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一章 显露
    虽然有着距离的差距,但是秦然的手势,高空中的主教是看得一清二楚。

    当下,这位主教的脸色就变得难看无比。

    不过,随即就又恢复了正常。

    “只是一个破落的神子而已!”

    “没有了真正的神灵,你一个神子又怎么能够翻得起风浪?更何况……现在早就没有了大海,只剩下一片沼泽了!”

    “你难道以为,我是为了你而来?”

    “你有些太看重自己了!”

    这位主教缓缓的说着,然后,一抬手。

    顿时,金色的光芒越发的浓烈了。

    刺眼夺目且带着丝丝的灼热。

    哪怕是站在地面上的人,也感到了全身出汗。

    “这、这是什么?”

    “另外一个太阳吗?”

    看着空中绽放着光和热的飞艇与人神秘侧的人惊恐无比。

    哪怕他们远远比普通人知道的多,但一旦遇到了未知的事情,和普通人相比,也就好了一点。

    不过,也正是这一点,让他们有着更多的机会。

    例如:活下来。

    在空中发生异变的时候,神秘侧人士纷纷撤走。

    尽管神情惶恐,姿态狼狈,可也比那些还在不停跪拜的人强多了。

    因为,下一刻,这些人就全部的死了。

    轰!

    一支粗大的金色光线从飞艇中射下来,巨大的爆炸形成的冲击波,第一时间就是撕裂了那些跪拜者的身躯。

    地动山摇间,烟尘弥漫。

    当尘埃落定时,跑出老远的神秘侧人士们下意识的扭头查看。

    接着,他们看到了终身难忘的一幕。

    占地硕大的圣保罗学校消失了。

    留着的只是一个深达数十米,直径数百的大坑。

    但诡异的是,在这个坑洞上,一座小教堂凭空而立。

    没有任何的支撑。

    也没有任何的牵拽。

    就是这样的悬浮在半空。

    目睹这一切的神秘侧人士没有再发出惊呼,今天看到的一切,早已经超出了这些神秘侧人士的想象。

    简单的说,他们麻木了。

    可这样的麻木,随即就被打破了。

    无声无息间,小教堂消失了。

    不、不是消失。

    而是化为了齑粉。

    被一股强大到令人无法想象的力量压碎。

    这股力量令带着令人绝望的气息,以飓风般的姿态横扫全场,哪怕跑出了老远的神秘侧人士们,也一个个的被掀翻在地,发出了痛苦的哀嚎。

    “不错的身躯。”

    自言自语的夸赞中,被秦然丢弃在小教堂内的俘虏缓步走到了一旁的地面上,感受着脚下土地的质感,对方长长的吸了口气。

    “怀念的感觉。”

    带着这样的感叹,对方抬起了头看着空中的飞艇和光明教会的主教,眉头微皱。

    “太阳吗?”

    “有点麻烦了。”

    对方又一次自言自语着。

    “是啊,你有麻烦了。”

    那位主教无视着距离的限制,出声回应着对方。

    “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

    “还有!”

    “我不习惯仰视别人!”

    “给我下来!”

    俘虏抬起头,恶狠狠的看着主教。

    一道灰绿色的光芒在对方话音刚落的时候,就直直的射向了空中的主教,可还没有真正接触到那位主教就被一旁的金色光华击溃了。

    或者说……

    是焚烧了!

    感受着那金色光华中爆发着远超他想象的温度,俘虏身上开始聚集更多的‘瘟疫之力’。

    面对着这一幕,那位主教略显怜悯的摇了摇头。

    “可怜的昂西兰科啊!”

    “被囚禁千年的你,早就不明白自己错过了什么,也不明白你现在的所作所为是多么的可笑和……”

    “愚蠢!”

    那位主教缓缓的说出了最后一个词。

    “你知道我的名讳,却还敢侮辱我,凡人谁给了你这样的胆子?”

    昂西兰科一眯双眼,迅速收敛了愤怒,开始打量着天上悬浮的主教。

    “假如是在50年前……不、不,用不了那么久,即使是在一分钟前,我都不敢这样做,可现在?”

    “您为了进入这具看似适合的身躯,不仅拼尽全力,还为此不惜受伤的借着‘太阳’的威力撞破了‘囚笼’,没有了神职,神格粉碎的您,残余的神火恐怕也已摇摇欲坠了吧?”

    那位主教叹息着。

    “就算这样,你认为你就可以无礼的冒犯我?”

    “还是你认为凭借一件玩具,就能够赢我?”

    昂西兰科感觉到了丝丝不对劲,但却想不到哪里不对劲。

    这具身躯他检查了数遍,没有那个奸猾小子留下的印记,甚至,一丁点的‘晨曦之力’也没有。

    也正因为这样,他才敢拼尽全力,冒着受伤的风险一试。

    “在选择这具身躯复生前,你一定检查了数遍,你并没有在这具身躯上发现让你警惕的东西,例如:那位可悲神子的力量气息?”

    “是啊!”

    “你又怎么会检查的到呢?”

    “毕竟,自始至终做手脚的人,都不会是那位可悲的家伙,而是……另有其人!”

    那位主教似乎看出了昂西兰科想什么,十分干脆的说出了答案。

    昂西兰科脸色一变。

    这位掌管‘瘟疫’的神祗,马上就要做些什么。

    可,有些晚了。

    一股奇异的力量从这具身躯深处漫延开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吞噬了那摇摇欲坠的神火。

    “呼!”

    满足的叹息声从俘虏嘴中传来。

    同时,一阵骨头的脆响从这具身躯内部响起,好似炒豆子,又好似放鞭炮。

    啪啪啪!

    连续的脆响停下后,眼前的俘虏已经大变样。

    面容从年轻变得年老。

    身躯也变得越发高大、健壮,灰白参半的须发带着一种异样的魅力,配合着眼中的怜悯,让人一见就会认为这是一位仁慈的长者,好似老修女那样。

    可只有观察细致的人才能够发现,对方眼中的怜悯是多么的虚假,隐藏其后的狡诈、狠毒又是怎么样的浓郁。

    “好久不见,沃伦。”

    老人面带微笑的冲着天空中的主教打着招呼。

    “是啊,我的老师!”

    “光明教会的末代教皇、大祭司、骑士团团长阁下。”

    “这样的称呼是不是有点陌生?”

    “那么……”

    “我们还是换成曾经反叛贵族联军的幕后策划者:初代维恩伯爵?”

    那位主教面带微笑的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