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二章 来意
    返回贡兰森的木屋,秦然向着送来食物的艾克道谢,且目送对方远去后,就再次拿出了那张纸条。

    “字迹工整,且有着字迹的风格。”

    “纸张也不是随意寻找,而是专门准备好的,所以房屋内,离开时匆忙的景象是伪装吗?”

    “对方专门将莉莎送到了莫妮修女面前,让我知道了他们所在……”

    “就为了将这张纸条交给我?”

    “让我在这里等待他们?”

    秦然默默的猜测着。

    答案就在眼前,并不难猜。

    可令秦然不解的是,对方为什么要这样做。

    或者说,这么做对方会获得什么好处。

    没有!

    除了折损了一位手下外,根本没有获得任何的好处。

    “相较于折损一位手下,都要和我见一面……有趣!”

    秦然心底自语评价着。

    然后,他开始整理小木屋。

    毕竟,对方留下的字条上写着‘学校,木屋’的字样,既有可能是相约的见面地点,也有可能是在这里‘存放’了什么东西。

    将蔬菜、肉干、面包等食材放入了壁橱后,秦然开始一点点的整理着小木屋。

    大约一个小时后,将小木屋内可能隐藏物品的地方全部寻找了一遍后,一无所获的秦然坐到了那张属于贡兰森的简易床上。

    整张床除去平整的石块外,就是一张木板。

    褥子也是薄薄的一层,十分符合贡兰森骑士的身份。

    秦然没有任何的抱怨。

    他就这么平躺着,静静的等待着。

    当然,这样的等待并不是什么都不干,秦然一边翻阅着贡兰森的笔记,一边时不时的用目光从窗口扫视着远处的小教堂。

    在那里,老修女正在祈祷着。

    秦然敏锐的感知,甚至能够听到老修女的祈祷声。

    对于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留下的字条。

    秦然可不会完全相信。

    假如对方是故布疑阵的话,他在小木屋的这段时间,就是对方最佳的出手时机。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日出而又日落。

    时间很快的来到了第二天的傍晚时分。

    小教堂内的祈祷声稍微停止,按照时间,这个时候是老修女去一旁的教职工宿舍和不执勤的护校队员一起晚餐的时候——原本老修女应该是在房间内独自进食,但在秦然强烈的要求下,一天中的大部分时候,老修女身边都会有着人手。

    诸多护校队员看护的这段时间,算得上是秦然为数不多的休息时间。

    同样的,也是秦然的晚餐时间。

    木屋的火塘里,火焰正旺,不断的烧灼着架子上的铁锅。

    充斥着米粒的汤汁已经沸腾,秦然用匕首将肉干、青菜和萝卜或是切片或是切块放入锅中。

    然后,盖上锅盖,让汤汁继续的沸腾。

    噗噗!

    水蒸气不断的顶着锅盖冒起,发出了特有的响声。

    但最先传来的却是烤土豆的香气。

    被秦然埋入火塘柴火下的土豆,从坚硬变得松软。

    秦然出手如电,无惧火焰的伤害,就这么的从柴火堆下拿出了两颗焦黑带着丝丝火星,冒着热气的土豆。

    用力吹了吹上面的柴灰,秦然抬手就将土豆被从中掰开时,热气唰的一下就冒出,露出了其中白色泛黄的可食用部分。

    没有更多的讲究,秦然就这样一边撕下焦黑的土豆皮,一边向土豆上撒着盐粒、孜然和辣椒,然后塞入嘴中。

    有些烫,但那种混合了咸味的软糯感却实在是享受。

    特别是当被咸味锁住的孜然味、辣椒味相继在舌头上爆发出来的时候,秦然忍不住的眯起了双眼。

    三两口,一颗烤土豆就这么被秦然吃了下去。

    另外一颗秦然没有着急,他拿着木碗,将锅内的汤汁舀出,撕下烤土豆的外皮,将其泡入了汤汁中。

    顿时,本就因为米粒而稠厚的汤汁,变得越发浓稠了。

    勺子微微搅拌下,有种玉米糊糊的感觉。

    可肉、青菜与萝卜混杂出的香气,却远超单一的玉米味道,而当米粒和烤土豆的两种软糯相互结合后,口感更是上了一个层次。

    尤其是刚刚秦然才吃下了一颗烤土豆,这个时候喝着浓汤,越发的显得香美了。

    当然,如果没有什么人来打扰,就更加的好了。

    一道身影由远而近。

    一路上躲躲闪闪,很快的就来到了秦然的木屋外。

    木屋的门没有关,但对方依旧在门上轻敲了数下,以示自己的拜访,迅速冲淡了之前鬼祟的行径。

    “您好,2567阁下。”

    对方这样的说着。

    声音浑厚,让人一听就有好感。

    而且,对方坦诚的摘下了自己的帽兜,露出了一张年轻的面容。

    不过,秦然更加在意的是,对方对他的称呼:2567!

    是2567,不是贡兰森!

    秦然细细的打量着对方。

    对方则在秦然的目光中,露出了一个笑容。

    “凯特利见过2567阁下,想要见您一面实在是太困难了,请原谅我选择了最为鲁莽的方式,但也请您相信我是逼不得已的。”

    对方做着自我介绍。

    并且,解释着。

    可这样单薄的解释,却是无法让秦然信服。

    不过,秦然并没有出声。

    他就以平静的目光看着对方。

    对方既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离开了那个让人找不着的角落,他就相信对方一定是有备而来。

    而在他的感知中,并没有第二个人。

    对方是独身一人前来的。

    因此,秦然越发对对方想要说什么感兴趣了。

    “我们的时间不太多!”

    “那位在晚餐后就会返回到小教堂内,在没有完全的准备下,我可不想要和那位碰面……”

    “毕竟,自己的记忆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对方的话语中若有所指。

    “你什么意思?”

    秦然一挑眉。

    “我在说‘记忆’!”

    “也在说那位远不止您看到的那样和善,您是否想要知道,在您和贡兰森阁下去保护晨曦教会的遗产时,那位在干什么?”

    对方问道。

    然后,不等秦然询问,对方就继续的说道:“对方来到了维恩庄园,找到了我,寻求一次合作!”

    “也正是因为这次合作,让我这位维恩伯爵的直系继承人,选择彻底消失在所有人的面前。”

    “我受到了威胁!”

    “我需要您的帮助,2567阁下!”

    说着,对方单膝跪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