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七章 法典
    砰!

    秦然抬起一脚,轻轻的点在了对方的脸颊上。

    但下一刻,对方连带着椅子就直接飞起撞在了一边的墙壁上。

    椅子当时就碎了。

    绑着对方的绳子自然是无法阻拦对方了。

    但对方却是张嘴吐出了数颗和着血牙齿后,就瘫软在地上。

    刚刚的撞击,可不单单是撞碎了椅子,还撞碎了对方的骨头。

    “晨曦教会的残余们,你们一定会后悔……啊!”

    身体多出骨折的对方嚣张依旧,不过,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一声惨呼所打断了。

    秦然的脚尖踩在了对方的手指上,左右捻动着。

    “我认为你应该用更加适合的词汇来称呼我们,而不是‘残余’!”

    “你认为呢?”

    秦然一边说着,脚掌一边用力。

    很快的鲜血就从靴子下面流出。

    接着,就是骨头的碎裂声。

    当秦然抬起脚时,那根手指已经成为了一块烂肉。

    然后……

    秦然踩住了对方的另外一根手指。

    “可以告诉我‘复兴会’是什么组织吗?”

    “当然,还有你们想要的那件东西是什么!”

    秦然问道。

    “晨曦教会的残余……啊!”

    对方有着超乎想象的倔强,嘴里对秦然、老修女的称呼仍然没有改变,因此,疼痛如约而至。

    而且,秦然没有再废话。

    再踩碎了对方的一根手指时,立刻就踩向了下一根手指。

    当对方的左手手指全部碎裂,秦然开始踩向对方的右手手指时,老修女面露不忍。

    “2567,我们可以用更简单的办法。”

    老修女说道。

    “莫妮修女,你的身体会让这个简单的办法变得更复杂,而我的方法或许残忍,却非常的直接您可以到外面等我一会儿吗?”

    “我向您保证,很快就会结束的!”

    秦然扭过头看着老修女,面色认真的回答着。

    老修女的简单办法是什么,秦然自然是知道的。

    无非就是读取对方的记忆。

    可老修女的身体状态,早已经不允许老修女这样做。

    按照秦然的估计,老修女再使用两三次这样的能力,恐怕身体就会直接垮了。

    这可不是秦然乐意见到的。

    “好吧。”

    面对着神情认真的秦然,老修女最终选择了退让。

    不过,老修女并没有离去。

    她就站在门外,静静的祈祷着。

    “仁慈的贝尔纳黛,2567的罪孽,我愿意替他背负……”

    耳边的惨叫声不断响起,夹杂在虔诚的祈祷声中,回荡在阴暗的走廊中。

    悲悯的老修女为秦然祈福。

    仁慈的老修女为秦然赎罪。

    带有晨曦教会标记的简画又一次出现在了地面上,随着老修女的祈祷声而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可仅仅持续了不到两秒钟……

    那光芒就随之黯淡、消失。

    犹如被吹熄了的蜡烛。

    黑暗又一次笼罩了整个走廊,老修女痛苦的闭上了双眼。

    “您最后的光辉都要散去了吗?”

    老修女哽咽的自语着。

    隔着门,秦然的感知依旧让他能够清晰的听到老修女的祈祷、哽咽,体内的‘晨曦之力’更是能够感应到那一闪即逝的光辉。

    对此,秦然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无法去安慰老修女。

    也没有立场去安慰。

    毕竟,他这个‘神子’都是假冒的。

    而那位自称‘复兴会’的俘虏却是冷笑出声。

    “假仁假义的伪君子,正是因为这样的家伙,上一次的战争我们才会失败!”

    “不过,这一次不会了!”

    “你们的‘伪神’早已经陨落,而我们的‘新神’即将诞生,它会带领我们迎来新的时代……你们这些残余、罪人,必将受到神罚!”

    声音从低到高,又到声嘶力歇,充斥着狂热。

    ‘新神’?

    秦然低下头看着对方脸上的狂热,心底开始了一番猜测。

    ‘复兴会’‘新神’,再加上宛如宗教信徒般的狂热。

    这些线索加在一起,足以让秦然猜到了一些东西。

    “随着晨曦教会遗产的出现,什么东西都出来了吗?”

    “贵族势力,新生的教会,游散的神秘侧佣兵、赏金猎人……”

    “真是群魔乱舞!”

    秦然这样的评价着。

    他又一次对‘贪婪’的定义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同样的,他也猜到了凯特利下次见面会和他谈些什么了。

    ‘复兴会’和对方的‘新神’。

    乃至是对方想要的那件东西。

    因为,凯特利肯定了他会从这看起来好似狂信徒的巫师嘴中得到想要的答案。

    简单的说,看似狂信徒的对方,就是虚有其表的。

    面对着这样的人,秦然知道该怎么做。

    “你喜欢烤肉吗?”

    “放心,我会一点点喂你!”

    秦然突兀的说了一句,然后,抬手就抓住了对方的脚裸,走向了一旁的炭火盆。

    对方瞬间就猜到了秦然想要干什么,脸色立刻变得无比难看。

    “晨曦教会的残余!”

    “你不得好死!”

    “我要诅咒你!”

    ……

    咒骂声响亮,可毫无用处。

    就和对方的挣扎一样。

    对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离火盆越来越近。

    汗水层层叠叠的出现在额头上。

    “我所信奉的神啊!”

    “请您拯救您的信徒,惩罚眼前的刽子手吧!”

    “请您……等等!”

    接连不断的祈祷声中,对方心底的信仰非但没有让对方平静,反而开始了动摇,特别是当对方的小腿感受到灼热时,对方法的信仰彻底的被恐惧所压制了。

    或许,死亡对真正的信徒没有威慑力。

    但眼前的巫师,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信徒。

    哪怕对方表现的再怎么狂热。

    也都是虚有其表的。

    面临真正的大恐怖时,这样的面具真的是一戳就破。

    秦然扭过头,看着完全被冷汗浸湿全身的对方,不又摇了摇头。

    “原本我很期待接下来的一幕,而且还为你特地准备了一位利亚德的牧蛇人相信我,她比你更喜欢你身上的肉,尤其是烧烤过的。”

    听着秦然满是惋惜的话语,对方全身一哆嗦。

    利亚德的牧蛇人,对方自然是知道。

    而正因为这样的知道,对方才更加的害怕。

    被杀死和被吃掉真的是两个概念。

    一想到利亚德牧蛇人的‘爱好’,对方很干脆的开口了。

    “我告诉你,你想要知道的一切。”

    “放我一条生路!”

    对方说道。

    “看你的表现!”

    秦然回答着。

    ……

    半个小时后,秦然眉头微皱的离开了审讯室。

    看着站在门外的老修女,秦然示意对方跟自己来。

    当走出走廊,来到一处无人的小客厅时,秦然很直接的问道:“莫妮修女,您知道《昂西兰科法典》吗?”

    顿时,老修女面容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