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章 针对的布置
    夜晚的大雨阻挡着常人的视野、听觉,但对秦然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影响。

    ss+级别的感知,不仅让秦然对充斥着恶意、杀意的目光极为敏感,也足以让他看清楚看枪的人在哪。

    可还没有等秦然去追,一股淡淡的危险之感就从拎着的赫勒斯身上传来。

    无数次战斗形成的本能,让秦然没有犹豫,径直将赫勒斯扔了出去。

    被扔出的赫勒斯,身躯开始不受控制的增大。

    接着——

    轰!

    对方的身躯就这么的爆裂开来。

    一片绿色的火焰涌向四面八方。

    秦然抽身后退。

    砰!

    远处的枪口再次亮起了火光,弹丸激射而来。

    秦然后退的身躯猛地加速,十分轻松的躲开了这次射击和那些扑面而来的绿色火焰。

    看也没看被绿色火焰腐蚀的地面、墙壁,秦然遁入阴影中的身躯,急速的冲向了枪手所在的屋顶。

    可当秦然赶到时,除了一支颜色漆黑的加长的骑兵燧发步枪外,整个屋顶就剩下了一具服毒自尽的尸体。

    带着冷笑,秦然拿起了这支看起来就不一般的燧发步枪。

    然后,迅速的后撤。

    仅仅两三秒钟后——

    轰!

    巨大的爆炸声,将秦然之前所在的房屋炸上了天。

    耀眼的烈焰吞吐着灼热的火舌。

    印照在秦然思考的面容上。

    相较于赫勒斯这个所谓的血手会杀手头子来说,这个幕后的布局者,更加的像是一个真正的杀手。

    从对方布置的枪手第一次开枪,到刚刚以这支看起来就不一般的燧发步枪布置陷阱为止,对方完全是一环套一环。

    秦然非常肯定,如果换做另外一个人出现在这里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即使是贡兰森,也会身受重伤!

    而且,秦然有相当的把握,对方应该就是为了贡兰森而来!

    贡兰森最强的是什么?

    近身格斗。

    而对于武器的喜爱,贡兰森也没有掩饰。

    无疑,这些布置,明显是针对贡兰森的。

    想一想吧,躲开了两次黑枪的贡兰森追到了屋顶,发现了服毒自尽的枪手,接着到了一支明显不一般的燧发步枪,会怎么做?

    自然是拿起来查看。

    又假如这支燧发步枪足以让贡兰森惊讶呢?

    不用太多时间!

    只要这样的惊喜持续个几秒钟……

    对方的目的就达成了!

    呼!

    吸了口在烈焰中显得无比灼热的空气,秦然低头查看着这支燧发步枪。

    ……

    ……

    虽然早知道这支燧发步枪不一般,但是看着一列四个属性,秦然心底还是感到惊讶的。

    特别是!

    “将火药枪和神秘知识结合吗?”

    秦然心底叹息着。

    这样的结果,他并不感到意外。

    任何一个世界都不会缺少敢于创新的人。

    同样的,秦然也越发肯定了他的推测。

    对于见惯了稀有、传说装备的秦然,这支燧发步枪都让他感到了惊讶。

    贡兰森自然不用说。

    “赫勒斯放出了消息,希望有人‘帮助’他对付圣保罗学校!”

    “不过,自作聪明的对方,却被真正的有心人当成了对付贡兰森的棋子!”

    “可是……”

    秦然脑海中回忆着莫妮修女的话语。

    贡兰森为了保护晨曦教会的宝藏,已经在三周前就隐秘行踪的离开了城市,还带着阿尔蒂莉.亨特和吉米。

    秦然相信莫妮修女不会骗他。

    那位老修女对信仰的虔诚不会欺骗他这个‘神子’。

    那么……

    又是谁在伪造明明离开了的贡兰森还在这座城市的事实?

    至于袭击者消息不明确?

    要真是这样的话,秦然会很干脆的松口气。

    面对这样鲁莽的对手不要太轻松。

    但事实又是什么?

    这些袭击者行踪隐秘,手法诡异。

    不论怎么看,都不像是鲁莽的人。

    “额外的参与者吗?”

    带着心底的自语,秦然转身隐入了阴影。

    远处已经传来警察的哨子声。

    约翰已经够忙的了。

    那辆装有诸多尸体的马车,还是他自己解决的好。

    ……

    再将所有的尸体掩埋在了他的‘墓地’旁边,并且妥善处理了马车后,秦然返回了小教堂。

    此刻,整个教堂内,只剩下了那位老修女。

    刚刚为利德祈祷的人们已经散去了。

    “仁慈的贝尔纳黛……”

    祈祷声不住的响起。

    秦然没有打扰这位老修女,而是挑选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等待着老修女祈祷的结束。

    这个时间并不短!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老修女才站起来。

    一个闪身,秦然出现在老修女的身旁,搀扶着对方。

    看得出,老修女是全身心的投入到了祈祷中,脸上不仅有着悲痛,还有着疲惫。

    “节哀!”

    秦然这样的说道。

    “利德是一个好人。”

    “他会在贝尔纳黛冕下的神国中安息的。”

    老修女缓缓的说着。

    那口吻,既仿佛是在对秦然,又仿佛是对自己。

    秦然没有再说什么。

    他不擅长安慰人。

    同样的,有着足够年龄的老修女,也不需要他人的安慰。

    当然了,秦然不介意错开这个悲伤的话题。

    “莫妮修女,刚刚……”

    “您的印象中有使用类似手段的人物吗?”

    秦然简单的讲述着刚才他所经历的事情,他希望从老修女嘴中得到更多的信息。

    而老修女并没有让秦然失望。

    “巫师!”

    “不论是警察局停尸房内还是利用身体制造爆炸、绿色火焰的手段,据我所知,都是巫师的手段!”

    老修女说着,抬起头,正视着秦然。

    “2567,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面对着这样的要求,秦然面容一肃。。

    “当然!”

    “做为晨曦教会的‘神子’,我乐意奉献自己的力量!”

    他郑重其事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