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五章 污蔑
    这些人每一个都面色不善。

    而穿着打扮,则是非富即贵。

    他们在看到那辆黑色马车后,脚步微微一顿后,就以更快的速度跑了过去。

    “艾咪!”

    “沃尔琳!”

    “瑟尔珂!”

    ……

    呼声从这些人嘴中响起,焦急紧紧相随。

    尤其是当马车内,没有一丁点声音传来时,担忧开始充斥着他们的内心,让他们越发的不安。

    这样的不安在马车门开启的前一刻达到了最高。

    而随着车门的开启,焦虑、不安、担忧,纷纷的化为了沉痛的悲伤。

    四具少女.赤.裸.的尸体就这么的出现在人们的眼中。

    她们的脸上带着面对死亡时的恐惧,身上诸多的伤痕则告知着人们,她们在死亡前,遭受了怎么样的虐待。

    “我的孩子!”

    人群中一位女士痛哭失声。

    随着这一声痛哭,悲痛的人群被惊醒了。

    愤怒如同潮水一般淹没了他们。

    之前有多么悲痛,现在就有多么的愤怒。

    特别是当出现了挑拨的人时

    “我们来晚了!”

    “虽然我已经尽可能快速的通知各位了!”

    ‘塞安’从人群后面走了过来,当看到车厢内的尸体时,整个人的眼圈瞬间就红了,他已哽咽的声音说道:“对不起,各位!”

    “不,塞安老师,这不是你的错!”

    “你已经尽到了一个老师的责任!”

    “一切都是那个女恶魔的错!”

    ‘塞安’恰到好处的话语、神情,令周围本就对他,因为‘通风报信’而有所好感的人们,再次的好感大增。

    人们开始安慰这位尽职的老师。

    “不,我没有尽到老师的责任……如果不是我的犹豫,她们、我的学生们根本就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之前还是哽咽的‘塞安’,这个时候完全的失声痛哭。

    跟在‘塞安’身后的几个老师,相互对视了一眼。

    他们彼此之间,都能够看到对方眼中的惊骇。

    在来到这里前,他们根本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大事。

    按照他们浅薄的猜测,最初,他们只以为会是一次获取学校内更多话语权的谋划,乃至是‘校长之位’的争夺。

    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塞安’和那位幕后的大人竟然想要彻底的毁掉圣保罗学校和那位修女校长。

    看看那四具尸体吧!

    他们已经完全可以想象,这件事情最终会发展成什么模样了。

    但……

    他们还有的选择吗?

    就算这个时候,他们说出了真相,又有什么用?

    先不说‘塞安’刚刚才带来了那位幕后大人物的‘警告’,看看眼前这群愤怒的家长吧。

    一旦他们开口,恐怕唯一的结果,就是被当成同党,被撕成碎片!

    他们几个早已经上了贼船,这个时候想要下船?

    别开玩笑了!

    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更何况……

    奖赏!

    一想到那位幕后大人物给予的奖赏,这几个人再也顾不上其它了,心底的那份挣扎迅速的消失不见。

    “是啊,我们完全没有想到圣保罗学校竟然会做着这样令人不耻的勾当!”

    “一开始我们是不愿意相信的!”

    “但随着越来越多的证据出现,我们不得不选择相信!”

    “那位看似令人值得尊敬的修女校长为了向某些特殊人士提供服务,竟然会将自己的学生当做商品!”

    ……

    几个为了利益而忘乎所以的人开始努力配合着‘塞安’。

    这些话语,本就是‘塞安’教给他们的。

    不过,几个人为了‘显示自己’,开始夸大其词。

    人群中那些家长面色一变。

    在先入为主的情况下,在场的人们早已经相信了几人所说。

    一想到自己的孩子,就处于这样的危险境地中,这些本就在普通人中拥有相当权利、财富的人们彻底的被激怒了。

    与那些丧子之痛的家长们的愤怒不同。

    庆幸中的他们感受到的是一股被挑衅的愤怒。

    ‘塞安’看着周围家长们的神情,心底不由露出了笑容。

    他知道事情一切都如那位大人所预料的那样。

    只是……

    ‘塞安’看向马车车厢内仅有的四具尸体,目光略微闪烁。

    “真是好运气!”

    “看来是利德的死,让这些护校队员放松了警惕!”

    “不然的话,只要一两个护校队员出现其中,那就是铁证如山了!”

    “不过,就算是现在……”

    “也是我们赢了!”

    “就算贡兰森再强大,他又能这样?”

    “他能对抗整个城市吗?”

    ‘塞安’心底泛起了一阵冷笑。

    然后,就站在一旁静观其变。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已经不需要他再多说什么、多做什么了。

    一切都会有人来代替他。

    而事实上也是这样。

    仅仅是三四秒钟后,一位承受了丧子之痛的中年男人站了出来。

    对方一手拎着煤油灯,一手拿着从马车上带下的燧发枪。

    “诸位我要烧了这里!”

    “请不要阻拦我!”

    说完,对方就大踏步的想着学校内走去。

    剩余的家长们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就紧随其后。

    但真正令人在意的并不是这些愤怒的家长,而是跟在这些人身后,且很快超过他们的侍从们。

    相较于那些家长们,这些侍从一个个都或多或少的带着煞气,拿剑握枪的样子,更是有着他们雇主所不具备的专业模样。

    为了自身的安全,这些雇主并不吝啬金钱。

    而退役的佣兵、赏金猎人,也十分需要一份安稳的工作。

    双方几乎是一拍即合。

    但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那几家被掠走女儿的侍从,一个个面色发冷,双眼中带着杀气。

    因为,他们很清楚,就算是烧掉眼前的学校,他们的职业生涯也将结束了。

    没有谁会愿意雇佣一个失败到让雇主家人死亡的佣兵、赏金猎人。

    一想到从衣食无忧,到要为了三餐而窘迫地步,这几家的侍从就握紧了手中的武器,他们要尽可能的挽回自己的名誉。

    而面对突然出现的阻拦者?

    自然是不会手下留情。

    看着不知何时出现,挡在他们面前,戴着帽兜的身影,一个侍从径直低喝道:“让开!”

    但更多的侍从,却是不管不顾的举起了手中的武器。

    有长剑,也有燧发枪。

    他们齐齐的发动了攻击。

    可不论是长剑,还是燧发枪,都落空了。

    那道身影就如同是虚幻一般,剑刃、弹丸穿过身躯,可那道身影毫发无损,但随后这些做出攻击的人们被击飞的事实,又在告诉着人们,这道身影是真实的。

    虚幻与真实的矛盾感,令怒气冲冲前行的人们不由自主的一愣。

    他们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盯着眼前的身影。

    “仁慈的神,请原谅这些被妄言迷惑了双眼的人吧!”

    那道身影缓缓的说道。

    话语间,一层淡淡的白色光辉浮现在这道身躯上,那本来没有起伏,只有平和的声音,则在这层光辉的印照下,仿佛一下子充满了怜悯与神圣。

    顿时,所有看到这层白色光辉的人,脸色就是一变,神情更是变得各自不同。

    有冷笑。

    有惊讶。

    但更多的却是惊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