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七章 草包
    心底不好的预感,让这些躲藏在阴影中,不怀好意者心底一阵阵的发紧。

    “不会的!”

    “维恩家族只是一不小心失火了而已!”

    “没错,就是这样!”

    他们在心底纷纷给予自己宽慰。

    这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对于不详的预感,人们是下意识否认的。

    就好似面对死亡的抗拒一样。

    恐惧,但又无用。

    该来的总是会来,不会被任何事物所阻止。

    哪怕再多的理由、借口也是一样。

    因为,自始至终,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惹上了什么角色。

    那位新任的维恩伯爵也是这样。

    ……

    庄园外狂风、大雨,大厅内温暖如春,灯光下,音乐中,人们翩翩起舞。

    新任的维恩伯爵面带微笑,频频举杯。

    对于这位新伯爵来说,眼前的一幕不单单是一次普通晚宴,还是他正式宣告登上维恩家族族长位置的主要时刻。

    所以,奢华中带着威严。

    那些全副武装守在庄园内的卫兵,不光是震慑着外人,还有眼前这些面露笑意的同族。

    这位新维恩伯爵很清楚。

    这些同族并不服气!

    而且,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这样的情绪都会存在。

    可他们又能够怎么样?

    毕竟,他已经是新的维恩伯爵、新的族长了。

    整个维恩家族都将以他为主。

    在他提前一步将家族卫队掌握在手中的时候,这一切就已经注定了。

    “一群白痴!”

    一想到这些曾经的竞争者,在老伯爵死后对自己的拉拢,新伯爵的心底就满是轻蔑、不屑。

    他已经受够了被人呼来喝去的日子了,又怎么会放过眼前的机会?

    心底的轻蔑、不屑,没有妨碍新伯爵又一次端起了酒杯,与眼前的竞争对手们、失败者们一一碰杯。

    只是笑容变得高傲无比。

    眼前的失败者们,在新伯爵的眼中,就和丧家之犬没有什么两样。

    对方有价值的产业,他都已经收了回来,对方等人还能拥有的也就是在城里一间容身的阁楼罢了。

    “感谢仁慈的我吧!”

    “没有将你们赶尽杀绝!”

    心底浮现的想法,让新伯爵越发的高傲了。

    也让在场的维恩家族成员越发的胆战心惊了。

    要知道眼前的新伯爵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那些不愿意服从的族人,早已经进入了家族的墓园。

    今天能够站在这里的,都是向新伯爵表示了敬意的人。

    看着在自己眼前心怀不满却又胆战心惊的族人,新伯爵真的想要放声大笑,眼前的一幕,他真的是太满意了。

    他梦寐以求的不就是这样的情形吗?

    不过,很快的,新伯爵的好心情就不翼而飞了。

    在某个侍者在新伯爵的耳边轻语了几声后,这位新伯爵就脸色难看的离开了舞会的现场。

    看着新伯爵的背影,维恩家族的族人们纷纷松了口气。

    可一想到新伯爵难看的脸色,这些人又变得提心吊胆起来。

    毫无疑问,还能够活着、站在这里的维恩家族人每一个都被新伯爵吓破了胆,连自身的情绪都变得被新伯爵影响着。

    这样的人,根本没有任何的前途可言。

    至于那位新伯爵?

    书房内,已经传来了对方的咆哮。

    “该死的!”

    “我不是告诉你要找好手去把那个修女干掉吗?”

    “为什么会失败?”

    愤怒的新伯爵将手中的酒杯砸到了随身的跟班头上。

    啪!

    酒杯碎裂,跟班额头上鲜血横流。

    “老爷,我已经找了城中最有名的两个杀手,但是谁知道他们无声无息的死在了小巷内!”

    “请您放心,我……”

    跟班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昏倒在地面,露出了身后的人影。

    “你是谁!”

    新伯爵低吼了一声,伸手就想要去拿放在抽屉中的燧发枪。

    秦然看着对方的动作,不由微微摇头。

    相较于,那位老伯爵,眼前的新伯爵,差了不止一点半点。

    不仅是脾气、性格,还有审时度势的能力。

    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

    砰!

    戴着帽兜,遮住了大半面容的秦然毫不客气,一脚将对方踹到在地。

    “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可是……啊!”

    被踹到在地的对方,非常的幼稚,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用自己的身份威胁一下秦然。

    只是,秦然瞬间就让对方认清了现实。

    啪!

    右手手指被掰断的对方,发出了一声哀嚎。

    “闭嘴!”

    秦然低喝出声。

    对方没有闭嘴,反而哀嚎的更大声了。

    啪!

    又一根手指被秦然掰断了。

    当秦然拿住对方的第三根手指时,新伯爵闭嘴了。

    “我问,你答。”

    “除去派出了两个杀手外,你还做对圣保罗学校了什么?”

    秦然问道。

    “我、我……啊!”

    新伯爵有些犹豫。

    换来的就是自己的第三根手指被掰断。

    “我什么都没做!”

    “就是派出了杀手而已!”

    “为老伯爵报仇,这是我成为新伯爵必须要做的事情,并不是我自己想要做的!”

    在秦然拿起了这位新伯爵的第四根手指的时候,对方几乎是痛哭流涕的说道。

    “没有泄露晨曦教会宝藏的秘密?”

    秦然问道。

    “宝藏?”

    “什么宝藏?”

    对方一愣。

    看着对方的模样,秦然一挑眉。

    没有说谎!

    如此草包的对方,绝对无法做到这种掩饰的程度。

    也就是说,那位老伯爵做的事情,维恩家族的人并不知道?

    不、不是维恩家族的人不知道,只是眼前的新伯爵不知道罢了。

    不然的话,根本无法解释宝藏秘密被外泄的事实。

    你说其他人?

    莫妮修女、贡兰森是绝对不会说出去。

    而剩余的人,在签订了契约后,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只有维恩伯爵的族人,才会从维恩伯爵的失踪、死亡上联想到什么,可眼前的新伯爵……

    秦然可不认为对方有这样的能力。

    踏、踏踏!

    快速、杂乱的脚步声迅速的接近着。

    刚刚还痛哭流涕的新伯爵,马上就变得张狂起来。

    “我的人来了!”

    “我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

    “我要让你明白冒犯维恩伯爵的下场是……”

    砰!

    抬起一脚,秦然将对方踢飞了。

    撞倒了书房门的对方发出了越发痛苦的,让赶来的守卫越发的快了。

    看着走廊上的重重人影,秦然没有任何惊讶的意思。

    在他没有阻止对方痛呼出声的时候,就知道会遇到什么了。

    呼!

    硕大的火球出现在了秦然的手中。

    静!

    刚刚还奋勇冲来的守卫如同中了定身术一般,瞪大了双眼,看着秦然手中的火球。

    只是普通人的守卫们从没有见过这样匪夷所思的场景。

    人怎么能够控制火焰?

    那是恶魔才能够做到的事情。

    未知带来的恐惧,开始急速的漫延。

    还没有等秦然有着更进一步的行动,这些守卫就开始逃跑了。

    以比之前更快的速度。

    但又怎么快的过激射而来的火球。

    轰!

    爆炸而出的炎浪,翻滚着吞噬了奔跑的人群,整个楼层都被火焰洗礼,接着,就是整栋建筑。

    无视大雨,烈焰焚烧。

    很快的,整座维恩庄园就陷入了一片火海。

    一帮维恩家族的族人惊慌失措的在大雨中看着,完全的不知所措。

    在守卫的提醒下,才反应过来,现在要干什么

    “救火!”

    “救火!”

    ……

    人们大声喊道。

    整个场面乱哄哄的一片。

    谁也没有注意到他们的某个同族正嘴角上翘的露出了一个冷笑。

    同样的,也没有谁注意到一只从阴影中伸出的手,将这位维恩族人拉入了身后的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