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九章 牧蛇人
    怪物?

    秦然从没有想过有人会用这样的名号来称呼莫妮修女。

    对方的仁慈善良,是有目共睹的。

    而且,更加重要的是,老修女似乎并没有反驳的意思。

    难道……

    双眼微眯的秦然,看着激动不已的冒牌货,心底本能的出现了某些猜测。

    不过,他该怎么做,秦然还是知道的。

    “别动!”

    秦然语气冰冷的说着,一把就将想要冲向老修女的冒牌货按回到椅子中。

    砰!

    冒牌货的身躯与完全由石头雕琢而成的椅子发出的闷响,无法掩饰其中夹杂着些许骨头错位的脆响。

    疼痛从冒牌货的面容上闪过。

    对于力道的控制,秦然有着相当的掌控。

    他可以让对方既保持一个剧烈的疼痛,又能够避免致命伤的范畴。

    而这,恰好是审问最好的需求。

    即使老修女请求将这次审问交给她,但秦然并不介意给予些许的帮助。

    面对这样的帮助,老修女向秦然微微颔首表示谢意。

    之后,就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了冒牌货身上。

    “你来自哪里?”

    老修女问道。

    冒牌货没有出声,只是冷笑了一声。

    笑声中,满是讥讽和不屑。

    看着对方,老修女的话语并没有停下。

    “你刚刚提到了‘蛇’,并且以蛇为‘惩罚’,且喜好吸食脑浆,吞食人肉……你是‘牧蛇人’之一?”

    “如果是牧蛇人的话,应当是三个教派!”

    “艾林德、西林德和莫亚德,你是其中的哪一个?”

    三个无比陌生的教派名脱口而出后,老修女就看着冒牌货的神情。

    对方是无动于衷的。

    秘密被发现、三个陌生的名字,对于对方来说,仿佛根本不重要。

    老修女微微叹息了一声。

    “看来都不是!”

    “那就只剩下了一个……利亚德!”

    这一次,冒牌货的神情出现了变化。

    “怪物,你以为你知道全部吗?”

    对方再次冷笑出声。

    “即使是神也无法知道全部,我能够知道更是极为有限。”

    老修女面对充斥着挑衅的言论,没有丝毫动怒的意思,语气平和,看向对方的目光中,完全的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你应该是利亚德中最后一位牧蛇人了吧?”

    “你没有切下你左手小指制成蛇哨,证明你没有获得上一任牧蛇人的认可,应该是通过书籍来自学,能够有机会接触到牧蛇人的书籍……你的长辈之一是牧蛇人吗?”

    “是你的母亲?”

    “还是你的父亲?”

    老修女继续问道。

    “闭嘴!”

    对方低喝出声。

    如果刚刚,对方还只是情绪略微激动的话,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是愤怒了,在老修女提到‘父亲’一词时。

    “你的父亲应该是利亚德内遵循传统的牧蛇人,他让你的母亲怀孕,却又在你的母亲生下你后,吃掉了你的母亲,并开始从小训练你,按照利亚德的传统,你会在成年时,杀掉你的父亲,获取他的力量……”

    “闭嘴!”

    “你这个怪物,给我闭嘴!”

    老修女的话语被打断了,对方不顾自身的疼痛,开始在秦然的钳制下,激烈的反抗起来。

    可惜的是,面对秦然的力量,这样的反抗真的是太过弱小了。

    不过,下一刻,从对方体内隐隐流露出的一股力量气息,却让秦然感到了惊讶。

    “这是牧蛇人的力量?”

    秦然猜测着。

    虽然因为晨曦教会有着‘晨曦之力’的缘故,秦然对于眼前副本世界内其它神秘组织的力量也有着一些推断,但真正遇到了还是感到了惊讶。

    那是类似‘晨曦之力’,却又有着截然相反的气息。

    说类似,都是在体内流转。

    说相反,是因为那股气息中带着阴狠与怨毒。

    给秦然的感觉就如同是阴影中毒蛇的獠牙。

    这股力量,沿着秦然抓着对方的肩膀向秦然体内钻去。

    但就和对方的身体力量一样。

    这股阴狠、怨毒的力量面对着秦然体内的‘晨曦之力’,就仿佛是残冰面对烈日,完全的没有反抗的余地。

    噗!

    对方一口鲜血喷出,扭过头看着自己肩膀上散发着淡淡光芒的手掌。

    “‘最后的守护骑士’贡兰森,你只有这么一丁点力量吗?”

    “果然不愧是跟在怪物身边的丧家之犬啊!”

    视线角度和秦然遮掩的缘故,对方并没有发现秦然的真容,仍然以为秦然是老骑士。

    而话语中不断出现的挑衅词汇,则让秦然眉头一皱。

    秦然自然不会被激怒。

    他只是不解对方的做法。

    身为俘虏不停的激怒审问者,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除非……

    对方想求死!

    想要让审问者杀死自己!

    人,都是贪生怕死的。

    但有的时候,却会因为某些信念、意愿而变得舍生忘死。

    这类人大部分被称之为‘英雄’!

    可也有例外。

    例如,眼前的俘虏。

    身为俘虏一心求死的话,自杀是最好的选择,就像是他曾遇到的死侍,但对方没有这样做。

    对方是想要让他或者老修女动手。

    这可不是常理。

    “诅咒吗?”

    秦然心底暗道。

    有了这样猜测的秦然,自然不会出手。

    虽然眼前副本世界的神秘侧已经没落了,但秦然绝对不会因为这样的缘故而小觑任何未知的力量。

    他十分合格的充当着陪审,将一切都交给了老修女。

    “利亚德的传承力量因为你的缘故而断绝了,所以,你寻找了其它的力量……西米莱德的力量不是那么好使用的,它给予你力量的同时,也会让你逐渐的成为它的傀儡,彻底的迷失本性。”

    老修女抬手扒开了冒牌货的眼帘,当看到眼球下方边缘处的一点猩红色时,忍不住的摇了摇头。

    “傀儡?”

    “你说我是傀儡?”

    “那么你呢?”

    “你又算什么?”

    冒牌货反问着老修女。

    后者一阵沉默。

    “我大概和你一样吧!”

    老修女这样的回答着。

    “哈哈哈!”

    “和我一样?”

    “你真是会给自己找理由和借口啊!”

    “你这个吞噬了所有人最后希望的怪物!”

    对方大笑着。

    笑声中,老修女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无奈。

    “能够告诉我,你是为谁效力吗?”

    老修女问道。

    “你认为我会告诉你吗?”

    对方冷哼了一声。

    “那么……”

    “抱歉!”

    老修女以极为认真的态度说完,抬起自己右手的食指放在了对方的眉心上,淡淡的光辉从老修女的指尖溢出。

    冒牌货一下子就呆滞在了原地。

    而对方的身躯上,一道带虚幻的身影带着令人感到恐怖的气息,猛地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