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八章 笔记
    脸色变化的老修女沉默不语。 .

    秦然讶异的看着老修女。

    老修女的神情告知着他,对方是知道《昂西兰科法典》的,但对方的沉默……

    “您有什么顾虑吗?”

    秦然询问道。

    老修女面带犹豫的摇了摇头,然后,转身离开。

    秦然没有阻止,只是眉头微皱。

    他知道其中有着隐情。

    同时也知道凯特利知道这样的隐情。

    不过,和其他事情不同,这件事情上,对方一定会说得似是而非,然后加深他和老修女的误解。

    事实上,假如不是他看破了对方是在玩什么把戏的话,这个时候一定会疑窦重重,而不是以更冷静的姿态思考着。

    “莫妮修女在我提到《昂西兰科法典》后,就沉默不语……显然,她应该是无法亲口说出《昂西兰科法典》的事情!”

    “或者,无法向询问《昂西兰科法典》的人回答。”

    “一旦说出来,必然会受到某种伤害!”

    “而且,不是一个人的,是两个人:询问者和回答者!”

    思考着老修女的性格,秦然很快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如果只是自己受到伤害的话,老修女一定不会顾忌这么多。

    可要是有其他人,那真的是另当别论了。

    “《昂西兰科法典》吗?”

    秦然自语中,推开了关押剩余俘虏审讯室的门。

    他希望从这些人嘴中得到更多有关‘复兴会’的事情。

    但结果是令秦然失望的。

    这些人根本不知道所谓的‘复兴会’。

    而在那个巫师俘虏的嘴中,秦然知道的消息也不是很详尽。

    他只知道大约三点。

    第一,‘复兴会’是在二十年前建立的隐秘组织。

    第二,‘复兴会’仇视原本的任一教会组织,他们认为是这些教会的无能,才让他们落到现在这般窘迫的地步。

    第三,‘复兴会’会吸收神秘侧的零散人员入会,并且给予相当的帮助,只是联系方式却是单线的,甚至是无法知晓的。

    就好似那位巫师,对方只能等待上级通过【传讯之画】来联系自己。

    至于传讯魔法阵?

    对方也不知晓。

    “结构严谨,组织隐秘!”

    秦然这样的评价着‘复兴会’。

    他很好奇这个组织内所谓‘新神’的说法。

    但他没有马上去联系凯特利。

    因为,实在是太过急躁了。

    以他表现出的谨慎,必须要接连‘试探’老修女,却得不到答案才好寻求其它的路途。

    所以,他需要等待。

    而秦然并不打算凭空等待的去浪费时间。

    细细翻阅贡兰森的笔记,自然是最佳的选择。

    ……

    【详细阅读相关笔记,晨曦骑士锻体术所需积分减少100……】

    【详细阅读相关笔记,晨曦骑士锻体术所需积分减少100……】

    【精读整本相关笔记,晨曦骑士锻体术所需积分减少1000……】

    ……

    相较于引起小教堂共鸣时获得的积分,这种阅读方式,无疑是费力、耗时间的。

    但秦然却不介意,甚至是甘之如饴。

    因为,在贡兰森笔记的只言片语中,他发现了【晨曦骑士锻体术】相关的技能可不单单是【贝西卡踢腿术】【晨曦之印】,还有所谓的【暗之匿行术】【(涂抹)剑术】【(涂抹)摔投术】【(涂抹)绞杀法】【(涂抹)之心眼】,最让秦然惊讶的是,晨曦教会中还有【驯兽术】。

    虽然这些秘术都有着涂改,特别是前缀更是漆黑一片,秦然瞪大了双眼,也看不清楚究竟是什么,但仅凭看到的,秦然就已经能够想到当初的晨曦教会是多么的全面、强盛。

    不过,笔记上只是提到了这些,却没有任何修炼的方式,这让秦然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当然,更让秦然在意的是,笔记上并没有关于【晨曦骑士锻体术】的进阶秘术介绍,哪怕是名字都没有提。

    “口口相传?”

    “还是试炼?”

    秦然猜测着。

    接着,秦然迅速调整思绪,又一次的翻阅着笔记。

    尽管减少的积分数值,会随着翻阅次数而不断的下降,但总比什么都不做的好。

    而且,经过笔记上的提醒,秦然努力保持着一边翻阅一边运行‘晨曦之力’的习惯。

    ‘形成本能’!

    笔记上不止一次提到这句话。

    贡兰森的教导中也不乏这样的提醒。

    但这对秦然来说却并不容易。

    即使秦然有着无双级别的【晨曦骑士锻体术】也是一样。

    在什么都不敢的情况下,秦然可以形成自行运转的本能,但是分心二用的话,却总是差了那么一点。

    ‘晨曦之力’不是快,就是慢。

    总之,就是打乱了整体的节奏,打断了一次完美的运行。

    之后的两天,秦然除去‘询问’老修女外,就是尝试分心二用。

    当【晨曦骑士锻体术】所需积分剩余80000和18.5黄金技能点时,秦然暂时选择了放弃。

    翻阅笔记,已经无法给予他任何减少积分的需求。

    更重要的是,整本笔记已经完全印在了他的脑海里,他倒背如流,‘晨曦之力’也运转如常。

    但秦然很清楚,这不是他想要的。

    很简单,当换了一本书阅读时,‘晨曦之力’的节奏就再次被打断了。

    “需要更长的时间吗?”

    秦然深吸了口气,从小木屋内走了出来。

    时间,对普通人来说无所谓。

    可对他真的是极为缺少的。

    如果可以的话,他不惜用更多的积分、技能点来换取在眼前副本世界停留的时间,可惜的是,他并没有第二个【艾默德的交易】。

    秦然暂时放下了有关分心二用修炼【晨曦骑士锻体术】的想法,穿过操场,向着学校外走去。

    他要求向凯特利‘寻求答案’了。

    当然,顺带也该让对方付出点代价。

    被挑拨、利用性格弱点,还放过对方?

    秦然没那么大肚。

    不过,在走到学校门口时,秦然却是眉头一挑。

    一大群抬着担架的人聚集在学校门口。

    并没有恶意。

    相反,每一个人的面孔都是仓惶的。

    一些身穿黑衣,带着好似乌鸦鸟嘴面具、背着药箱的人穿梭在人群中。

    其中,就有老修女。

    不同于其他人,老修女并没有戴类似乌鸦鸟嘴的面具,依旧是那身修女服,面带仁慈的查看着那些担架上的人。

    艾克和一些护校队员则紧紧的跟在老修女身旁。

    当看到秦然走出来时,艾克立刻面色凝重的走了过来。

    “2567阁下。”

    “城中爆发了瘟疫!”

    没有等秦然询问,对方再躬身施礼后,就径直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