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四章 马车
    “圣保罗教堂?”

    “大约在千年前,是晨曦女神最初降下神迹的教堂!”

    莫妮修女一愣,几乎是下意识的说道。

    “这些我知道,我需要更加详细一下的,比如……在晨曦女神降下神迹前,这座教堂是谁的教堂?或者说,晨曦女神降下的神迹是什么?”

    秦然转换了一种询问的方式。

    “晨曦女神降下的神迹救了被病痛折磨的人,而这里在之前应该是无名教堂——不知名的,不被大多数人们认可的某位神明。”

    “抱歉,2567,这些只是我从典籍上看到的。”

    “至于真正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哪怕我现在是晨曦教会的圣女,但当时的我并没有全力翻阅真正的典籍,而当我有这个权利时,战争已经让诸多典籍被付之一炬。”

    莫妮修女的脸上出现了淡淡的悲伤。

    虽然晨曦教会已经成为了过去式,莫妮修女的年纪也足以让她认清现实,但人共有的缅怀天性,还是让这位老修女难免陷入伤感中。

    “不、不,这些已经足够了!”

    “毕竟,比我一无所知的好!”

    秦然摆了摆手道。

    而在心底秦然则是不停的念叨着。

    “堪称神迹的救治?”

    “绝对不是一两个人!应该是相当大规模的治疗!”

    “而无名的神明……”

    秦然不由摇了摇头。

    历史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刻意淡化、丑化都是必然的。

    简单的说,那位无名神明在当时有可能是一位拥有相当影响力的神灵。

    “之前的共鸣和那位无名神明有关吗?”

    秦然猜测着。

    不过,在看到依旧沉浸在回忆中的老修女时,秦然错开了话题。

    “莫妮修女,您怎么看待塞安的?”

    秦然问道。

    “塞安?”

    “为人虽然有些刻薄,但却认真负责,且还算有学识。”

    听着老修女十分委婉的话语,秦然一笑。

    以老修女的性格,能够说出‘有些刻薄’‘还算有学识’这样的话语,足见那位塞安平时的表现了。

    当然了,他并不关注对方平时怎么样。

    仅仅是为了之后的话语做铺垫。

    “莫妮修女,塞安是一个背叛者。”

    “他不仅辜负了您的信任,而且,还准备恩将仇报!”

    秦然尽量以简单的话语将之前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立刻,老修女的脸色就一变。

    那是一种被人背叛后,痛苦中夹杂着无奈的神情。

    没有愤怒。

    甚至,就连痛苦和无奈,也很快就消失了。

    看着莫妮修女的变化,秦然又一次的从心底发出了感叹。

    在最初听闻这位老修女将圣保罗教堂该为圣保罗学校,且愿意公布晨曦教会的藏书时,秦然就感叹过。

    而这一次,他则更深层次的认识到了对方心灵上的‘豁达’。

    甚至是‘善良’。

    秦然可以保证,假如被背叛的人不是这位老修女,是其他人,在这个时候哪怕不会破口大骂,也一定会心底诅咒对方。

    至于他?

    他会更直接的让对方付出应有的代价。

    “仁慈的贝尔纳黛,愿你原谅被欲.望迷惑的人。”

    “2567,我们要怎么办?”

    祈祷了一句的老修女看向了秦然。

    承认了‘神子’身份的秦然,本身就是晨曦教会的一员,在守护骑士贡兰森不在,圣女有意放权的时候,‘神子’必然要站出来主持大局。

    “请交给我吧!”

    秦然笑着说道。

    老修女笑着点了点头,站起来向着小教堂走去。

    看着老修女的背影,秦然张了张嘴,却是最终默然的跟在对方身后。

    站在小教堂外的阴影中,秦然注视着在雕像前祈祷着的老修女,他以越发细致的目光打量着小教堂内的一切。

    可惜,直到天蒙蒙亮了,都没有任何的发现。

    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正常。

    但学校外,却变得诡异起来。

    一辆双匹马拉着的黑色马车,在黎明的晨光中,缓缓的由远到近。

    车厢右侧上方,油灯燃烧正旺。

    可除了透露出点点亮光外,并没有让人感觉到丝毫的暖意。

    光亮中,任何一个人都能够看清楚,马车上并没有坐着车夫。

    仅仅是依靠两匹马儿自行前进。

    叮铃!叮铃!

    马脖子下垂挂着的铃铛,随着两匹马儿的前行,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可站在岗亭内的警察却是视若无睹,置若罔闻一般。

    本该被阻拦的马车,就这么畅通无阻的来到了圣保罗学校门前,然后,停了下来。

    “怎么会有一辆马车?”

    护校队的一个巡逻队员,第一时间发现了停在大门前的马车。

    这位护校队队员满脸疑惑。

    因为,有着岗亭的存在,圣保罗学校前是不允许停放马车的,就算是那些非富即贵的学生家长们,也是将马车停放在岗亭前,步行来到学校门口接送自己的孩子。

    带着疑惑,这位护校队队员走了过去。

    “抱歉,这里……咦?!”

    护校队队员一边说着一边抬头,这才猛然间发现,马车的车夫竟然不见了。

    “您好?”

    护校队队员皱着眉头。

    但仍然保持着礼貌,敲了敲车厢的门。

    接着,对方就保持着这个敲门的姿势一动不动了。

    ……

    “艾克呢?”

    “怎么还不来换岗?”

    “那个家伙不会是偷懒了吧?”

    “该死的,队长才发生了意外,他就偷懒,真是……咦,哪来的马车?”

    一个护校队队员嘟囔着走向宿舍,准备叫醒睡过头的伙伴。

    然后,一眼就看到了,停在学校门口的马车。

    实在是油灯太明显了,只要不是瞎子就会注意到。

    出于好奇,这位护校队队员走了过去。

    看着没有车夫的马车,对方也是下意识的就要去敲车厢的门。

    不过,却被阻止了。

    一只手掌不知何时搭在了对方的肩膀上。

    与此同时,学校外的街道上,一大群人正在蜂拥赶来。

    十几辆马车,在车夫的驱赶下,跑得飞快。

    但得到了命令的车夫,恨不得更快一些。

    啪、啪啪!

    他们毫不吝啬的挥舞着皮鞭,马儿在吃痛下,跑的越发的快了。

    从出现在街道,再来到校门口时,仅仅花费了几十秒。

    当马车停下后,一大帮人就气势汹汹的跳下了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