮,解脱了。

    从那该死的契约中解脱了。

    “2567……”

    “先带莫妮修女离开这,那两个家伙要垂死挣扎了。”

    秦然一摆手道。

    “小心!”

    没有拖拉,深知此刻自己应该干什么的老骑士抱着莫妮修女迅速的向着坑洞上方而去。

    “想走?”

    “留下来!”

    属于初代维恩伯爵的声音响起,接着就是一道金色的射线射出,直指贡兰森。

    而一头体型庞大,高有十几米,体型健壮,青面獠牙赤发,四肢着地的怪物则冲破了灰尘,扑到了秦然面前。

    可两者都落空了。

    前行的贡兰森一个加速,就摆脱了金色射线。

    秦然?

    更是消失在了原地。

    烟尘再次激荡。

    不过,却以远比之前更快的速度落下。

    一切又一次清晰起来。

    除去昂西兰科变化的瘟疫之兽外,初代维恩伯爵更是大变样。

    残骸身躯在晨曦之剑下彻底的消失,仅剩余的多半颗头颅以粘合的方式,粘在了那艘飞艇上。

    光辉熄灭的飞艇,又一次亮起了金色的光芒。

    可远不如之前明亮。

    就如同那看似体型庞大的瘟疫之兽,虽然看起来无比凶恶,但急速的喘息却说明着昂西兰科状态的不妙。

    秦然、贡兰森合力一击,自然不是那么好抵挡的。

    就算是有着相互的抵消,也让两者受到了不可逆转的伤害。

    但两者不会放弃。

    “现在,仅剩余你一个了!”

    “杀掉你,再杀掉贡兰森,我的计划还能够成功!”

    初代维恩伯爵冷冷的说道。

    “然后,我们再决出胜负!”

    瘟疫之兽的嘴里响起了昂西兰科的声音。

    “速战速决!”

    初代维恩伯爵说道。

    之前还相互算计、搏杀的两者,迅速的统一了阵营。

    两者凶狠的看向了秦然。

    两者都没有掩饰自己的杀意。

    没有必要,也无法掩饰。

    都是眼前的人,让他们这样狼狈。

    本该一帆风顺的计划,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是他们不能忍受的。

    而在两人的注视下,秦然面色不变,神情依旧淡然。

    他随手将《昂西兰科法典》扔到了脚边。

    看着蓄力的两者,秦然缓缓的说着。

    “你们底牌尽出了?”

    “那么……”

    “轮到我出手了!”

    秦然的语气宛如叙述事实。

    可有的时候,事实就是那样的让人难以接受。

    昂西兰科不信。

    初代维恩伯爵更不信。

    “或许你还有着一两张底牌,但你的底牌能够同时对付我们两个吗?一个复生的神灵,一个人间的至高!”

    “连共鸣的晨曦之剑都不行!”

    “你真是太狂妄了!”

    “留下贡兰森的话,你们还有极大的赢面!”

    “而现在?”

    “你真以为你是神话时代里的神灵吗?”

    “除了真正的神灵外,谁又能够夸口同时对付我们两个!”

    蓄谋已久的计划失败,一切付诸东流的初代维恩伯爵,出言讥讽着秦然,往日不屑于这样小手段的对方,这个时候正在用这样的手段来激怒对手,且让自己好受一点。

    当然,后者更加重要一点。

    “真正的神灵?”

    “我当然不是。”

    “不过……”

    “换成恶魔,怎么样?”

    秦然轻笑了一声。

    昂西兰科、初代维恩伯爵一愣。

    下一刻。

    夹杂着硫磺味道的混乱气息如泰山压顶,从天而降,狠狠的砸在两者身上。

    无尽的烈焰,开始在大地上燃烧着。

    仿佛,深渊重返人间。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