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九章 枪声
    血手会,隐蔽在城市阴影中的杀手组织。

    这座城市中三分之一以上的无头凶杀案,都和这个组织有关。

    而剩下的三分之二?

    也或多或少会牵扯到这个组织。

    可即使这样,也没有谁能够抓到这个组织的蛛丝马迹。

    不论是曾经的派翠克局长,还是现任的约翰警长,都没有做到。

    这个组织内的成员就好似会隐形一般,每一次都是那样的来无影去无踪。

    更加不用说是这个组织的首领了。

    最详尽的资料记载上,连对方是男是女都没有。

    简单的说,根本没有对方的资料。

    对于这一点,赫勒斯非常的得意。

    因为,谁也不会想到血手会这样的杀手组织老大会是一位巡夜人。

    每天傍晚,他都会推着装有灯油、梯子的板车,出现在大街小巷上,为路灯内注入煤油,点燃灯芯。

    而到了第二天清晨,他又会去熄灭灯芯。

    每一个在夜晚看到他的人,都不会起疑。

    这座城市超过一半的人都知道他这个巡夜人。

    毕竟,他已经干了二十年。

    而今天晚上,则是他最后一次进行‘巡夜’。

    今晚过后,他就会拥有足够的、养老的金子。

    他会找一个风景秀丽的地方,无比富足的过完下半辈子。

    一想到马上就要到来的美好生活,眼前的瓢泼大雨也变得越发可爱起来。

    赫勒斯是一个非常喜欢下雨天的人,

    不仅是因为雨天影响着人们的视线、听力,还因为雨天可以掩盖血腥味,让他这样的杀手有着足够的时间去将现场布置的更加完美无缺。

    就好似今晚!

    谁也不会想到整个圣保罗学校会遭到袭击。

    就如同谁也不会想到圣保罗学校内竟然藏了一部分晨曦教会的宝藏。

    甚至,就连赫勒斯这个自认为掌管着这座城市夜晚的杀手头子,也是无意中从一个组织成员嘴中得到这个信息的。

    略微查探后,这个信息就被确认了。

    不过,查探中发现的一些事情,却让这位杀手头子没有轻举妄动。

    而是一更加圆滑的手段来对付圣保罗学校。

    效果非常的不错!

    虽然会损失相当一部分黄金,但剩下的对这位杀手头子来说,也是足够了。

    至少,他不需要和那个恐怖的完全不像是正常老人……不,是不像正常人的家伙战斗。

    一想到那个不正常家伙的实力,自视甚高的赫勒斯都不由自主的一抖。

    但一想到,对方为了运送一部分黄金,已经远离了这里,赫勒斯就长出了口气。

    没错!

    对方是会回来!

    可等到对方回来,他早就带着黄金消失不见了,那个时候,对方再怎么强大也是无用的。

    想到自己计划的高明之处,杀手头子忍不住的露出了个笑容。

    而就在这时,远处的爆炸声和被火光照亮的天空,让杀手头子心底一突,莫名的不安让他提前发出了行动信号。

    杀手头子身边的路灯被点燃了。

    拔高的灯芯,充足的煤油,让这盏路灯在雨夜中分外的明亮。

    站在梯子上的杀手头子看着圣保罗学校方向。

    他期待着一次完美的偷袭。

    只是……

    什么都没有发生。

    雨夜中的圣保罗学校没有任何的变化。

    杀手头子紧盯着学校操场边上那座灯火通明的小教堂,希望看到他手下的身影,可人影都没有一个。

    心底的不安越发的浓重了。

    同时,一股淡淡的,常人会下意识忽略的血腥味钻入了他的鼻子。

    没有犹豫的,赫勒斯快速的跳下了梯子,转身就向事先安排好的逃跑路线冲去。

    这么多年没有被人抓住任何蛛丝马迹的赫勒斯,不单单是身份的掩饰、实力过人,还因为他有着常人所没有的谨慎。

    哪怕再大的胜算,赫勒斯都会思考失败了怎么办。

    一辆马车早就停在了街道的尽头。

    里面装着足够的食物、水和不可缺少的货币。

    可还没有等赫勒斯靠近马车,这位杀手头子就面色难看的停下脚步了。

    越靠近马车,那股血腥味就越浓。

    这代表着什么,自然不言而喻。

    “谁?”

    “出来!”

    赫勒斯低喝着,一副要拼命的模样。

    但话语才刚出口,这位杀手头子就急速的后撤,并不是转身就跑,而是全身保持着向前的模样,以脚尖点地的姿势后退。

    尽管姿势别扭,但速度却不慢。

    特别是赫勒斯手中出现的双枪,更是威慑力十足。

    然后……

    一股巨大的力道出现在了赫勒斯的身后。

    不断后退的杀手头子,犹如撞上了飞驰而来的卡车,径直飞出了十几米,摔落在那辆马车跟前,再也爬不起来。

    当然了,有所控制的秦然,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踢死对方。

    从那位维恩族人的嘴中,秦然可是清楚的了解到,眼前的赫勒斯知道更多的内幕,哪怕是那位维恩族人将晨曦宝藏的事情透露给赫勒斯的,但后续的调查,那位维恩族人可没有参与其中。

    就连今晚的计划,那位维恩族人也是天黑前才知道。

    按照那位维恩族人的讲述,对方一开始在血手会中,也只是外围成员之一,是在巧合下,从某位维恩伯爵直系继承人的嘴中得知这个消息后,才被破格提拔为了组织的核心成员。

    对此,秦然不置可否。

    他相信对方是被破格提拔的,也相信对方是从某位维恩伯爵直系继承人嘴中得到这个消息的。

    这些都不重要。

    就算是有所掩饰,对秦然来说也无所谓。

    不过,秦然不相信那位直系继承人在维恩伯爵失踪没多久后就意外身亡,结果,让一个草包继承了伯爵之位的事实。

    所以,他打算从眼前赫勒斯的嘴中询问更多的信息。

    秦然迈步走到了赫勒斯的跟前,抬手将对方拎起。

    脊椎被踢断的赫勒斯,宛如脱线的木偶一般,无力的被秦然拎在了手中。

    “放过我!”

    “我……”

    砰!

    细微的枪声打断了赫勒斯的话语,在秦然有意的控制下,子弹几乎是擦着赫勒斯而过,打在了一旁的车厢上。

    看着车厢上的弹痕,毫无反抗之力的赫勒斯慌乱的大叫起来。

    “快走!”

    “快带我走!”

    “你想要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祈求声中,赫勒斯完全不像是一个冷酷的杀手头子,根本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巡夜人。

    不是演绎,而是真实。

    一开始或许只是伪装。

    可时间长了之后,就变为了真实。

    人的习惯和人的欲.望一样。

    都是那么的可怕。

    面对着赫勒斯的祈求,秦然充耳不闻,目光看向了枪声传来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