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四章 出现
    别样的声音,异样的容貌变化,惊得警长约翰直接掏出了燧发手枪,直指对方。

    秦然冲着约翰摆了摆手。

    然后,细细打量对方数秒后,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

    对方的声音一如之前。

    可一旁的约翰却瞪大了双眼。

    因为,在对方开口的瞬间,秦然就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指,向后一掰。

    喀!

    指骨断裂的响声中,对方不仅是话语没有丝毫的停顿,面容上的表情都没有任何的改变。

    “如传闻中的那样,2567你是一个谨慎的人。”

    对方抬起手掌,看着耸拉搭着的手指。

    而捆着对方的绳索,在对方抬手的那一刻,就全部的崩断了。

    看着这一幕,秦然双眼一眯。

    虽然想要挣脱这样的绳索对他来说轻而易举,即使换成铁锁链也不会难到他,但对于一个在一秒钟前还只是比普通人略强的人来说,可是非常不可思议的。

    “是某种加持?”

    “还是‘那个’?”

    秦然心底猜测着。

    他的目光随着猜测而变化。

    变得越发深邃。

    熟悉秦然的人,都会明白,这个状态下的秦然是最危险的。

    哪怕,表面上他表现的极为正常。

    “看来你听到了我的不少消息。”

    秦然缓缓的问道。

    “嗯,比你想象中的要多得多。”

    对方没有否认。

    “那么你是为了什么而来?”

    秦然又问道。

    “自然是合作!”

    “我希望我们可以合作一次,共同对抗……”

    对方最后的话语没有出声,只是用口型比划着。

    但秦然能够确定,那个词是‘光明’!

    光明这个词在不同的时候,有着不同的含义。

    可在眼前的副本世界,这个词大多数的时候,只代表一种意思:‘光明教会’。

    “是我猜到的那个组织吗?”

    秦然问道。

    与对方一样,秦然也没有说出‘光明教会’一词。

    并不是因为身边有着警长约翰。

    只是秦然选择了最为谨慎的方式。

    “没错,就是那个。”

    对方点了点头。

    “我为什么要去对抗那个组织?”

    “至少从阵营来看,我们是一个阵营的。”

    秦然一摊双手,整个人就向后靠去,柔软的马车靠垫,立刻给了秦然一个舒适的支撑。

    “一个阵营?”

    “你确定?”

    “相信我,从最初开始,你们就不是一个阵营的他们虽然有着神圣的外衣,但内心早已变为了豺狼。”

    “他们窥视着晨曦的宝藏,并且,会为此不择手段。”

    对方冷笑出声。

    “然后呢?”

    靠在垫子中的秦然好整以暇的问道。

    “该说不愧是‘神子’吗?”

    “不仅自信,而且高傲!”

    “我想你应该和来到这里的他们接触一下,之后我们再谈!”

    说着,俘虏就倒在了车厢中。

    秦然直起身检查了对方的状态。

    一种疲劳过度昏迷的模样。

    不过,秦然还是在约翰开口前,给对方顺手补了一手刀。

    “刚刚是怎么回事?”

    “他,还有那些绳子?”

    约翰一脸不解。

    “‘神降术’!”

    秦然这样的回答着。

    很自然的,这样的回答,引来了约翰的惊呼。

    “‘神降术’?”

    “那岂不是……”

    约翰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秦然挥手打断了。

    与此同时,马车也停了下来。

    “你们干什么?这样挡在路中间,不知道很危险吗?”

    “快点让开!”

    车夫的呵斥声传来。

    “我为我鲁莽的行为抱歉,不过,我希望见到2567殿下。”

    一抹晴朗、温和的男子声音响起。

    隔着车厢,透过车夫身旁的小窗子,秦然一眼就看到了这位拦路者。

    金色的盔甲、猩红色带有金边的披风,在阳光下无比的耀眼,以至于常人连对方的容貌都有些看不清。

    当然,其中并不包括秦然。

    打量着对方硬朗、坚毅的面容,秦然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你们先回圣保罗学校,我随后就到。”

    对约翰说着这样的话语,秦然就向着对方走去。

    “日安,殿下。”

    一个毕恭毕敬的骑士礼后,眼前全身盔甲的骑士这才继续的说道:“殿下,请您和我来。”

    说完,对方就向着一旁的街道走去。

    这种自顾自的模样,和之前的毕恭毕敬形成了令人反应不过来的反差。

    不过,秦然却是毫不在意的跟在对方身后。

    在对方出现的时候,秦然就猜到了对方是来干什么了。

    盔甲、披风上的‘光明教会’印记实在是不要太耀眼。

    与那神秘家伙说的一样,‘光明教会’的人来到了这里。

    至于目的?

    秦然有相当的把握,也和那个神秘的家伙说的一样。

    只是,这个神秘的家伙是谁?

    “能够使用类似‘神降术’的人,在眼前的世界可不多了。”

    “而且,还出现在了维恩家族的墓园,其中初代维恩伯爵的墓室又是空的……假如真的如同我猜测的那样,原本的历史可就要变得有意思多了。”

    秦然边想边走。

    很快的,跟在对方的身后的秦然就来到了一处僻静的街道。

    在街道的尽头,站着一位和带路骑士类似打扮的骑士,就是年龄稍长。

    领路的骑士快速的走到了一侧,并且没有停留的离开了这条街道。

    顿时,街道上就剩下了秦然与对方两人。

    上午的微风吹动着秦然的斗篷与对方的披风,两件衣物猎猎作响间,对方露出了一个笑容。

    然后

    锵!

    长剑出鞘,直斩秦然。

    本该相距十几米的距离,就好似不存在一般,在对方长剑出鞘的时候,一步而达。

    剑刃上更是泛起了一层炽白的光辉,在阳光下绽放着刺目的光辉。

    神圣、凛然。

    让人一看就心生崇敬。

    甚至,心底生不起丝毫的反抗,就要任由这把剑斩杀自己,洗去自己的罪孽。

    破邪斩!

    不仅斩身,还斩心。

    “斩!”

    面对着仿佛被神圣震慑的秦然,突然出手攻击的骑士,爆出一声大喝。

    大喝中,本就快速无比的剑,变得更快了。

    好似一道光般对着秦然的头颅斩下。

    然后……

    落空了。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