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一章 共鸣
    清晨,雨势稍歇。

    诸多的马车就汇聚在了圣保罗学校的街口岗亭处。

    托蒂、利德的死,在没有天亮的时候,就传遍了全城,让有孩子在圣保罗上学的家长们变得忧心忡忡。

    特别是,当深夜圣保罗学校附近传来了爆炸声后,这些家长彻底的坐不住了。

    他们纷纷驱使马车来到了学校,希望接自己的孩子返回家中。

    哪怕莫妮修女再三保证学校是安全的,也是无用。

    家长们的坚持,是老修女无法撼动的。

    “你不去帮忙吗?”

    站在小教堂前,警长看着在家长守护下匆匆离去的学生们,向着一旁蹲在泥泞土地中画着什么的秦然问道。

    “不要试图说法一个心中早已打定主意的人!”

    “更何况,还是一群!”

    秦然头也不抬的说道。

    昨晚那位老修女就提出了希望他保护这些在校学生的请求,秦然没有犹豫的答应下来。

    这对秦然来说,就是顺手而为的事情,没有什么好拒绝的。

    只是,眼前出现的一幕,秦然却是无法出面了。

    第一,他没有相应的身份。

    第二,他已经‘死亡’了。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希望那些袭击者将他当做贡兰森!

    信息的不对称,足以让他获得相当的好处。

    心底涌现的想法,让绘画中的秦然手一抖。

    本该圆润的线条,立刻突兀出一边。

    毫无疑问的,又失败了!

    天亮前一刻,秦然就从老修女那里学来了【晨曦之印】。

    不过,出乎秦然预料的是,在最初,老修女在地上画出的类似日出照耀田野、河流、山坡的简笔画,竟然也是【晨曦之印】的一部分。

    或者,准确点说,那是【外印】。

    相较于那个对身体掌控,类似古礼的【内印】来说,【外印】的难度要高了不少。

    前者秦然一学教会。

    而后者?

    则需要秦然努力的练习。

    毕竟,你不能指望一个人是全才。

    哪怕秦然再怎么的爱好阅读,那也是对文字的理解、记忆,这些都无法帮助他成为一个优秀的画师。

    “你画的是一条狗?”

    警长驻足秦然身边,看着秦然在泥地里用手指画出的简笔画。

    “这是初升的太阳!”

    秦然强调着。

    “为什么看起来像张开嘴的哈巴狗?”

    警长一脸的不解。

    “不懂得艺术的你,可以闭嘴了!”

    “不然我不介意帮你!”

    连续十几次的失败,面对着警长明显带着揶揄的话语,秦然变得没好气了。

    他知道对方是为了什么而来。

    维恩庄园的事情。

    还有附近街道的爆炸案。

    为了让对方赶紧离开,秦然大致的讲述了一遍事情的经过。

    警长的面容不由凝重起来。

    “你是说新任的维恩伯爵还派出过杀手?”

    “还有更多的势力因为晨曦教会的宝藏而聚集过来?”

    “其中还有所谓的巫师?”

    “该死的,为什么什么东西都出现了?”

    警长恼怒的嚷嚷着。

    对于这种不受控制,而又无能为力的现实,警长发自内心的讨厌。

    不过,警长并没有因此,而失去冷静。

    “我们要怎么办?”

    警长问道。

    深知专业人士重要性的对方,毫不吝啬的询问着。

    “等待!”

    “等待对方再一次露出马脚!”

    “相信我,不会太久!”

    “他们的贪婪永远会让他们比我们焦急!”

    秦然一边说着一边递过了一个银质的酒壶。

    “我早就戒酒了,烟的话,我不介意。”

    说着,对方就在秦然面前点燃了一支,开始吞云吐雾。

    “这不是酒,而是圣水!”

    “莫妮修女制作的晨曦教会圣水,虽然应付不了大场面,但是面对昨天那种程度的状况,却是足够了!”

    秦然的话语还没说完,手中的银质酒壶就被警长抢过去了。

    “怎么用?”

    紧紧握着酒壶,仿佛握着什么宝贝般的警长很干脆的问道。

    “涂抹在金属武器上,普通的子弹也可以,但效果会差点,最好的使用方式就是将这些圣水洒在那些怪物的身上!”

    “相信我,它比你想象中的好用!”

    秦然简单讲述着。

    话语中带着毫不掩饰的赞叹。

    因为,晨曦教会的圣水,远超【圣水8】。

    【名称:圣水(晨曦教会)】

    【类型:药水】

    【品质:优秀】

    【属性:在1分钟内,震慑低级、中级幽灵、负能量类生物,当与任何低级、中级幽灵、负能量类生物接触时,对方将承受致命伤害!】

    【需求:无】

    【备注:这是晨曦教会圣女亲手制作的圣水】

    ……

    按照【圣水8】的排列方式,晨曦教会的圣水至少排列在5号,甚至是更前的位置上。

    更加重要的是,晨曦教会的圣水制作并不负责。

    秦然亲眼目睹了莫妮修女在半个小时内,就制作了三份这样程度的圣水。

    当然了,所需的材料仍然珍惜、昂贵。

    警长十分郑重的将银质就会装起来。

    “有关制箱的工匠、割胶园和药物等线索我会继续的调查下去……说不定就会有什么意外的发现!”

    尽管秦然说出了自己的有关血手会的人帮助那些未知的袭击者完成了这些的猜测,但约翰可不想要轻易放弃。

    对此,秦然不会阻拦。

    “小心一点。”

    秦然说道。

    “放心吧!”

    “之前我还满是担心的话,现在我恨不得和那些家伙好好的战一场!”

    这位警长拍了拍装有银质酒壶的内兜,快步的离开了。

    随着对方的离去,秦然再次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晨曦之印.外印】的描绘中。

    从早上开始,一直到日落时分。

    除去三餐外,秦然不眠不休的投入其中。

    当稀稀拉拉的小雨再次变大的时候,失败了近两百次的秦然终于顺利的完成了【晨曦之印.外印】。

    嗡!

    描绘在地面的简笔画在完成的那一刻就与秦然体内的‘晨曦之力’发生了共鸣。

    淡淡的光芒出现在画上,驱散着周围的黑暗。

    就连落下的雨滴也不由的改变了方向。

    但,更让秦然在意的却是……

    身后的小教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