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六章 雨夜火光
    大雨磅礴,天光渐暗,但丝毫没有阻碍到那些报社记者的热情。 .

    他们瞪大了双眼看着挂圣保罗学校的操场方向。

    一根足有三、四米高的木桩杵在那里,木桩的顶端摆放着一颗头颅,向下一部分则是被穿刺而过的身躯,双臂双腿则是按照比例的放在木桩的两侧,从远处看这根木桩,就仿佛看到了一个发育畸形的小巨人。

    但任何一个靠近的人,都能够感受到其中的鲜血淋漓。

    残忍的分尸!

    诡异的摆放!

    对于普通人来说,都是避之不及的恐惧,可对这些记者来说,却是难得的素材,他们一个个将伞抗在肩上,右手手腕压住伞把,手中握着铅笔,将一切都迅速的描绘下来,而一些提早一步完成描绘的记者更是将注意力放在了周围的警员身上,特别是在看到从马车上走下来的约翰后。

    “警长,您对这次凶杀案怎么看?”

    “警长,凶手这样做是在挑衅警方吗?”

    “警长,您有信心抓到这样的凶手吗?”

    ……

    噼头盖脸的问话,比之糟糕的天气更让人难以接受。

    本就因为又一起凶杀案出现而心情沉重的约翰,这个时候完全的面沉似水,假如不是顾忌到会出现不好的报道,约翰绝对不介意让这些显得无聊的家伙尝尝他拳头的厉害。

    而现在?

    “卡尔?卡尔?”

    警长高声唿喊着。

    年轻的警察迅速从校园内跑了出来。

    “警长!”

    被大雨淋湿全身的卡尔敬了个礼道。

    “将警戒范围扩大50米,任意闯过警戒范围的人,都给我当成嫌疑人抓回去!”

    警长吩咐道。

    “是!”

    卡尔高声回答。

    接着,圣保罗学校前就是一阵鸡飞狗跳。

    “不!”

    “你们不能这样做!”

    “我们有着知情权!”

    ……

    记者们开始抗议了,但抗议无效。

    在卡尔的带领下,十几位在雨中被浇得火冒三丈的警察们好似移动的人墙,一步步的将记者们推到了远方。

    其中,几个脾气暴躁的,更是不介意挥舞自己的橡胶棍。

    约翰看到了这一幕。

    如果是平时,他会去制止。

    但此刻,他却不会。

    不是报复,只是为了行动更方便。

    约翰一边撑伞,搀扶着让老修女走下了马车,一边好似自顾自的说道:“2567,拜托了!”

    “嗯。”

    瓢泼大雨中,一道声音响起。

    约翰下意识的追寻着声音的主人,但什么都没有看到。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了,但我们的警长还是感到了惊奇。

    不过,他没有忘记正事。

    “莫妮修女,您需要休息吗?”

    “我扶您回房间吧!”

    约翰这样的说道。

    可老修女拒绝了这样的提议。

    “我想去看看尸体!”

    “呃……好的!”

    面对着老修女坚决的口吻,警长最终选择了妥协。

    但在心底,却是早就做好了准备。

    尸体出现在圣保罗学校,如果和学校本身没有关系,约翰是说什么都不信的。

    而之前,老修女面对自己学生托蒂的尸体已经受到了刺激,再受到刺激的话,身在壮年的人都会收不了的,更何况是一位老人。

    一切都如同约翰预料的那样。

    死在学校操场上的人,就是圣保罗学校的人。

    还是秦然认识的人。

    利德,圣保罗护校队队长,一个对老修女忠心耿耿,对学校尽职负责的中年人。

    此刻,这位中年人被分尸当场。

    看着对方的尸体,秦然的目光扫视周围。

    可并没有任何的发现。

    无双级别的【追踪】已经能够发现某些特殊存在留下的痕迹,但却没有发现凶手留下的痕迹。

    “并不是某些特殊存在,还是‘正常人’的范畴,只是借用了雨天的掩护完成了这次谋杀吗?”

    秦然的目光再次看向了地面。

    夯实的地面上充斥着雨水,虽然秦然还能追踪到一些脚印,但在雨水的冲刷下,这些痕迹迅速的变淡。

    毫无疑问,这些脚印都是后来的警察们留下的。

    至于凶手的?

    恐怕早已消失了。

    秦然抬起头,再次看向了木桩。

    “三、四米高的木桩,横切面直径超过了十五公分,木桩上没有绳索牵拽的痕迹,也就是说凶手是徒手将这根木桩竖立起来,且插入地面至少半米的程度……”

    “普通人想要做到这一点,几乎不可能!”

    “除去莫妮修女、贡兰森外的神秘侧强者?”

    秦然暗自猜测着。

    一个新时代的出现,并不是一蹴而就的。

    晨曦教会覆灭了,但却还有圣保罗学校,还有着莫妮修女、贡兰森这样的‘旧时代残余’。

    那么再多一些人也就不奇怪了。

    只是……

    “这样的人和维恩家族合作了吗?”

    秦然的双眼中泛起了疑惑。

    并不是对‘强者’放下尊严和普通人合作感到疑惑。

    也不是对维恩家族的寻仇而以后。

    再强的强者也需要吃饭睡觉和容身之处,尤其是身为‘旧时代的残余’,在新时代中,他们会更加明白自身的力场。

    而和维恩家族的仇怨?

    更是不用说了。

    真正令秦然感到疑惑的是对方的安排。

    那具出现在警局内的尸体,并不是将老修女引起的诱饵,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杀手锏。

    所以,路上出现的突袭者根本就没有什么必要。

    还有眼前利德的尸体。

    杀掉一个护校队的队长,出于恐吓的话,仅仅是尸体就足够了,根本没有必要把尸体弄成这副模样,还是在没有其它特殊安排的时候。

    非常的……多此一举!

    没错,就是多此一举!

    “如果是维恩家族出手的话,并不应该这样的掣肘,起码会将力量用到一处,除非……”

    “不只一方人对圣保罗学校出手了!”

    “两方?”

    “不、不,是三方!”

    “至少有三方人马对着圣保罗学校虎视眈眈!”

    秦然眯起的双眼中精光闪烁。

    你说为什么?

    晨曦教会的宝藏还不够吗?

    那能够形成浪潮的黄金,可是能压死人的!

    不论是黄金的觊觎者。

    还是……守护者。

    秦然再次抬头,看着死不瞑目的利德,又看了看悲痛的老修女,没有再说什么,他向着大雨中走去。

    这个时候,任何的话语,都是苍白无力的。

    说什么都是无用的时候,就去努力行动。

    秦然一直认为那句俗话说得好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血债自然……血偿!

    哗、哗哗!

    不知不觉中,雨就更大了。

    学校操场旁的钟被敲响了。

    铛!铛!铛!

    钟声划破了雨夜,护卫队队员在为自己的队长送行。

    他们细心的整理着自己的队长,尽量让自己的队长变得体面一点,人们双眼红红的,不少人摸着眼角的泪珠。

    悲伤的气氛凝聚着。

    可远处,藏在大雨后的几道窥视、带有恶意的目光却满是戏嚯的打量着这里。

    他们好似饿狼亮出了爪子,更如毒蛇吐露着自己的獠牙。

    他们打量着自己的猎物,思考着该从那下嘴。

    突然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传来。

    是城郊方向。

    是维恩家族庄园的方向。

    雨夜的城市被彻底惊醒了。

    人们以惊疑不定的目光看着那个方向。

    尤其是那些心怀叵测,躲藏在暗处的家伙们。

    看着大雨中被火光照亮的夜空,每个人的心底都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似乎……

    他们要大难临头了?(未完待续……)