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六章 复兴会
    面对着从房间阴影中冲出的秦然,身材瘦小的男子双眼圆睁。

    对方不明白,秦然是怎么绕过自己的幽灵守卫进入到房间内部的,就如同对方不明白秦然的度为什么这么的快!

    在5项属性中,秦然的力量、敏捷此刻已经排在了末尾的位置,但这就是对秦然而言。

    对于其他人,特别是眼前副本世界中的原住民来说,ss-级别的敏捷,真的是几乎不可思议。

    因此,最终的结果是没有悬念的。

    啪!

    一记手刀,准确的命中了对方的脖颈。

    对方圆睁的双眼立刻翻白的晕倒。

    秦然一把拽住对方的脖领子,一边向着书房内走去,一边开始搜寻对方的贴身物品。

    如何获得有价值的战利品,秦然早已是驾轻就熟,仅仅是走到书房门口时,秦然就从对方的身上拿出了几样东西。

    不过,能够被系统认可,却只有两样。

    一个是泛着黑色光泽的金属戒指。

    【名称:灵魂守卫之戒】

    【类型:饰品】

    【品质:魔法】

    【属性:幽灵守卫】

    【需求:无】

    【备注:它的工艺不复杂,但是技艺却是传承依旧】

    ……

    【幽灵守卫:召唤一个类游魂生物做为你的护卫,它能够完成简单的命令,且长时间存在,当幽灵守卫死亡时,你需要用适合的灵魂填充(可以是人类,也可以是走兽、鸟类)】

    ……

    另外一个则是一张卷轴。

    【名称:凶灵卷轴】

    【类型:卷轴】

    【品质:魔法】

    【属性:召唤两只凶灵为你服务,1/1】

    【需求:无】

    【备注:它们并不让人喜欢,但却足够好用】

    ……

    秦然毫不客气的,将两件物品装入了背包,剩余的类材料之类,秦然也没有放过。

    虽然系统没有给予相关的属性,但这并不代表它们没有价值,至少,在眼前的副本世界还是很值钱的。

    拎着昏迷的对方,秦然透过开启的房门打量着书房。

    说是书房并不准确。

    应该说是书房与实验室的合体。

    一边确实是有着书架、抄写的书桌。

    另一边则血腥多了。

    拆解出的人体、动物内脏,混杂在一个铁盆中,而在周围更是不缺少被拆解的‘原材料’。

    铁盆的旁边则放着一个架子,架子上立着一幅油画。

    木质的边框,画布上画有一把造型奢华椅子,除此之外就别无他物了。

    立刻,秦然有了几分猜测。

    他抬腿迈步,跨过了书房门附近的一块地板。

    这块地板看似和其它的地板没有任何的区别,但秦然专家级的【神秘知识】却可以确认,在这块地板上有着一个魔法陷阱。

    会出警报和攻击的那种。

    尽管房屋的主人已经被他捏在了手中,可不代表秦然想要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略微的翻看了一下书架、书桌上的书,确认只是一些基础【神秘知识】书籍和普通书籍后,秦然的目光就看向了那幅油画。

    当秦然细细的查看那幅画时,秦然这才惊讶的现,这幅油画竟然是两面的。

    同一个画框,但是正反有着两副画。

    刚刚因为角度,秦然看到的是正面有着椅子的那张,而反面却是一张空白泛黄的画布。

    秦然看着双面油画,又一次的检查周围。

    这样做无疑是十分麻烦的,可相比较丢掉小命而言,却是好了不知道多少。

    面对神秘侧的家伙,再怎么谨慎小心也不为过。

    而之后秦然的现,则证明了这样小心的必要性。

    从画框上,一股淡淡植物香气的味道钻入了他的鼻中。

    周围满是内脏、尸体的环境,充斥着血腥味,如果不是细心检查的话,这样的味道一定会忽略。

    而忽略了这样的味道,直接以手去触摸画框的话……

    秦然扯过铺在实验台上的兽皮,开始擦拭边框。

    仅仅几下后,兽皮就开始以肉眼可见的度枯萎、干瘪了,接着,变为了好似被烧灼的纸一般,一碰就化为灰烬。

    “故意这样布置的吗?”

    秦然扫了一眼那个铁盆,抬手拿起了油画。

    【名称:传讯之画】

    【类型:杂物】

    【品质:魔法】

    【属性:传讯】

    【需求:神秘知识(入门),传讯魔法阵】

    【备注:从相同一张画布上裁剪下来的两张,本身就有着一种奇妙的联系】

    ……

    【通讯:使用魔法阵进行对话,并且看到对方】

    ……

    “传讯魔法阵?”

    秦然一挑眉。

    这样的需求,顿时让这幅【传讯之画】的价值大减。

    当然,秦然也不会随手抛弃,一手拎着【传讯之画】,一手拎着俘虏,将整栋房间搜索了一遍,再没有什么现后,秦然这才离开。

    一直守在隔壁街道的约翰,在看到出现的秦然后,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

    示意卡尔一起上前帮忙后,这才问道:“搞定了?”

    “不够明显吗?”

    秦然拎起俘虏晃了一下。

    “很明显。”

    “我们现在返回圣保罗学校?”

    约翰问道。

    “不,我们去下一个地点。”

    秦然摇了摇头。

    对付三个不入流的敌人,秦然可不想要拖太长的时间。

    马车再一次的启动了。

    多了俘虏的缘故,警长约翰和卡尔坐到了外边,一起驾驶马车。

    就如秦然对这些敌人不入流的评价一样。

    剩余两个地点内的敌人,完全没有什么在意。

    不仅是敌人本身,还有战利品也是一样。

    不过,为了更多的信息,秦然还是流了活口。

    为此,警长约翰不得不再叫来一辆马车。

    两辆马车分为先后的驶回了圣保罗学校,俘虏在护校队队员的看管下,分别关押。

    “您需要一起吗?”

    在准备审问那个巫师前,秦然问道。

    “好的。”

    老修女犹豫了一下后,点了点头。

    她不想要面对血腥,但有的时候,却必须要面对。

    人生之处,在于无奈。

    这样的话语老修女早就知道,且深有体会。

    而且是,随着年纪越大,体会就越深。

    跟在秦然的身后,老修女走入了审讯室。

    可出乎预料的是,随着一桶冷水的浇下,对方就自报家门了。

    “晨曦会的残余们,快点放了我!”

    “不然的话,我们‘复兴会’不会放过你们的!”

    对方一清醒就态度嚣张的喊道。

    复兴会?

    秦然念叨着这个陌生组织的名字。

    当然了,这不妨碍秦然帮助对方认清现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